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首页 国内 国际 军事 都市 港澳台 体育 娱乐 艺术 教育 影视 旅游 文化 奇闻 周易 都市小说 历史 人物 科技
民生 维权 企业 调查 政法 曝光台 财经 房产 汽车 环保 证券 时尚 书画 健康 育儿 都市情感 食品 手机 游戏
热门搜索:姜映吟 何闽旭 建国门枪击案 中南海的枪声 夫人别躲了 北京枪击案 北京警卫二师被撤销原因 何闽旭到底死亡了吗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都是信息素惹的祸 第三章 我要走了哦

时间:2020-05-21 18:28:17 点击:

  核心提示:“那天想自杀,虽说有一时冲动的因素在,可也是真的想死的,四年里,爱够了也太累了,妈妈也离开了,总觉得没什么牵挂,死了活着也没什么区别。”郁辞看着顾琅轩的面容,似乎想将这些话说给他听,却又不敢真的让他听到,所以说的很小声。 ...

图:都是信息素惹的祸

    “那天想自杀,虽说有一时冲动的因素在,可也是真的想死的,四年里,爱够了也太累了,妈妈也离开了,总觉得没什么牵挂,死了活着也没什么区别。”郁辞看着顾琅轩的面容,似乎想将这些话说给他听,却又不敢真的让他听到,所以说的很小声。

  “可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好像真的死了,生前满心满眼都是你,却连死了都还要被禁锢在你身边,看着你和那人亲密。”

  说着说着似乎梦里的画面都化为了实质并且亲身经历着,郁辞心里泛起苦涩和难过,哀伤和委屈从心里腾起,几乎要将他淹没。

  一滴带着热度的眼泪啪嗒掉在顾琅轩脸颊,他似有所感,不安的蹙了下眉。

  郁辞一惊,赶紧抹了下眼睛,继续絮絮叨叨,似乎想将所有的话都说出来,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一样。

  即使只有他自己能听到。

  “那个梦太可怕太残忍了,对我也太公平了不是么,我也没做错什么呀,除了喜欢你。”

  睡梦中的顾琅轩似是感觉软软的触感没有了,下意识将被郁辞拿下来的手再次揽在了他腰间,甚至还往自己怀里紧了紧。中国都市信息报——小说

  郁辞眼睛一酸,似乎又想哭了,不过这次他忍住了,只是眼眶红红的。

  看吧,就是这样,有时候又总会给他一种错觉,错误的觉得他对他是不是也是有点喜欢的。

  他哑着嗓子继续小声道,“所以我都不敢死了,可我也没有勇气再待在你身边了,不过你估计也不会在意甚至会高兴的吧。”

  “我的二十三年岁月里,除了爸爸妈妈就全都是你,十几岁的时候把你当做仰慕的对象,拼尽全力想离你近一点,十七岁第一次见到你,仰慕渐渐变成了喜欢,可我也不敢有什么妄想和奢求,十九岁被你标记,得知我的信息素和你近乎完美的契合,那是我第一次生出一股希望,想着我和你是不是也是有可能在一起的,毕竟我们的信息素那么的契合。可是四年了,都没能让你喜欢上我。”

  “如今你的宋予也醒了,你也不需要我的信息素了,我的余生还长,我的后半生想过没有你的生活,想有着不一样的岁月,即使它平淡如水。我会洗去你的标记,也不会再想你更不会再爱你,往后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你也不用担心我会来纠缠你。”

  “所以……”

  郁辞将他放在被子里的左手轻轻拿了出来,骨节匀称修长分明的无名指上带着一个素圈。

  那是他们婚礼上郁辞给他带上去的,原本是带着给觊觎顾琅轩在顾氏集团掌权人位置的人看的,包括那一场盛大的婚礼,都是做给其他任何人看的,却只有郁辞一个人上了心。

  谁又知道两个人只有一场表面上的婚礼,连一纸证书都没有,不过也没有人在意,他们只要顾琅轩不会失控,冷静理智做一个合格的顾氏总裁,带着顾氏越走越高。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为何这枚戒指,顾琅轩始终没有摘下来。

  郁辞抓着他的手,将他手上的素圈褪了下来,随后将自己手上略小一点的素圈也摘了下来,两枚素圈放在掌心,素白的手将它们紧紧握住。

  “所以啊,这个戒指我就带走了,反正你本来就不喜欢,就给我好了。”

  郁辞看着他略显薄凉的唇,轻轻吻了上去,蜻蜓点水一触即分,似乎是在说着告别。

  再也不见。

  郁辞掰开揽在他腰上的手,动作轻轻的下床,睡着的顾琅轩仿佛感应到什么,手指下意识蜷起,勾住了郁辞的手指,低声叫了声什么,郁辞没有听清。

  心里沉闷的像是装了一块大石头,直直的往下坠,难受的要命,他习惯性用左侧的牙齿咬着下嘴唇内侧的软肉。中国都市信息报——小说

  他用劲抽出了自己的手,熄了昏黄的床头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咔哒一声将门带上。

  郁辞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也在二楼,却和顾琅轩的卧室在两头。

  他将收在柜子里的行李箱拉了出来,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他的房间很大,但除了那些衣服,属于他自己的东西却少的可怜,一个行李箱都没装满。

  简单收好了他坐在床边,行李箱就放在脚边,看着熟悉的房间,住了几年的房间,说走就要走了,却似乎也没什么可留恋的。

  顾琅轩结束最后一次大概是晚上八点多,现在才十点,每次信息素失控都让他精力损耗特别大,一般要睡上十个小时才会醒过来。

  所以郁辞也不太着急,发了会儿呆才掏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

  “陆一休。”

  电话的另一段被称作陆一休的人一身黑色西装身量笔挺修长,眉目间带着一丝清冷和疏离,若不说估计没人会认为他是一个omega,而更像是一个beta。

  陆一休揉着眉头走出公司大厦的门,听着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叫了他的名字后再也没了动静,他停住了脚步。

  陆一休与郁辞相识四年,还是大学的室友,虽然没做多久他就搬出宿舍了,但是最是熟悉郁辞,一听郁辞沙哑带着哽咽的声音就知道不对劲。

  他轻声问:“怎么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久,陆一休也不催促,走到大厦前的花坛旁,静静举着手机。

  过了好一会儿,他听到那头终于传来了声音。

  “陆一休,我想离开这里了。”

  陆一休几乎瞬间就了然了,他轻轻叹了口气,心里叫了声傻小辞,也没有说什么我早就说了让你离开他之类的话。

  他冷静的对电话那头问:“你现在能走吗?”

  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一边走到路边拦车,一边对电话那头道:“你先收拾好东西,先去我家,我下班了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的郁辞终于站起了身,拖着自己的行李箱下了楼,站在装修精美却又冷漠的没有人情味的客厅里,将门锁的备用钥匙汽车钥匙,顾琅轩给的银行卡全部放在客厅沙发前的茶几上,随后决然转身离开,没有一点留恋。中国都市信息报——小说

  电子锁传来被锁上的声音。

  郁辞坐着电梯出了这栋楼,突然莫名觉得他好像忘了做什么事,这三天几乎没有真正清醒过,他晃了晃脑袋,始终是忘了自己要做什么,索性也不再想了。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页面右边大广告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检查徽标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徽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徽标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徽标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信息来自互联网,谨慎采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社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 禁止使用

    京ICP备:15914013号
  • 技术支持:中国都市信息报社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