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蒋艳萍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第12章 学习

时间:2021/6/26 0:38:27 点击:

       临近月考,班里的学习氛围越发浓厚。

  宋意一路从十班门口走进来,看见平日一些不怎么学习的同学们都在临时抱佛脚。

  “我物理书呢?……我书呢?我书丢了?!我上次见到它还是上个月月考。”

  “你能安静点吗,老子背个荆轲刺秦王你就在旁边鬼叫,想吵死谁?”

  一路鸡飞狗跳。

  所以在看见段嘉衍也拿着一本化学书低头看时,宋意觉得这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个屁。

  宋意看着段嘉衍,几乎以为自己瞎了。

  “小段,”宋意酝酿了半天,最后小心翼翼:“你家里,是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段嘉衍有时候觉得,宋意的脑回路是真的非常神奇。

  “是啊,”段嘉衍道:“我爸妈双双破产,我要是再不读书,以后只能去工地搬砖。”

  “……”饶是脑回路再清奇,宋意也反应过来他是在讲笑话,他顺着段嘉衍道:“工地搬砖多浪费啊,你自己就是一座金山,你要善于利用资源。”

  “去你的。”段嘉衍笑了声:“我答应了我妈,月考要考过倒数五十名。”

  “这还不简单?一中那么多考试群,我拉你上车吧。”

  段嘉衍:“不行。”

  宋意:“????”

  段嘉衍:“作弊,是一种可耻的的行为。”

  宋意:“……”

  这话从段嘉衍嘴里说出来,特别引人发笑。

  段嘉衍道:“我答应我妈了,不作弊。”

  他说着,低头继续看化学书。宋意想起段嘉衍确实是说到做到的性格,他答应的事情就一定不会抵赖。宋意正觉得这家伙全身上下还有那么一点可取之处——

  “我吐了,”段嘉衍把化学书往桌上一砸,面无表情:“一个元素凭什么有这么多个化合价?它们不会打起来吗?”

  宋意快被他笑死了。

  一天时间下来,段嘉衍硬是看了大半天的书,宋意决定检验一下他的学习成果。

  宋意成绩也差,但比起段嘉衍还是稍微好上了那么一点,至少他知道化合价不会打起来。

  他抽了段嘉衍几个知识点。

  一问三不知。

  宋意劝他:“你这样不行啊,你要不找个学霸给你划划重点、讲讲题吧。上回程池月考,就是他那个学霸女朋友救了他一命,进步了一百多名呢。”

  段嘉衍也觉得有道理。

  他正寻思着上哪儿找这么一个学霸挽救自己于危难之中,赵敏君进了教室。

  “大家一会儿把桌椅搬一搬,给明天的月考布置考室。”她在白板上画了个座位表:“靠近后门这组搬到走廊上去,留在教室里的同学们把座位全部散开。”

  开始搬座位了。

  段嘉衍的目光在教室里晃了一圈,最先看见的就是路星辞。

  一是因为他高,二是因为路星辞座位上的书本不多,不像很多人那样堆了几摞的练习册,在一众呼哧呼哧的同学里,他搬座位显得很轻松。

  段嘉衍眼睛一亮,感觉看见了救星。

  还有比路星辞更学霸的学霸吗?

  看看路星辞几乎没放几本书的课桌,这是什么,这是高手的象征,这叫知识都在脑子里。

  段嘉衍拖着他的桌子,径直拖到路星辞旁边,他看向本应该坐在路星辞旁边的陈越:“我想坐这里。”

  陈越见路星辞没说话,知道他是不反对,陈越道:“那你请坐?”

  段嘉衍满意地把桌子搭在路星辞旁边。

  陈越把桌子搭在了段嘉衍后面,正觉得今天这个座位很稀奇,更稀奇的事情发生了。

  他听见段嘉衍道:“班长,你觉得一个平时不学习的人,在考试前一晚突然决定勤学苦读,他有可能创造奇迹吗?”

  “那要看是哪种奇迹了。”

  “比如……进步个五六十名?”

  路星辞见他先是把桌子搬过来,又是拐弯抹角的试探,大概知道段嘉衍在打什么主意了。

  “如果那个不学习的人是你,有可能。毕竟你拥有惊人的上升空间。”

  他依稀记得段嘉衍进入高中以来,成绩就在年级倒数十名内徘徊,非常稳定。

  段嘉衍装作没听懂他的嘲讽,把手里的练习册往前一递:“那你有没有兴趣帮我取得惊人的进步?”

  陈越:“????”

  陈越扭头,看向坐在自己后面的宋意,压低声音:“段嘉衍家里出事了?”

  宋意:“……”

  路星辞反问:“你觉得我有兴趣吗?”

  “我觉得你是个乐于助人、热心善良的学霸。”

  “你想多了。”路星辞把腿搭在课桌下的横杠上,散漫道:“我是既不乐于助人也不乐于善良的学婊。”

  段嘉衍:“……”

  段嘉衍见来软的不行,语气也凉了下来:“路星辞,你能当上班长,知道我在背后为你默默奉献了多少吗?”

  “?”

  段嘉衍也确实没说假话,高一选举那天,他直接睡了过去,旁边的宋意帮他投了路星辞。

  “我投出了我宝贵的一票。”段嘉衍顿了顿:“所以……”

  “所以?”

  段嘉衍又一次把手里的练习册往前送:“你要对每一位信任你的同学负责。”

  陈越看着他俩的互动,都快看笑了。

  如果不是说出这种话、故意把座位搬到路星辞旁边的人是段嘉衍,他都要觉得,这是哪个有心机的在故意拿套路撩拨人啊,段位还这么低。

  陈越没忍住,在后面笑了声:“你俩刚坐一起就开始讨论谁负责啦?速度是不是有点快?”

  段嘉衍听他这么说,才一下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啥。一时只觉得有谁扼住了他的喉咙,刚才还滔滔不绝的嘴此刻也哑了火。

  路星辞盯了一会儿段嘉衍不自在的表情,嘴角微微扬起。

  他说话时的模样像在开玩笑,因为语速缓慢,又仿佛带了点儿实实在在的愉悦。

  “好,我对你负责。”

  -

  等开始给段嘉衍查漏补缺了,路星辞才充分认识到段嘉衍的知识储备贫瘠到了何种地步。

  他怀疑段嘉衍小学毕业后可能就没怎么看过课本了。偏偏段嘉衍还很有想法,不肯老老实实跟着他的节奏走,时不时就要翻个题出来问他。

  段嘉衍不知道又从哪儿翻出了一道生物题,是一道遗传类的大题目。

  路星辞大致扫了遍题干,这道算比较典型的遗传题,他觉得可以讲一下,他示意段嘉衍看第一问:“红色的DD染色体和白色的dd染色体杂交,它们的后代是什么颜色?”

  段嘉衍不假思索:“粉红色,我刚看过类似题。”

  路星辞顿了顿:“那道题的答案是不是红色加白色等于粉红色?”

  段嘉衍:“对啊。”

  路星辞放下笔,抬眸看他:“你看的是一道美术题?”

  段嘉衍:“……”

  段嘉衍正想解释,晚自习的铃声忽然打响,赵敏君在讲台上道:“晚上三节课留给大家自习,教室里要保持安静,大家自己做自己的事情,不要影响周围的其他同学。”

  十班的晚自习纪律一向不错。路星辞是班长,但他不喜欢管人,班里的男生都服他,没什么人在晚自习找事,不学习的就自己玩手机,或者直接翘课。

  赵敏君离开教室后,十班寂静无声。

  从旁边突然飞来一团小纸团,落在路星辞桌上。

  考场座位搬好后,每个座位之间都间隔一米远,段嘉衍在距他一米的地方无声比了个拆开的手势。

  路星辞展开小纸团,上面写了一段话。

  [我看了答案,应该是红色。第二问那个图又是什么意思?]

  路星辞:“……”

  他都要被段嘉衍锲而不舍的学习精神感动了。

  他撕了张草稿纸,把详细的答案写了一遍,把纸扔回去。段嘉衍看了半晌,又回赠给他一张纸条。纸条上写了一道数学题,题下跟了三个巨大的问号。

  路星辞直接把段嘉衍可能不知道的知识点都标了出来。

  标完后,路星辞想了想,在下面多加了一句话。他把纸条传给段嘉衍,后者接过纸条正要展开。

  蒋主任突然推门而入。

  他径直走到段嘉衍面前,一把夺过后者还没来得及拆的纸条,语气严厉:“我在窗户外看你半天了,你晚自习不学习,在这儿给我传纸条?”

  全班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蒋主任拿着纸条,看着一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的路星辞,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话都不说一句,只能是心虚。

  他那天见段嘉衍过来送水,就觉得这两个学生的关系不太正常,他不清楚段嘉衍和路星辞那点儿过节,只知道这两个学生一个是Alpha,一个是Omega。

  一个A一个O,不仅送水,还传纸条。

  这不就是要早恋了?

  路星辞要是想早恋,老师们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要是和段嘉衍早恋,这就有点不一样了。

  一个问题学生、一个年级第一,要是这位大少爷让段嘉衍带坏了……

  段嘉衍连忙解释:“主任您误会了,我们这是在讨论学习问题。”

  蒋主任冷哼一声。

  路星辞也道:“确实是这样。”

  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蒋主任反而心头一跳。

  “你们是不是在做正事,看看不就知道了?”蒋主任说着,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拆开了那张纸条:“写的这是什么?又是x又是y的……”

  还真是一道数学题的解题过程。

  教室里传来一两声议论,蒋主任面子有些挂不住,见最下面写了一行字,干脆把那行字念了出来:“‘把x代进去的意思就是把x代进原方程,你怎么这么呆?’”

  陈越没忍住,最先轻哼一声,他这一声就像引燃了烟花,教室里陆陆续续传来偷笑的声音。

  就连蒋主任也被纸条上的内容逗乐了,他把纸条放回段嘉衍桌上,敲了敲他的课桌:“下不为例。”

  等他离开,整间教室都爆发出哄笑声。

  “我操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死了,传半天纸条传一道数学题……”

  “你们看见老蒋那个表情了吗,他念到最后那副怀疑人生的表情真的哈哈哈哈哈哈哈!绝了绝了!”

  宋意笑着按住腹部,人都快喘不过气:“小段,你怎么这么呆?”

  段嘉衍低着头,耳根烧得厉害,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脸红了。

  太丢人了。

  他现在知道了,路星辞刚才不说话,不是因为不好意思,而是因为那行多出来的字。

  段嘉衍朝旁边看了眼,恰好看见路星辞眼角弯了弯,极快地弯出一个弧度。

  路星辞居然还有脸笑?

  狗东西。

  我杀了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