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人物 >> 内容

前国务委员戴秉国:退休后就把安眠药扔了

时间:2021/3/21 9:32:45 点击:

       都市信息中国都市信息报讯:前国务委员戴秉国接受“政事儿”专访,回顾了自己外交生涯中的诸多细节,并畅谈退休后的生活。

  对话人物:戴秉国,1941年3月生。贵州印江人,土家族。四川大学外语系俄罗斯语言文学专业毕业。1964年9月参加工作。1973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国务委员、中央外事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国家安全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外交部副部长。
  前国务委员戴秉国:退休第一天就把安眠药扔了近日,《战略对话——戴秉国回忆录》由人民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在京出版。该书主要对2003-2013年他主持中美、中俄、中印、中日、中法战略对话或磋商,以及他就朝核、台湾等问题出任中国政府特使的特殊外交经历进行了回顾和记录,也穿插了一些他个人的感悟和思考,还有他早年的一些经历。
  4月6日,戴秉国接受政事儿专访,回顾了自己外交生涯中的诸多细节,并畅谈退休后的生活。
  “朱总理碰到我还问你那本书怎么样了”
  政事儿:您在后记中提到,这本书的写作开始于退休后。写这本书花了多长时间?期间是否遇到一些困难?
  戴秉国:写了三年左右。其实不是我一个人写,是大家写。
  开始我是做一些口述,有几个同志帮我整理,然后再去找一些同志补充修改,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纲要,又经历了反反复复的修改。
  前年,朱总理(朱镕基)碰到我还问,你那本书怎么样了?外交部的领导和许多同志都支持和参与了这个工作,因为要把那么多战略对话梳理清楚还是要费点功夫的,需要查阅大量的资料。
  另外,实际上写这本书不是三年前才开始,好多东西是过去就思考过。比如,苏联的解体和教训等内容,过去都反复想过。
  政事儿:写书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
  戴秉国:有一张照片书里没用,是我跟姚明在美国的合影。那张照片太幽默了,他是个巨人,拉着我这个小个子。拿到照片以后,我觉得这张照片可以参展去,说不定能得奖。(笑)
  前国务委员戴秉国:退休第一天就把安眠药扔了1图:2009年7月27日,在首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战略对话部分首次会谈结束后,时任国务委员戴秉国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共同会见记者。
  “搞外交要随时准备经历危险甚至牺牲”
  政事儿:您的外交生涯长达半个世纪,是否遇到过危险的情况?
  戴秉国:搞外交工作,要准备经历危险甚至牺牲。珍宝岛事件之后,中苏关系急剧恶化的时候,我被派到苏联去工作。当时我就想如果打起大仗的话,这次去会不会被扣为人质。
  坐飞机也曾经经历过事故,有一次去巴黎磋商,飞机眼看就要着地了,突然一下子拉起来又飞到德国去了。当时可能是降下去有危险,就又拉上去了,拉不上去会是什么后果呢?搞外交得时刻准备着,上了飞机之后就得准备着可能会出事儿。
  所以不要怕死,怕死搞不了外交,成天提心吊胆不行啊。
  政事儿:工作中,您的外交意见有没有跟领导发生过相左的情况?这种情况怎么处理?可否分享一下您的经历?
  戴秉国:我作为下级,偶尔会遇到。对问题的看法或处理,会有不同的意见。
  不要以为领导好像都是不听意见的,你只要说的有道理,他们都能接受,都很通情达理的。
  我年轻的时候,在驻苏联使馆的研究室工作。当时,对于怎么看待苏联的问题,我们内部也有不同意见。
  有一次讨论问题的时候,我就跟领导意见相左,当时我不注意方法,感觉有点儿把他逼到了墙角。之后回想起来,觉得我还是缺乏磨练。这个领导心胸很宽广,后来我从莫斯科回来,他还非要我到他的手下去工作。
  政事儿:现在回想自己的外交生涯,能不能分享一下您记忆中最精彩的一次外事工作?
  戴秉国:有很多精彩的故事,不能说哪一次最精彩,但有些事情还是很难忘的。比如,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我作为外交部苏欧司的科员,曾经去苏联驻华使馆外劝阻我们的红卫兵不要冲击人家的使馆。当时爬上墙壁的情景,我现在还记得。
  还有一次是2003年,我刚从中联部回到外交部。那时SARS已经开始了,有一天走到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异常寂静。东盟要开会讨论SARS问题,我们如果不参加的话就会很被动。我通过一个适当的场合,推动东盟很快邀请温家宝总理去参加。那是温总理上任后第一次参加国际上的会议,而且去以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北京奥运会火炬境外传递的时候,是不平凡的日日夜夜,我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2点以后。因为境外火炬的传递是外交部门负责的。我就算是这项工作的主要负责人,每天必须看到火炬平平安安传递下去才能回家。
  还有一个不大为人所知的事情。
  苏联垮台以后,我把苏联时期的几个重量级的领导人,先后请到北京来闭门探讨苏联垮台的原因和教训等问题,很有收益。
  “要学会小声说重话”
  政事儿:书中有个细节,1989年5月,戈尔巴乔夫访华,邓小平同志亲自敲定“只握手,不拥抱”等细节,这种领导人敲定细节的外事活动,一般在什么情况下出现?
  戴秉国:好像不多,很少见。这个是特别需要的时候才这样。
  戈尔巴乔夫访华是非常重大的事情。为了这次会晤,邓小平同志思考了好几年。“只握手不拥抱”就是要体现一种分寸,告诉人们怎么看这件事,今后的中苏关系应该怎么把握。
  政事儿:还有一个有趣的细节,您在第一次见到希拉里时,曾开口夸她比电视上更年轻漂亮,这样的开场白也给双方的对话带来了良好效果。另外,您还在这次访美中带去了小孙女的照片。诸如此类的外交技巧是否常用?
  戴秉国:也不常用。这个要用得恰到好处,不能滥用。比如说,我在会见美国国防部一个比较强硬的人物沃尔福威茨时,坐下来以后我就说,人们都说你是强硬派啊,好像你也笑呵呵的不强硬啊。这样一来,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后来谈得就很流畅。
  政事儿:您怎么评价自己的外交风格?
  戴秉国: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有一点也是从别人那儿学来的。我觉得既要坚持原则,同时又要注意策略。这个是需要好好把握的。原则坚持要坚持到什么度,灵活要灵活到什么度,都要很考究。有时候你该厉害的时候厉害不上去也不行,厉害的时候也不是说凶神恶煞,那也不行。要学会“小声说重话”。
  政事儿:您曾多次作为胡锦涛主席的代表与其他国家领导人会面,这种情况下您的行为和言谈细节,自我发挥和提前设定的成分各占多大比例?
  戴秉国:相当多的情况下还是要按预定的去办。因为预定的都是经过审批的,经过大家仔细推敲的。但是现场的应对也是重要的,比如政策把握的能力如何,是否有坦诚友好的态度,外交技巧是不是娴熟,还有你的人格魅力等等,这些都是有影响的。
  前国务委员戴秉国:退休第一天就把安眠药扔了2“我应该尽可能消失在公众视野之外”
  政事儿:最近,您出席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6年会”,并和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对话畅谈中美关系。退休三年来,您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为什么?
  戴秉国:我退休了,就应该尽可能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之外,直至最终被完全遗忘。我们这些人有什么值得被人们记住的呢?老实说,应该被记住的,是像毛泽东这样的伟人,是像屠呦呦、袁隆平等这些为人类造福的人,还有那些长眠在祖国大地和国境之外的烈士。
  政事儿:您和基辛格等一些外国政要还保持联系吗?
  戴秉国:我们经常见,每年都会见,有时候不止一次。在中国和美国都见过。我退休后见了很多外国政要,大概有几十人次。我要见他们就得自己做功课。
  政事儿:所以您退休后每天还都看新闻。
  戴秉国:不止是新闻,包括各种各样的材料。不然我怎么跟人家谈呢?要了解国内情况和国际形势的变化,所以每天都要看点东西。我还要做点记录,现在已经记了两本,是用毛笔字做的一些阅读笔记。因为光靠脑子记是不够的,有些东西还是要有文字的记录,回头还可以查一查。
  前国务委员戴秉国:退休第一天就把安眠药扔了3“退休第一天我就把安眠药扔了”
  政事儿:退休之后,您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戴秉国:我处于一种半工作状态。一个是见一下外国的老朋友。还有一个是在国内一些地方去走一走,还去看了看求学过的地方,包括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见了同学和老师,老师是不能忘记的。
  政事儿:回到这些地方,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戴秉国:特别亲切。过去跑国外多,跑国内少。这对我来讲也是一种学习。我还帮助做一些对社会有益的事情,例如,每年去参加贵阳国际生态论坛。还有几个地方,我会帮忙推动一下他们的国际问题研究。
  大概就是这么样的一种退休生活,好像也挺忙的,闲不下来。我也愿意同朋友同事交流,这样可以增长知识,活跃自己的头脑。
  退休是挺好的一件事情。
  我退休以后每天可以睡足觉了,以前是睡不好的。搞外交都有这个问题,到了后期我每天夜里都要吃两次安眠药。退休第一天我就把安眠药扔了。
  政事儿:您现在身体怎么样?
  戴秉国:现在吃饭睡觉都可以,精力也比较好,我也比较乐观,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