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蒋艳萍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信息 >> 内容

阿尔茨海默患者走失搜救队:当记忆消失时,带他们回家

时间:2021/6/25 3:05:08 点击:

  都市、信息、中国都市信息报讯:据《世界阿尔茨海默病2018年报告》统计,每隔3秒钟,世界上就会有一个人走入阿尔茨海默病的世界。他们被困在扭曲的时间里,会逐渐忘记说过的话、做过的事,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

  随着患病人数逐年增长,老人的走失率也不断攀升。近年来,浙江省慈溪市阳光搜救队为科普阿尔茨海默病四处奔波、为救援每一条生命凝聚力量。他们出现在街巷、滩涂、山间,与时间赛跑、与病魔斗争,让一个个走失的老人平安回家。

  8000只黄手环,预防走在前

  在慈溪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家属群体中,流传着一个广为人知的电话号码,它被印在一只只黄色的橡胶手环上,24小时都能打通。电话的另一头,就是44岁的阳光搜救队大队长何如风。

  3年前,何如风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接触到了“黄手环行动”——一项我国在2012年发起的预防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走失的活动。

  在慈溪,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有28万人,根据亚洲地区5%左右的发病率推算,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约有1.5万人。“服务需求太迫切了,得有人来做,还要把它做到遍地开花。”2018年4月,在何如风的牵头下,聚焦这个群体的慈溪阳光公益志愿服务队成立。几个月后,他又在此基础上把精干力量整合成阳光搜救队,专门致力于失智走失老人的搜寻救援。两支队伍共吸纳上千名志愿者,其中阳光搜救队45人。

  搜救队定期举行黄手环发放活动。除了印有电话,每一只手环都有专属编码,对应着每一位老人的健康档案,实现了一码一档。“这样不仅能动员市民力量寻找,还能根据其病情特点制订相应的救助计划,把老人的生命风险降到最低。”何如风解释道。

  黄手环如今已发出8000多只,定位器发了600多只,通过这些手环和定位器解决的走失事件每个月都能有三四起。渐渐地,何如风的号码不再是一串串橡胶圈上的数字,而成了患者家属口口相传的热线电话。

  “我们碰到太多对老人患病情况一无所知或不够重视的家属,科普任务任重道远。”何如风希望,搜救队能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让人们进一步理解阿尔茨海默病患者,从而懂得如何去照料他们。

  近年来,阳光搜救队依托黄手环发放活动,与医院、政府部门合作举办科普讲座、惠民便民活动上百场,覆盖人群超10万人,并获得2019年慈溪市慈善志愿服务先进单位、2019年宁波市首届“十大慈善义工项目”等荣誉。

  分片包干,救援及时又专业

  提起一年多前失而复得的老伴,72岁的马张钿拉着阳光搜救队中队长施建卓的手,激动得像孩子一样哭了起来:“如果不是你们帮忙,我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年轻的时候,马张钿是养蜂人。养蜂靠天吃饭,要往有花的地方走。他天南地北地跑,最南去过云南,最北去过黑龙江。“她一直陪在我身边料理家务,什么苦都吃过,风餐露宿是常有的事。”后来他决定回到家乡,老伴却病了。

  六年前,马张钿的老伴确诊了阿尔茨海默病。从那时起,马张钿总觉得老伴像是被困在了另一个维度里——那里的时间是错乱的,记忆是陌生的。老伴会把锅碗瓢盆藏起来,再告诉他“家里进小偷了”,还会在路上推走别人的三轮车,认为是自己的。

  2019年12月31日,老伴独自从位于杭州湾新区海星村的家中走出,去弟弟家吃饭。因路程不远又是本村,马张钿放松了警惕。直到中午妻弟打来电话,他才发觉老伴走失,一下子慌了神。当一大家子焦急地坐在派出所时,已是傍晚七点。一位民警建议他们同时求助社会搜救力量。没过多长时间,呼啦啦地来了一群穿着红衣服的人,领头的正是施建卓和杭州湾片区分队长高鹏。

  除了大队长和中队长,阳光搜救队还有20名分队长,分布在各个乡镇上,与派出所建立了联动协作机制。当家属或警方第一时间与搜救队联系时,总部就会根据片区通知分队长,让他们第一时间出动。

  “杭州湾新区是我的‘地盘’,因为在驾校工作的缘故,认识的人也多。”接到电话后,高鹏迅速启动了流程,和警方对接查监控、组队搜寻、发布网络寻人启事。经过两天一夜的奋战,终于在隔壁城市一家街边小店的门口找到了老人。看到马张钿时,老伴儿仰着头露出了少女般的神情:“我在等你接我回家。”

  慈溪地形多样,有山川有滩涂,这意味着各个片区的救援工作时常伴随着上山下海的危险。

  2020年10月4日下午,宗汉街道周塘西村。天下着大雨,搜救队员们却没有休息,一个农村女子求助:她83岁的公公走失了。老人的身影最终消失在菜市场。

  一天后,队员在海塘边一处烂泥潭里发现了老人。他全身蜷缩着,半个身体淹没在水里,上半身攀附着塘边的沙石,艰难地喘息着。搜救队员孙唯权和队友们分工,挖烂泥,抱住老人的身体,一点一点往上拉,向外拔。还有人干脆脱掉外衣外裤,赤膊下到河边,徒手挖掉裹住老人身体的烂泥。但软烂的河泥,就像糯米粉似的裹住了老人身体。队员们挖掉一点泥,它又往里面钻;把人拉上来一点,他又往下陷。

  1小时,2小时,3小时……当众人将老人拔出泥潭的那一刻,孙唯权长舒了一口气。他一把抱起老人,帮他冲洗掉身上的烂泥,用毛巾将其身体裹住。经医院检查,老人安然无恙。而救助他的那位赤膊上阵的队员,却感冒了,挂了三天盐水。

  “这种救援不是一般的志愿服务,需要现代化的专业设备作辅助。我们啥都有,大到皮划艇,小到对讲机,在很多地方都派上了用场。”施建卓说,2018年以来,搜救队累计成功寻回走失老人288人,通过定位器找到的人数则更多。

  积分制管理,队员不断扩充

  湘妹子黄保金是一名“新宁波人”,在慈溪安家已有十多年,但生活圈子始终不大。她觉得与这座城市总有种距离感。但一次意外的经历,让她找到了融入这里的方式。

  那一次,黄保金好朋友的妈妈在家门口走丢了。老人来自安徽农村,对城市不熟悉,也不会说普通话,大家都很着急。报警、查监控、问路人,正晕头转向时,阳光搜救队来了。黄保金既惊讶又疑惑:“第一次听说这种组织,要收费吗?”找人过程中,她尝试着给队员们买盒饭、买饮料,都被一一拒绝了。顺利找到老人的那一刻,黄保金决定加入这个爱心团队。

  然而,成为其中一员可不容易,不仅需要经过严格的体能训练和医疗知识培训,还得尽可能多地参与救援活动。申请人每参与一次培训或活动就能得到相应的分数,累积到一定程度才能进入队伍。黄保金花了1年的时间从“不敢走夜路”到“冲在最前头”,成为一名正式的搜救队员。

  “爱是相互的。很多我们帮助过的家属主动申请加入搜救队,转而去帮助别人,延续救援力量。”何如风说,在积分制管理下,正式队员和预备队员不断扩充,目前已超150位。这里有普通打工族、小企业主、医生、农民等。2020年,搜救队员累计出动搜救1150人次,志愿服务时间达14000小时。

  穿上专属红色队服后,不少人笑称自己养成了“职业病”。走在路上,看到落单的老人,总会上前问一问,观察他们是否有阿尔茨海默病的症状、是否迷了路;在社区里,看到对家里老人病情毫无察觉的邻居,总会拿出宣传手册不厌其烦地作科普。

  奉献,是志愿者的服务精神,也是阳光搜救队对自身一以贯之的要求。队员们都是自己担负每一次搜寻的费用。为保证日常运行,搜救队定期组织大型义卖活动,还通过经营爱心农场筹集善款。去年,慈溪慈善总会拨款15万元,帮助搜救队购入了专业设备。

  在阳光搜救队总部基地里,50多面锦旗挂得满满当当,没给墙面留一点白。“还有更多锦旗哩,房间太小放不下。”施建卓笑呵呵地说,以前总有人问,救援这么艰辛,只收锦旗不要钱,图啥?“就图家属们最后那含泪一笑,就图7岁小外孙说的那一句‘你是我的榜样’!”(本报记者 曾毅 本报通讯员 干杉杉)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