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中国都市信息网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奇闻 >> 内容

篾匠醉酒死亡后妻子被怀疑,三天后孀妇问话捉凶徒

时间:2021/11/9 4:08:13 点击:

       民国时期,豫北李官屯村发生过一起篾匠醉酒后,冻死在自家门前雪窝子事件。
  按道理说,醉酒后睡卧雪中,被冻死并不稀奇,可恰好有查案人员在场,一眼看出端倪,因此开始都市调查。

图:雪窝篾匠醉酒死亡后妻子被怀疑

      调查中,发现篾匠妻子似乎有嫌疑,当怀疑目光聚集在篾匠妻子身上时,和篾匠共同饮酒之人的嫌疑却开始飙升。
  调查苦无线索时,真凶开始浮出水面,破案者是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而行凶者动机也让人万万预料不到。真相大白后,我们才发现,这是一个和谨言慎行有关的故事。
  篾匠之死究竟是何人所为?动机又是什么?其妻在里面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Ⅰ:雪窝死尸
  民国三年十一月初六,李官屯村篾匠李巧手冻死在了自己家门前。
  李巧手不是个大名,这是他学会篾匠后别人给的外号,久而久之,人们只叫他这个名字。事实上,他原来也没有个大名,穷苦人家的孩子,随便叫个名字也就长大了。
  李巧手十二岁开始学编东西,篾匠看着不是什么重活,但里面讲究多。把竹片或者是柳条变成筐、篮、凉席等等东西,砍、锯、切、剖、拉、撬、编、织、削、磨这些篾匠基本功一样都不能少。
  李巧手学得认真,掌握这门手艺后出师单干。平时有人来找就按人家的要求去编,如果没人来找,就自己编些东西去集上卖。小买卖,而且吃的是手艺饭,挣的是个受苦和俭省钱。
  省吃俭用几年下来,积攒一些钱,娶媳妇成家。
  他媳妇名叫关玉丽,人家家里也是手艺人,其父是个裱糊匠,关玉丽自小跟父亲打下手,手上也是有手艺的。嫁过来后,两口子商量着积攒一些钱,再把裱糊这门手艺做下去。两口子各干一样,辛苦是肯定的,但他们挣的就是辛苦钱。
  进入十一月后开始连阴下雪,大雪小雪连下五六天,初六下午才停。下雪不冷化雪冷,加上初七就是冬至,老话说冬至前后,冻裂石头,天气冷得出去能把脑袋冻下来。
  李巧手从早上就开始编筐,到下午时,有朋友来家里串门。
  他这个朋友叫李宝成,同样也是李官屯村的,两人自小在一起玩耍长大,关系非常好。
  李宝成约他去邻村一个叫刘大江的朋友家喝酒,李巧手和刘大江并不是太熟悉,加上他想多做点活,所以心里不太愿意去。李宝成一心想找个做伴的,不住劝说之下,李巧手不好意思再拒绝,就停下手里的活,跟着李宝成去喝酒。
  他们走了,关玉丽在家里学着编东西,受苦人家长大的孩子,闲不住。关玉丽万万想不到的是,此一去,丈夫可就回不来了。
  一直学到天黑,她也没能编出个像样的东西,嘲笑了自己一阵,做饭吃完,她钻进被窝等丈夫回来,等来等去不见踪影,她迷迷糊糊睡着。
  半夜猛然惊醒,发现丈夫还没有回来,她莫名开始担心起来。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她决定去李宝成家问一下,去喝酒能喝一夜?是不是又拉着自己家男人赌博?
  刚打开家里的大门就看到一边的雪窝子中倒了个人。她浑身打了个哆嗦,因为这衣服太熟悉,是李巧手走时所穿。
  她左右看了看,喊了丈夫名字两声,不见答应后伸手去拉,手摸到一片冰冷后她喊的声音大了起来。
  喊声惊动了村中早起的人,大家循声出来一看就吓坏了,这么冷的天,李巧手怎么倒在雪里呢?这不把人冻坏了?
  众人上前有喊的,有拉的。
  可是,大家一看李巧手的脸色就知道完了,他应该被冻死了。
  果然,大家喊不应也拉不起的情况下仔细看,李巧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倒在门前雪窝里,早已经死去多时。
  众人没了主意,转头看关玉丽,她心里知道丈夫凶多吉少,可还是存着侥幸,让大家赶紧把丈夫抬回家暖和一下。
  大家刚要将李巧手搬回家,一边却突然有人喊不要动。
  大家转头一看,这是个陌生人啊,大早上的,村里怎么会出现个陌生人?他是谁?
  这陌生人是谁呢?是从家里要赶往县城的张四妮。
  快要冬至了,他给老婆买了块布,昨天下午送回家,老婆不让他走,说反正最近也没有案子查,不如就在家休息一晚。他在家里休息一晚上,早上起来向城里赶,路过李官屯村,正好碰见这件事。
  他对众人表明了自己身份,大家不解看着他,李巧手在自己家门前冻死,他们查案子的也要管?
  张四妮为什么要喊住众人呢?他原本就查案子,对于死人这种事非常敏感,刚才随便瞥了一眼,发现不对劲后喊住了众人。
  李巧手穿得非常厚,不远处扔着个棉帽子,昨晚那么冷,他的棉帽子怎么会不在头上戴着?另外,尸体耳朵上好像不对劲。边想着这些,他走到了尸体跟前,手拨着脑袋向一边偏,发现耳朵上有个血口子。
  李巧手的耳朵和别人不一样,别人在这样的冬天都会冻得开裂甚至是有血口子。他长期在家里编东西,冬天还生着火,耳朵上根本没有冻伤。而且他这个血口子一看就是被人抓出来的,和冻伤有着本质的不同。
  仔细检查脖子,似乎还能看到被掐的痕迹。他死前,好像和别人发生过争斗。
  除此之外,尸体嘴里似乎还有血。可惜的是,旁边的雪本来能留下痕迹,刚才村里人拥上来想要抬人被破坏,现在只能看到凌乱的脚印。
  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下,张四妮才让众人把尸体抬回家中,他心里已经有了初步的定论,这个人虽然像是冻死,但在他冻死前肯定发生了什么,这极有可能是一件凶杀案。
  众人忙活完,一帮妇人在屋里安慰关玉丽,张四妮对村里两个小伙子招手,让他们跑一趟城里,通知自己的搭档刘五斤,让他赶来李官屯村。
  两个小伙出发,张四妮开始询问关玉丽。
  Ⅱ:疑点重重
  关玉丽此时处于严重恐惧和崩溃的状态,颠三倒四的叙述中,张四妮听了个大概,昨天下午,李巧手被同村朋友李宝成叫走去喝酒,一夜没回,到早上发现死在了自己家大门前。
  张四妮赶紧向村民打听李宝成刚才在不在?村民们摇头说不在,他又打听李宝成家,这个人几次约人家去喝酒,期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导致李巧手死亡,他有脱不开的嫌疑。
  有热心村民要带他去时,他突然站住,盯着哭泣不止的关玉丽仔细打量。
  众人面面相觑,不明白他这是干什么。
  看了几眼后,他没有再说什么,跟着村民出去直奔李宝成家。
  李宝成跟李巧手同岁,他直到现在还没有娶媳妇,家里三间全土坯盖成的房子,很是破烂陈旧。
  张四妮进入他家,发现床上堆着破棉被,里面蒙头蜷缩着一个人,打着震天响的呼噜。
  他过去把被子挑开,拍响了沉睡的李宝成。
  李宝成浑身酒气,睁着朦胧的双眼,不解看着张四妮和村民。
  他睡觉也不脱衣服,打了几个哈欠后坐起来,脸上仍然是一副茫然不解的表情,似乎在等村民跟他解释眼前这个人是谁。
  “李巧手死了。”
  带张四妮来的村民小声说了一句,床上坐着的李宝成醉意一下消失,睁大眼看着村民喊:“啥?你说啥?你说谁死了?”
  张四妮观察着他,冷不丁让他把昨天为什么约李巧手去喝酒,喝酒时发生了什么,喝完酒后又发生了什么全部说出来。
  据他所说,昨天之所以约李巧手去喝酒,是因为自己一天都没有吃东西。家里没吃的东西,他饿且冷,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思来想去,不如借着喝酒混点吃的。所以,他约李巧手到邻村自己一个朋友家混酒喝。他之所以认为去了后能混到酒喝,是因为刘大江家里这几天有事,媳妇刚生了小孩儿,家里热闹,这个人本身也喜欢热闹,去了后,肯定会摆酒招待。
  两人达到刘大江家中后,人家果然正在喝酒。除了刘大江还有两个人,一个叫刘朋宇,姥姥家就是李官屯的,另一个叫陈大柱。
  几个人开始喝酒,李巧手和这些人都不熟悉,他感觉尴尬,天黑时他要走,但被刘大江拉住,因为刘大江想趁着人多赌两把。
  李巧手别的爱好没有,平时也喜欢赌博。
  他们几个人就开始赌博,玩得不大,输赢没有多少。
  玩到半夜,刘朋宇输完离开,李巧手怕家里的老婆担心也要回去,这个赌解散,他和李巧手一起回李官屯。两家离得有一段距离,进入村中后就是李宝成家,他回家后,李巧手也向他家的方向走。
  也就是说,他和李巧手是一起回来的,如果有事情发生,也是发生在李巧手独自回家这一段路,这段路是在他们村里,可由于天冷和半夜,大概率不会有人目击。
  李宝成说完就急欲出门,他仍然不敢相信李巧手死亡,他想去看看。
  张四妮跟着他们一起又回了李巧手家,发现刘五斤已经赶到。
  刘五斤先是检查了一番尸体,然后开始和张四妮碰线索。
  据刘五斤的观察,他也认为李巧手死得蹊跷,这说明两人想一块儿去了。
  张四妮将自己的发现以及询问告诉刘五斤,思索一阵后,刘五斤让他赶紧去刘大江家,仔细询问昨天喝酒的情况,看看和李宝成所说有没有出入,他在家里要询问关玉丽。因为张四妮说在关玉丽身上发现了异常,结合李巧手身上的伤,她是有嫌疑的。
  张四妮出发时,李宝成站在李巧手家院里直搓手,脸上全是后悔和懊恼。
  刘五斤仔细询问了关玉丽,她手上的确有伤,但据她所说,这些伤口都是自己学编东西被划破的,昨天李巧手和李宝成走后,她也编了一阵。
  刘五斤对于篾匠多少有些了解,别说新手,就算是老手,在编的过程中划破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关玉丽的话挑不出什么毛病。
  他也检查过尸体,发现李巧手嘴里有血,如果不是他醉酒跌倒磕出血,那么在夜里发生事时,对方身上就该有被咬的伤口,关玉丽手上并没有。
  不过,刘五斤这时候并不准备下定论,他还要调查关玉丽的周边关系,连同李宝成的周边关系也要查,看看有没有杀死李巧手的动机。
  等张四妮回来,天已经黑透,李巧手家里有存放竹条柳条的闲房子,两人在里面生了火,今晚就住在这里。
  他们坐在火炉边开始碰今天所查到的线索。
  张四妮那边,刘大江所说和李宝成所说出入并不大,就是喝完酒后赌博。输赢不大,赢家是陈大柱,剩下的人全部输。输得最多的是刘朋宇,他输完后想要借钱,没借到后就先回了家。
  他回家后,李巧手也要回家,赌局就此散掉,李宝成和李巧手一起离开刘大江家。至于他们离开后发生了什么,刘大江则不知道。
  从刘大江家出来后,他又分别去找了刘朋宇和陈大柱,两人所说和先前掌握的情况一样,证明他们并没有说谎。
  听完张四妮所说,刘五斤问他有没有仔细看这几个人的手?
  张四妮一拍眉头,他在查看李巧手尸体时,发现李巧手耳朵上有伤,嘴里似乎有血迹,所以他在询问这几个人时也仔细看过,这几个人手上均没有伤。
  听完张四妮的话,刘五斤把他这边掌握的情况也说了一下。
  他在张四妮走后,分别询问了关玉丽和李宝成,并且对这两个人的身边关系展开都市调查。
  经过询问和调查,关玉丽手上的伤说是编东西所留,她平时为人名声不错,村里没有人说她闲话。李宝成这个人家里穷导致娶不上媳妇,可是他并不是那种穷就耍无赖的人。在村里,他落的名声同样不错,没有人怀疑他,他去混酒喝并不能说明他人品不行,真正人品不行的人会去偷,会去要,但他没有,多少是个要点脸面的人。
  两人各自说完,大眼瞪小眼互相看。
  两人的判断是李巧手在进村回家,和李宝成分开这段时间内,肯定发生了什么,因为发生了这件事,直接导致了他的冻死。他不是主动卧倒在雪窝中,因为和他喝酒的几个人都证实他并没有喝醉。
  一个没有喝醉的人,来到自己家门前,不进门而是躺在雪里睡觉?这根本不可能。
  另外,发现尸体时,他的帽子并不在脑袋上,一个没喝醉的人,干嘛在寒冷的夜里摘掉帽子扔掉?
  如果要还原当时的场景,他应该是在自己家门前和人发生了争斗,导致帽子被打飞,根据他耳朵上的伤以及脖子中的掐痕来判断,对方试图打他的脸,并且还掐过他的脖子。
  在冰冷的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导致李巧手死亡?
  张四妮因为路过偶然一瞥管了这件事,现在两人都感觉十分发愁。虽然他们认为李巧手的死不正常,却又完全没有线索,也找不到致死李巧手的动机。
  “会不会是他平时跟邻居有矛盾,邻居知道他去喝酒,所以在门前等着?”
  张四妮这个说法没有得到刘五斤的认同,因为刘五斤今天在家已经询问过,李巧手和邻居以及村里人的关系并不错,跟邻居没有到那种半夜等着要打他甚至是要杀他的地步,这得多大仇啊?
  当所有的可能性都被证实不可能后,那最不可能的事就有可能是真相。
  刘五斤现在又开始怀疑关玉丽。
  他认为,关玉丽看似没有任何嫌疑,但同时她又有着巨大嫌疑。她说自己在丈夫走后就学编东西,导致手上受伤,晚上又一个人睡觉,而且丈夫死于门外,并没有进家。这些都在证明着她没有作案时间,可同时这些都没有人能够证实。
  动机上,有时候并不一定能真正查出来,谁知道她背后有没有隐藏着什么杀死丈夫的动机呢?
  他的这个想法却得不到张四妮的认同。的确,丈夫死亡,其妻子往往有巨大嫌疑,但现在动机不明,她为什么要杀死自己家男人?其次是方法不明,李巧手的死因的确是冻死,他们所认为的疑点是在他冻死前曾经发生打斗。
  假如是关玉丽杀人,她有跟丈夫搏斗并且要他命的能力吗?根本不能!
  退一万步说,假如她是趁着丈夫出去喝酒,自己在家里和别的男人相会,那李巧手回来发现也该在家里,是杀人后移尸到门外?那他的帽子为什么会在外面扔着?他们不能直接抛尸到别处吗?何必扔在自己家门前招嫌疑呢?
  综上,张四妮不认同刘五斤的判断。
  他们两个在这里分析着各种可能,有邻居妇女也在安慰关玉丽,她们七嘴八舌说着话,伤心的关玉丽似乎在听,又似乎没听。
  一夜过去,清晨时,关玉丽让张四妮把李宝成叫来,她说丈夫是跟李宝成出去喝酒后出的祸事,他们在一起喝酒的人难道不该过来吊唁一下吗?
  这个说法让李宝成羞愧不已。
  的确是这样,大家在一起喝酒,现在人家死了,几个在一起喝酒的人不说担责任,最起码要来吊唁一下,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当下,心中带有愧疚的他自告奋勇去通知另外三人。
  刘五斤看着这个女人,似乎明白她在怀疑什么。于是,他把昨天晚上的几个妇女叫到身边仔细询问。
  据其中一个妇女所说,她半夜小解,似乎听到一声叫喊,太快也太急,当时世道不好,她并没有敢出去看,更没有声张,她听到的那声喊叫是钱。
  钱?
  刘五斤和张四妮对视,什么钱?关玉丽叫几个喝酒的人来绝不仅仅是为了让对方吊唁,丈夫死了,她才没有这个心思,这个女人心里是在怀疑什么。
  她能怀疑什么?几个喝酒的人并不是单纯喝酒,喝完还赌博的。既然赌博就会牵涉到钱,可是张四妮已经调查清楚,他们玩得不大,不牵涉什么大钱。另外,赢家也不是李巧手。
  如果是他赢了,输的人心中恼怒而打人杀人,这样还说得过去。
  问题是,李巧手同样也是输家,一个输家,赢家不会来找他的事,其它输家不会也不该来找他的事。那么,还有什么能牵涉到钱?
  关玉丽不跟他们解释,等李宝成走后,她就让邻居找来了一个剃头匠。
  她的所作所为让人不解,刘五斤和张四妮查了不少案子,现在真正感觉无法掌握案情实在难受。
  过了一阵,李宝成带着三个人进来,不用说,这分别就是刘大江、陈大柱和刘朋宇。
  四个人神色严肃,对着死去的李巧手行过礼后,尴尬安慰关玉丽。
  关玉丽却突然开始盘问他们几个人,不仅是他们四人不解,刘五斤和张四妮都感觉十分尴尬和不解。
  Ⅲ:意想不到的真相
  张四妮和刘五斤之所以感觉不解和尴尬,是因为他们看出了关玉丽的意图,这个裱糊匠的女儿现在明显不再相信他们两个,人家自己询问,要自己破案。
  而不解的是,她所询问,张四妮已经问过一次,她再问并没有什么意义。
  关玉丽问得非常仔细,比如赌钱时发生了什么,中间发生了什么,最后发生了什么。
  除了李宝成,其它三个人心里憋着火。这个妇人,是把他们当成凶手了?要不然怎么会这样盘问?可一想到她刚死了男人,他们压着火气一一回答。
  回答完毕后,关玉丽说她们娘家村里有规矩,男人横死,有朋友来吊唁,要让人家剃头再走,不会沾上晦气。
  这是什么鬼规矩?大家住的村子都地邻搭地邻,哪里又有这样的规矩?来吊唁,主家还管剃头?这简直就是滑稽。
  关玉丽却直直盯着他们四个人说:“是的,剃头的事是假的,谁不敢摘帽子露头皮,谁就是致死我家男人的凶手。”
  这是什么道理?
  李宝成一跺脚说:“不就是想检查吗?我让检查。”
  关玉丽冷笑:“你敢让检查,但他肯定不敢!”
  众人一看,她指的竟然是刘朋宇。大家不解,刘朋宇原地跳起多高,指着她破口大骂。
  刘五斤和张四妮算是开了眼,他们都没有搞清这个女人的意图,她究竟凭什么说这句话?
  她走向刘五斤和张四妮,递给两人一样东西,两个人一看,原来是一小块头皮。
  怎么回事?她说这是在李巧手喉咙里发现的,她同张四妮以及刘五斤一样,都看到了李巧手嘴里的血迹。张四妮和刘五斤检查过,但由于头皮在喉咙里,他们并没有发现。
  现在他们明白了关玉丽为什么要给对方剃头,只是他们还不明白关玉丽凭什么说刘朋宇不敢让检查。
  不管刘朋宇跳多高,他挡不住检查,张四妮在他脑袋上发现缺了一块头皮,他本人也开始颤抖。
  关玉丽盯着刘朋宇说:“你赌博时赌输,想借钱但没有人借给你,是不是这样?”
  大家都点头,确实是这样的,已经说过无数次,后面刘朋宇就回家了。
  “但你借钱时,我家男人是不是说了没钱就回家睡吧?”
  李宝成他们点头,当时刘朋宇要借钱,李巧手当时也想着要回家,所以就说没有钱了就回家睡吧,借来借去有什么意思?”
  很平常的一句话啊。
  “你姥姥家就是这个村的,你知道我们家在什么地方,所以你提前走,却根本没有回家,是不是这样?”
  面对关玉丽的咄咄逼问,刘朋宇突然哭喊:“我就是想打他一顿,我没有杀人,我真的没有杀人。”
  他这么一喊算是承认,刘五斤和张四妮一阵懊恼,他们还是太大意。其实,张四妮询问李宝成以及刘大江他们时,他们都说李巧手说过这句话,可是他并没有在意,因为这是很平常的一句话,现在却成了此案的动机。
  事到如今,刘朋宇再无法隐瞒,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刘朋宇本意可不是杀人,他是想教训李巧手一下。
  而动机,就是因为李巧手多说的那句话。
  事发当天,本来是刘大江、刘朋宇和陈大柱三个人在喝酒,李宝成带着李巧手过去,五个人开始喝。喝完赌博,刘朋宇输得特别快,输完后他想借钱。
  大家都不愿意借,李巧手也着急回去,就说没钱回家睡觉这句话。这句话看似平常,刘朋宇却认为自己受到了羞辱。转身出了刘大江家后,他越想越生气,认为李巧手是故意让自己在朋友面前丢脸。
  他要教训一下李巧手,他姥姥家就是李官屯的,从小在李官屯走亲戚,住姥姥家,知道李巧手的家。
  他在前面一路奔向李官屯村,在李巧手家门前藏了起来。
  李巧手和李宝成一起进村,李宝成先回家,他一个人到了自己家门前,突然跳出了刘朋宇。
  刘朋宇说李巧手不会说话,自己借钱关他什么事?用得着他来羞辱?
  说完他就去打李巧手的耳光,棉帽子在那个时候被打飞,手同时划破了李巧手的耳朵。李巧手被打个措手不及,万万没想到因为那么一句话,刘朋宇会在这么冷的天来自己家门前堵自己,被打愣的情况下,被刘朋宇掐住脖子压在身下。
  李巧手被他压倒后,低头用力一扯,啃下来一块头皮。
  疼痛让刘朋宇发了狠,掐着脖子直到李巧手昏迷。松开手后,他在李巧手嘴里找却什么也没有找到,那是因为掐脖子,导致头皮滑到了李巧手喉咙里。
  他认为教训了李巧手后就离开而去,李巧手在冬夜昏迷在雪窝之中,竟然被活活冻死。
  得知李巧手死掉的消息,刘朋宇吓坏了,张四妮询问他时,他戴着帽子,加上张四妮主要看手,万万料不到受伤的部位竟然是脑袋,所以把这个主要线索给忽略了过去。
  篾匠李巧手冬至前喝酒冻死案,就此真相大白。
  诸位,您能想象因为一句话就会出人命吗?
  李巧手说那句话原本是无心的,他就是也着急回家,有时候不好意思说。恰好有人输光了钱要借钱,他就随口说了这么一句,就是这句话,却要了他的命。
  他所认为的挺正常一句话,被刘朋宇认为是羞辱,因此惹来了刘朋宇的报复。
  刘朋宇这个人,在实际生活中应该是个自卑的人,强烈的自卑会带来超出想象的自尊。有时候,一句看似无心的话,就会伤到这类人的自尊心,刘朋宇认为对方是故意羞辱自己,生出了报复的心。
  但他并不是想要杀死李巧手,只是想教训一下。李巧手昏迷后被冻死,则让刘朋宇预料不到。
  他不是故意杀人,却犯下了致人死亡的罪行,自然会被量法治罪。相信他从得知李巧手死亡的消息后就开始害怕和后悔,但事情已经做过,害怕和后悔都无法弥补。
  关玉丽一个普通庄户妇人,在丈夫死后没有完全崩溃,而是凭着细心找出了其中破绽,并且成功找到凶手,她是个不简单的人,也可以说成丈夫之死使她爆发了巨大能量,从这方面来说,她是个可敬的人。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