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蒋艳萍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调查 >> 内容

一些工地为何宁可多发补贴,也要让工人自己买安全帽

时间:2021/7/5 3:49:19 点击:

       都市、信息、中国都市信息报讯“安全第一,请戴安全帽进入工地。”安全帽是工矿企业和建筑单位劳动者的必备劳保用品,能对人的头部在受坠落物及其他特定因素引起的伤害时起防护、减震作用,可谓是工人头顶的“生命屏障”。

  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为劳动者提供符合国家规定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和必要的劳动防护用品。然而,在刚刚过去的“安全生产月”,《工人日报》记者采访发现,对一些地方的工人而言,想从企业那里顺利领到一顶能够保障“头顶安全”的安全帽并不容易。从今天起,本版推出系列报道《工人头顶的安全,该谁“买单”》,敬请读者垂注。——编者

  阅读提示

  市场售价不到15元的安全帽,工地宁愿给20元补贴,让工人自行购买。律师对此表示,企业这么做,不仅“甩不开”肩上的安全生产责任,反而把自己推向了法律的底线。

  6月30日22时,福州市台江区某建筑工地工人陈一辉丝毫没有睡意。他左手边摆着一顶刚从劳保用品店花了11元买来的黄色安全帽,这是用工地发放的安全帽补贴购买的。陈一辉右手里捏着手机,福建金磊律师事务所的律师邱媛媛刚给他发来一条微信:“安全帽补贴最好还是退回去。”

  两个月前,陈一辉趁着工闲,跑到了老乡介绍的建筑工地打起了零工。到工地的前一天,包工头给陈一辉转了20元的微信红包,让他第二天买顶安全帽再上工,还专门交代:“这是买安全帽的补贴”。拿着红包,陈一辉买了这顶安全帽,“净赚”9元。

  常年在工地工作让陈一辉一直重视“头顶的安全”。“钱是工地掏的,可‘买单’的是我自己。万一因为安全帽质量出了事故,责任是不是还得我们工人自己承担?”陈一辉耐不住心里的疑问,托人找到了邱媛媛咨询。

  记者通过调查走访福州市的一些工地发现,陈一辉的遭遇并非个案,一些工地现在“流行”发放安全帽补贴、劳保用品补贴,让工人自行购买安全帽。一些劳保用品的店主也告诉记者,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个人来买安全帽的人员增多了,而以前多是企业集体采购。

  为什么一些工地宁可多发补贴,也要让工人自己买安全帽呢?

  张浩洋是福州一家装修公司的负责人,他的公司同样选择为职工提供劳保用品补贴,补贴的金额甚至高达每人350元。张浩洋告诉记者,对企业而言,买安全帽的钱不是一笔大的成本负担,安全帽背后的安全责任才是“负担”,他直言采购劳保用品确保品质是件“麻烦事儿”,“网络平台上的安全帽产品多如繁星,什么样的安全帽能达到安全标准,我们自己心里都没底。”

  长期在建筑施工单位从事劳保用品采购工作的潘文行告诉记者,发安全帽补贴的用人单位并不在少数。购买安全帽等劳保用品的费用,属于建筑施工项目的预算内支出,包含在总包方的费用里,一般由施工单位负责统一采购。但由于工程转包,部分分包商“图省事”,往往让职工自行购买安全帽。

  日前,在位于福州市仓山区连江南路的瑞丰劳保用品批发店,记者遇到了5位前来自行购买安全帽的建筑工人。他们大多拿到了工地提供的补贴,补助金额在10元至30元不等。店主告诉记者,最近店里时常有工人自行来买安全帽。他们常常购买10元左右的低价安全帽。

  企业发安全帽补贴时,常常告诉工人:“买质量好点的,安全问题你自己负责。”

  “安全帽是你买的,没错。可劳动安全是用人单位不可推卸的责任。安全生产的责任不会因为帽子是谁买的,就让谁‘买单’。”邱媛媛告诉陈一辉,根据《建筑施工人员个人劳动保护用品使用管理暂行规定》,劳动保护用品必须以实物形式发放,不得以货币或其他物品替代。她认为,工地发钱让工人自行购买安全帽,不仅“甩不开”肩上的安全生产责任,反而把自己推向了法律的红线。

  针对张浩洋的说法,记者采访了多家劳保用品店的经营者和生产厂家。一家安全帽生产企业负责人勇亮告诉记者,目前市场上的安全帽品类繁多,材质主要分为PE、ABS、玻璃钢三大类。其中玻璃钢材质的安全帽价格最高,生产成本一顶至少30元以上。但是在网购平台上,我们不难找到价格低于30元的玻璃钢安全帽。

  采访中,多家安全帽卖家还表示可以提供安全帽质量检测报告,但记者在比对报告时发现,多份报告的材质、款式与在售的产品规格并不相符。

  邱媛媛劝陈一辉“退钱”,主要是出于对工人自行购买安全帽的“质量焦虑”。在她看来,安全帽补贴背后是企业不敢担、不愿担的安全责任,“可企业都担不起的安全责任,普通工人如何担得起?”

  (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本报记者 李润钊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