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信息 >> 内容

“猪坚强”年老器官衰竭离世 寄托着公众铭记和思念

时间:2021/6/20 5:03:12 点击:

  都市信息中国都市信息报讯:告别“猪坚强”曾在地震废墟下坚持36天,因年老器官衰竭离世;十三年间寄托着公众的铭记和思念到了该告别的时候了。在生命的最后一段时光里,“猪坚强”已经无法站立、鼻息微弱。即使是最亲近的饲养员龚国成,也没法喂它吃下更多东西。

  龚国成陪“猪坚强”度过了生命的最后6年。每天早上,他都会把“猪坚强之家”的木门卸下来,“猪坚强”用哼唧回应他。他给它种上爱吃的红薯苗,在该去散步时打断它的懒觉。

  因在5·12地震中被埋36天后幸存而闻名,后寄居在博物馆的“别墅”里,成为“猪坚强”。活过了14个年头,相当于人类的百岁高龄。衰老在它12岁时就已经来临。先是后腿无力支撑,后来食物开始吃剩,也不再轻易理会前来探望的人们。

  还是会有很多人来看望它,带来吃食和问候。它似乎早已不是一头普通的猪。在过去的十余年里,它撒娇、耍,展露着自己的开心。但龚国成觉得,它更像一个“活文物”,寄托了一些人的念想。

  据建川博物馆消息,“猪坚强”于6月16日晚10点50分因年老衰竭往生。

  幸存的猪

  “猪坚强”被命运选择过几次。

  第一次是2007年农历五月初十。那时它还是个2个月大、40多斤重,被拉到菜市场叫卖的小猪崽。那天,团山村的万兴明夫妇把它从市场上买了回来。

  在四川彭州,村民们延续着宰年猪的习惯。猪崽长得很快,到了腊月,万兴明就得在两头家猪中选一头,因为没有同伴肥,“猪坚强”被留了下来。如果没有发生地震,万兴明会在当地的农家乐旺季来临时,让“猪坚强”追随同伴而去。

  2008年5月12日14时28分,地震来袭,万兴明一家跑出家门,惊慌的人们早就忘记了自家还有一头猪。转天,家里有人提起它,“猪养得那么好,压死了可惜,趁着没腐烂赶紧刨出来还能吃。”

  万兴明的家在山沟里,山腰上的泥石流扑到了屋子背后。门前有条小河沟,跨过小河就是猪圈。几天后,万兴明回家打点衣物,看猪圈没有动静,就离开了。“猪坚强”的“希望”来了,又走了。

  这样一晃过了36天。6月17日,万兴明一家返回团山村。

  当时的成都商报记者余文龙在文章中记录了现场的情景。救援战士正在团山村清理废墟,准备消杀。万兴明告诉他们,“我有一头猪在里面,可能已经死了。”一位官兵紧张起来,“36天的猪,万一引起疫病怎么办?”

  下午两点多,救援的战士掀开万兴明家猪圈的瓦片,准备把死猪拉出来撒上石灰。然而,人们看到一头趴在废墟下、吭哧喘气的猪。

  木炭救了它一命。

  猪圈很矮,万兴明在上面又搭了一层,用于存放过冬的木炭。地震来临时,猪圈塌了,瓦片砖块压在了猪身上,木板和地面之间架了半米高的夹缝,“猪坚强”夹在中间动弹不得。

  幸运的是,木炭随着垮了下来。震后的大雨也透过废墟渗下来,打湿了木炭。在被困的36天里,正是这些木炭和水延续了“猪坚强”的生命。

  万兴明回忆说,当时战士们把猪身上的杂物刨开,妻子赶忙冲一包面粉喂它,猪的两眼竟然流出泪来。这是万兴明第一次看到动物流泪,他觉得,这头猪好像在感谢他们。

  “猪坚强”下山

  “猪坚强”被刨出来几天后,成都还是阴雨绵绵。建川博物馆副馆长何新勇得知这个消息,便赶往彭州万兴明家。

  他打算收养它。想法很简单,就像馆长樊建川说的,“一头猪在废墟下面活了36天,创造了生命的极限,希望能让它不必受那一刀。”

  何新勇找到团山村,万兴明拿出家里的泡菜坛和酒,与他摆起龙门阵。何新勇承诺,建川博物馆要把猪喂到自然死亡,并提出支付3000元的领养费。当地人不喜欢整数,万兴明就又向他讨了8元。

  3008元,何新勇领走了“猪坚强”。后来馆长樊建川又拿了一万块钱捐助万兴明家。

  何新勇把猪槽也带走了,还装了一袋家里的木炭。人们拿着猪草引着猪上车,但过了桥后它又折了回来。被人们驱赶、引诱上了小货车的“猪坚强”不知道,这辆车会抵达哪里。万兴明说,看到“猪坚强”被装上车的时候,他和妻子在院子里哭了。

  “猪坚强”下山的新闻引来了很多媒体,有些媒体追着小货车一路跟回成都。何新勇开着车,电话没停过。路上他和馆长樊建川商量,应该给这头猪起个名字。

  第一个名字是“猪坚持”:坚持活了36天。车还没开到博物馆,樊建川就把猪的名字改了,还是叫“猪坚强”吧。“坚强的内涵包括了坚持,我们的灾区人民要坚强地活下去。”何新勇回忆道。

  于是这头猪有了名字——大名叫“猪坚强”,小名叫“36娃”。

  何新勇把“猪坚强”安置到建川博物馆里的一个小院子里。那是以前老百姓家的房子,打扫修缮了一间。有媒体报道说,博物馆为“猪坚强”准备了个“别墅”,还请了专门的饲养员照顾它。

  人怕出名猪怕壮,“猪坚强”恰恰相反。

  出名之后,“猪坚强”原来的猪圈被保护起来,竖一个牌子“猪坚强遗址”,上面印着“猪坚强”发现时的照片、新闻报道以及农家乐电话。地震前,万兴明家里就经营农家乐,震后,因为“猪坚强”,很多游客慕名而来。

  有人为它谱写《猪坚强之歌》,“像猪一样的坚强,拥有平凡的力量,让死神在无奈中仓皇逃亡,决不退缩决不投降。”也有网友把它评为“2008感动中国年度十大动物金奖”,为它题词:“八戒,没想到你比悟空还能承压。”甚至有保险公司找到了建川博物馆,承诺“猪坚强”如果在10年内去世,保险公司免费为“猪坚强”提供5000元的养猪保险。

  作为一头母性阉猪,“猪坚强”本不该有后代。据新华社报道,2011年2月,华大基因“为了延续猪坚强的优质遗传基因”,在广东克隆了6头“小猪坚强”。来到建川博物馆的两头“小猪坚强”只活了几个月,后来其他的“小猪坚强”也相继离世。

  随着“猪坚强”的年龄越大,人们的好奇也越多。很多人会问博物馆,“猪坚强怎么样了,还是那头猪吗?”“哪有猪能活那么久哇?”常年在古镇上生活的遛弯大爷,都会说上一句“那头猪怕是换过好多次了。”

  何新勇身边的朋友也会抛出同样的问题,这让他哭笑不得。他会平淡地告诉大家,“肯定是那头猪。等它真正走了,博物馆会告诉大家。”

  “活文物”

  龚国成是“猪坚强”的第3任饲养员。从2015年2月1日开始,这个工作占据了他每天的大半时间。

  据龚国成回忆,最初“猪坚强”并不想理他,它想念之前的饲养员王大爷,龚国成喂它它也不吃,要等他走了再吃。

  龚国成只好劝它:“你看,我又来了,我是新一届伺候你的人哇,以前的人退休了啊。”大概一周后,“猪坚强”接受了他。听到三轮车嘎吱嘎吱的响声,“猪坚强”就会一下子爬起来。

  每天上午,龚国成都要背上竹筐为它割野菜。“猪坚强”喜欢吃“水花生藤”,龚国成要把杂七杂八的枯草捡出来,还要用开水把草上的寄生虫烫死。

  一到夏天,龚国成会一个星期给它洗一次澡。为了方便,龚国成在自家院子里种了夏枯草、龙胆草……都是清热解毒的。每次给“猪坚强”洗澡,他就把草药割了用开水烫。

  “猪坚强”不喜欢洗澡,它喜欢在草地里躺着打滚。下雨后,草地里积出小水洼,它要在里面“滚澡”,一身黄泥。刚洗过澡,身上还有水,“猪坚强”非要往树上蹭一蹭,蹭得黢黑。龚国成冲它喊,“你别蹭,蹭完还得洗!”

  “猪坚强”开心了,龚国成也看得出来。它会晃头晃脑抖两下,把背上的毛抖得刷刷响。“那是和你卖萌撒娇呢!”

  天天围着它转,“猪坚强”也成了龚国成的一个伴儿。几年前,博物馆的人看到他和“猪坚强”一起散步,调侃他“像是养了一个大宠物”。而在他眼里,“猪坚强”更像一头“活文物”。

  龚国成的手机屏保也有三年没换过了,那张照片里“猪坚强”冲着阳光抬起头噘着嘴,露着两颗大门牙。他还在屏保上配上文字:“二师兄,大师兄叫你呢”。

  30岁之前,龚国成都在农村做农活,家里最多的时候养了七八头猪。但他从来没有如此照顾过一头猪。他觉得猪和别的宠物一样,都念旧,谁跟他接触时间最长,它就对你有感情。

  龚国成觉得,“猪坚强”比《西游记》里的猪八戒还要聪明一点。别的猪都在猪圈里拉撒,但是“猪坚强”每次都会等到散步时到外面的草地上排泄。散步结束,龚国成喊一声“回家喽”,“猪坚强”也能自己找到回家的路。

  以前“猪坚强”可以走的时候,早晚出去遛两趟,每趟一个小时左右,馆里人俗称“猪坚强上班”了。这个“班”可以随意“迟到”,它会赖床,龚国成叫它起来,它不愿意,冲他使劲叫。

  很多人都提到过“猪坚强”的聪明。

  “猪坚强”打破了何新勇对于“猪笨”的一个刻板印象。和“猪坚强”打交道这么多年,他发现,在镜头面前的“猪坚强”好像越来越自然。“刚开始它怕生,会躲人。慢慢地人多了,遇到合影的人,它自己会主动把头昂起来等着你拍。”像个演员一样,轻车熟路地配合着人们。

  “它真的老了”

  2019年,龚国成感觉到,这头聪明的猪“老了”。

  它的前腿开始站不起来,每天只能跪着呆着,龚国成猜想,大概是风湿病犯了。它的毛发开始变黄变硬,逐渐遮住了它屁股上的梅花胎记。兽医为它医好了腿,但是在人们眼中,“猪坚强”的生命开始进入倒计时。

  2020年1月16日,“猪坚强”搬入了50平方米的新家。之前“猪坚强”原先的居住环境是露天的,冬天比较冷。为了更好地照顾它,建川博物馆为它建了新家。但是它并不喜欢这次“乔迁”,它想念原本的小房子。龚国成用苹果引诱着,几个人再前拽后推地把它弄进去。

  那时候它还能出去散步,龚国成每天拽着它的尾巴走。再后来,它的后腿彻底走不动了,也站不起来了。春节前,龚国成发现喂它的东西,吃剩下了。“它是真的老了。”

  “猪坚强”被迫开启了“退休”生活。来来往往的游客,有人扔来吃的,有人拍打玻璃,它很少再理会。

  今年4月30日,建川博物馆发微博称,“猪坚强”可能即将走完生命旅程。5月10日,建川博物馆再次发布消息:“猪坚强已在弥留,只在须臾。”后来该微博改为“猪坚强已进入生命的晚期”。

  5月11日,镇上的兽医应邀来到“猪坚强之家”给它做检查。兽医拿着手电筒把“猪坚强”的眼皮扒开,再把手探到它的鼻子前。“它的瞳孔有点模糊发散了,鼻息还是很微弱。”兽医下了定论。“猪坚强”发出沉重的闷哼,吧唧了一下嘴,耳朵和后蹄动了两下,像是在颤抖。

  彻底站不起来后,“猪坚强”基本就只能维持着侧躺的姿势。和饲养员龚国成商量半天后,兽医还是决定不翻动它,怕有危险。它的心跳还算正常,但是体温只有37℃,比正常猪的体温低1℃多。

  最后的道别

  人们从全国各地赶来和它告别。

  “猪坚强”原来的主人万兴明和妻子,在5月12日从彭州老家赶到建川博物馆。他们带来了“猪坚强”曾经爱吃的玉米和莴笋。妻子蹲下来把手里的苞谷一粒粒搓下来,堆到“猪坚强”嘴边。

  “猪坚强”离家的13年间,夫妻俩也常来探望。由于交通不便,他们上一次看到“猪坚强”已经是三年前了。那时候它还能站起来,胃口也不错。如今,万兴明只希望它能活得久一点,能有机会再喂它。

  也有曾经历地震的人前来。龚国成在一旁听到他们说,“我们都是一起受过难受过苦的。”“老乡来看你了。”

  吴颖2014年第一次在建川博物馆见到“猪坚强”。她用普通话喊“猪坚强”,它不理,因为平时饲养它的龚国成不会说普通话。“我就找到龚师傅,让他教我说四川话,猪坚强就哼哼着把头抬起来。”

  2018年11月来看“猪坚强”的时候,吴颖赶上了自己的生日,“我想看一下猪坚强,希望它会给我带来点福气。”她也希望将这份福气传递给另外一个人,一位同样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的人。

  5·12地震发生时,李涵正在北川中学上课。震后20多个小时,李涵才被从废墟中救出,但因为右腿长时间被压只能截肢。班里64个同学,只有29人幸免于难。2017年,吴颖结识了在做腿部手术的李涵,“我对她说,你一定要来建川博物馆看一看。”2018年,李涵前往建川博物馆赴约。

  “猪坚强”是李涵除了汶川大地震博物馆之外印象最深刻的。对于李涵来说,“猪坚强”和博物馆里的物品一样,承载着她的铭记和思念。

  那天下午,她们跟着“猪坚强”在外面散步。“看到它我们就快步追过去。它长得很壮,也很健康,感觉是新生命的延续。”

  李涵没有摸它,就跟在它屁股后面走,慢慢地走了十几分钟,陪它走回它的家。

  6月9日,得知“猪坚强”进入弥留之际后,吴颖又来到建川博物馆看望,它的左前腿已经“弯到不行”,不停地摆动抽搐。“看着很难熬,估计时间不多了。”

  后来她常去馆里遛弯,到“猪坚强之家”看一眼。有时候去得早,她能碰到在做清洁的龚国成。

  这些天,龚国成来看“猪坚强”的频率更高了,每两三个小时就来一次。龚国成从来没有想过怎么和它告别,他只是想照顾它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只要是动物,到了一定年龄,就身不由己了。它也逃脱不了这个自然法则。”

  “猪坚强”会知道人们的情感吗?龚国成常常会怀念它年轻时的样子,圆滚滚的身子在草地里奔跑。龚国成跟在后面,怎么也撵不上。

  6月17日早上,龚国成又来给“猪坚强之家”做清洁,玻璃房里,只有他一个人,弯着腰一点点把地上的泡沫扫干净。

  吴颖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个使命,你完成了啊。”

  “是啊。”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