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51章 邪牌威力

时间:2021/8/6 4:48:49 点击:

      搞笑的是他老婆没有一-丝一毫的羞耻感,当着他的面直接把浴巾扒下来,重新扑到男人的怀里,又黏在了一起。
  朱兴上去就给了老婆几下巴掌,这几耳光之下,他老婆才清醒过来,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对劲,一个劲的跪在地上乞求朱兴的原谅。
  朱兴和老婆一直是夫妻恩爱的,两个人携手在东南亚打拼那么多年,可谓是伉俪情深,加上他也知道应该不是老婆本意的,而是中了邪。
  虽然被绿了,但还是选择原谅她,带着老婆大半夜的又换了个一家酒店。
  要说换了酒店也没什么,但是他老婆居然还不肯消停下来,一个劲的缠着他,但是他被这么折腾下哪里还有兴致,觉得恶心。
  谁知道他老婆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竟然下楼去情趣用品店买了一大堆的自卫器回来。
  朱兴睡得很熟,什么都不知道,还是被老婆 巨大的喘声给吵醒来的,他一睁开就看到,自己老婆正斜躺在沙发上,手里拿着自卫器一个劲的弄,叫的声音一声比一声高。
  朱兴吓得赶忙下去把那些东西都收起来,然后再找了个绳子,把自己老婆捆起来,绑在床头上,这才消停了下来。
  到今天早上的时候,他老婆睡醒来,说昨晚发生什么事她记得不太清楚了,只知道被打了好几下巴掌。
  朱兴夫妇这才慌张了起来,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请错牌了。
  我听了刘显的讲述,绘声绘色,乐不可支,我问:“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连细节都知道?”
  刘显说:“是朱兴自个和我说的,他说他知道错了,今天和我碰一面,想要从我手里重新请一张牌。”
  我止不住的笑:“就算是依霸牌也没那么厉害,八成那个牌被下了什么色降,也怪朱兴自个倒霉,一晚上居然被绿了好几次,最后还得选择原谅。”
  刘显也是乐得不行,说:“活该,该这样让他们尝试一下乱请牌的后果,对了,没什么事就来和我一起啊,见见他们也行。”
  我说行吧,就起床洗漱,和刘显一起去见朱兴夫妇。
  约好的地点是大皇宫附近的一个休闲酒廊,我们和朱兴夫妇几乎是一起到了。
  刘显也不废话,坐下来直接掏出南平妈妈,开价说:“手交钱一手交货,四万泰铢。”
  朱兴一听,急了:“刘老板,你之前开的可不是这个价钱啊,怎么才几天就变了,你这可太黑了,是黑心钱!做生意不带你这么做的,这不是趁火打劫嘛。”
  刘显撇了撇嘴,说:“之前是之前,现在是现在,过了这村就没这个店,谁让你们之前不信任我的?少废话,四万泰铢,少一分我都不卖,你们要是不买,那就找别人去吧。”
  朱兴夫妇两个人苦了脸,经过昨晚的事情之后,哪里还敢再找别的牌商卖牌,只好给刘显转了四万泰铢。
  刘显立即把南平妈妈给他们,交代了几句供奉事宜,告诉他们用白酒供奉就行了。
  朱兴夫妇连连点头,把供奉的细节记了下来。
  “能不能再来个孩子,的看你们自己的福分,强求不来,能得到孩子,记得还愿南平妈妈,好好供奉,不能的话也不要心生怨恨,供牌最忌讳这一点,千万别得罪牌灵。”刘显叮嘱说。
  朱兴说知道了。
  我和刘显没什么事,和朱兴夫妇分别之后就在曼谷逛了起来,他精通吃喝玩乐嫖,我跟着他准没错,在去一个景点的车上时候,他问我有没有考虑做牌商。
  我一愣,摇头,“我知道显哥你的好意,但是我没打算做这个。”
  其实刘显的意图我之前就察觉了,他是把我当成了朋友,但是他也渐渐的培养我,有种想要带我入行的意思。
  但其实,不论是我对“牌”的敬畏,还是说我还没发彻底融入这个时空,这两个原因,都让我不是那么想吃这行饭,心里没有底气。
  我也没法想象,若是我真的回去,这里的“我”又将会是怎么样的?
  真的像风爷爷说的那样,因我而存在,因我而消亡?
  可是,不管是刘显,还是表哥,他们在这里,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啊,在这么长的时间相处下来,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刘显也没强迫,说:“可惜了,我现在手上的货源越来越多,但是我的下家不多,如果你愿做我的下家,我肯定给你好的价格,但是你无意那就算啦。”
  我和刘显正聊着,我手机响了,我一看,头疼,居然是姗姗的,这个女人每次打来准没好事。
  果然我电话一接通,她直接扯开嗓子吼:“你这个骗子,大骗子!亏我之前还相信你!大骗子!我要去告的你倾家荡产!”
  我被气笑了,“你要告就去告,你以为我怕你?我的牌都是正规来源,牌的后面都有阿赞师父加持的文字咒语,都可以证明这个牌,你要是告我,那我就告你诽谤,谁怕谁?”
  姗姗听我这么口气不善的一骂,顿时就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哭哭啼啼。
  “这个又不能怪我,就这个牌没效果。我之前听了你的话,打电话叫阿布回来,我用孩子的借口要挟他回来,他后面是回来了……”
  “但是一见面就直接打了我一巴掌,还拿走了储存罐藏起来的最后点保命钱,他还说让我打掉孩子,他不承认我肚子里的孩子……”
  我一听,这男的这么渣,还留着过年吗?
  而且泰国明面禁止打胎,因为佛教之国,打胎是种很深的罪过,是冤孽,一般人都不会轻易打胎,就算要打胎也是偷偷摸摸的找寻一些地下黑心小医院,卫生条件和设备都不过关。
  我没什么耐心,说:“他对你这么不好,又不要你的孩子,你们直接分手算了,还留着他做什么。”
  姗姗一听,嚷嚷说:“你这个丑女人,懂得什么叫爱情吗?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评判我的阿布,阿布他人很好的,长得又很帅,我很爱他我相信他也是爱我,在乎我,所以才会打我的。”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