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49章 祭祀开始

时间:2020/11/27 5:12:27 点击:

     我把刚才的事情和他简单交代了一下,吓得他也是一愣一愣的。</p>
  
  他说难怪他刚才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可以上天入地,整个人轻飘飘的那个一阵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p>
  
  我看着云婆婆依旧紧促的眉头,问道:“婆婆怎么了?”</p>
  
  “如果我猜的不错,方才的那个吊死鬼定是勾走小远的魂魄的凶手,企图借着小远的身体来还阳。”</p>
  
  “但是他的阳寿却又是不够的,哪怕是借尸还魂了,也一样会被下面的人给发现,故而又想找云月你借寿,一个吊死鬼固然不会有这样的本事,保不定是有人在幕后驱使……”婆婆说到这里,陷入了沉思。</p>
  
  我问婆婆,那为什么吊死鬼找上了高远。</p>
  
  云婆婆看了一眼,床上的高远说道,棺材子是至阴之躯,也是还阳的最佳躯体,同时棺材子躯体也是最容易走魂的,所以这些脏东西才会盯上高远。</p>
  
  “看来这次的牯藏节也是不会平静,必然会发生一些事情了。”</p>
  
  云婆婆说完这句话,便叹息着离开了,临走前嘱咐我明天一早去看看祖阿嬷,看她到底是病到了何种程度。</p>
  
  云婆婆走后,我在床头陪高远说了几句话之后便也回去了。</p>
  
  第二天一早,我带了一些见面礼,便到祖阿嬷家探望,刚进她家中,我只觉得有些不对劲,房屋上下打扫的纤尘不染,但却四处都是阴凉暗影,一进门就让人起了鸡皮疙瘩,抱着胳膊打了个抖。</p>
  
  我叫了几声之后,才出来一个人,正是救了我一命的阿瑶。</p>
  
  看到阿瑶,我不由得升起感激之情,之前多次在场合上见到她却不能正面道谢。</p>
  
  现在就我们两人,我不禁抱着她落泪,嘴边反复的说着谢谢。</p>
  
  阿瑶比我高一个头,我踮着脚抱到胳膊酸这才松了手。</p>
  
  “傻姑娘,哭什么,我也是不忍心看你这么个小姑娘丢了性命,真正救你的人,是云婆婆。”</p>
  
  阿瑶替我拭去眼角的泪水低声说道。</p>
  
  我点点头,知道这是我们共同的秘密。</p>
  
  正这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我忙擦了擦脸,戴好脸上的面纱,待那人进屋,我才看清来人是阿苗。</p>
  
  阿苗一见我来了,笑的一脸善意,给人的感觉如沐春风。</p>
  
  阿瑶和阿苗两个人从小被祖阿嬷收养,一起长大一起学艺,俩人情同姐妹,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p>
  
  阿瑶沉默寡言,不爱说话,性格温婉,阿苗则是活泼开朗,和谁都是笑嘻嘻的。</p>
  
  “我今天是来看看祖阿嬷的,不知道方不方便。”我问道。</p>
  
  阿瑶一阵迟疑,和阿苗对视一眼,才点了点头,带着我去祖阿嬷的房间,一进房间,那种阴凉的感觉更甚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p>
  
  我忍着不适进去,床前挂着蚊帐,旁边还搁着一碗黑色的药,让整个房间都弥漫着中药的味道。、</p>
  
  我上前掀开蚊帐,发现床上躺着一个皮肤黝黑,瘦的皮毛骨,一双眼睛凹进眼窝里的老人,她静静的合着眼,一动不动。</p>
  
  我睁大了眼,不敢相信这个是之前在寨子中气十足,说一不二,拿得住大事的祖阿嬷。</p>
  
  不过是几个月的时间,她竟成了这幅模样。</p>
  
  “都说医者难自医,阿嬷她老人家一开始得知自己患了怪病,每天都翻看医书寻药方子,各种办法都尝试了,却也没见效,最后我们远去镇子上请了名医过来诊治,也看不出是什么疑难杂症,束手无策。”阿瑶叹息说道。</p>
  
  阿苗这时也道:“阿嬷现在每天沉睡的时间越来越长了,昨天傍晚睡到现在,都没醒来过,哪怕是醒来了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p>
  
  正说着话,祖阿嬷这时突然就悠悠醒来,一见到我,立马瞪大了眼睛,眸子中的瞳孔不断的缩放,整个人在轻轻发颤,嘴边还发出唔唔的声响,似是想和我说什么。</p>
  
  我心里咯噔一下,难不成是祖阿嬷认出我来了?</p>
  
  不应该啊,我现在这张花脸连我爹都可能认不出来了,更不提我现在还带着面纱。</p>
  
  祖阿嬷早之前也见过我,并没有发觉,我见她眼睛这时不断的往外瞟,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发现她在看的是阿瑶和阿苗。</p>
  
  我问她是不是要和她们俩人说话,祖阿嬷却唔唔的叫着更大声了。</p>
  
  我匍匐下身子,仔细听她说,却仍旧什么都没听清,祖阿嬷呜呜叫着,不断的流出口水,浸湿了枕头,不多时,她就重新睡了回去。</p>
  
  阿苗拿着帕子上来,替祖阿嬷擦了擦脸,叹息着说道:“阿嬷现在每天都是如此,醒来没多久,又会睡回去。”</p>
  
  我点点头,一边打量了着祖阿嬷,不知为何,我总觉得祖阿嬷的病怪异的很。</p>
  
  隐隐约约,我可以看见她周身环绕着一丝黑气,只是这一屡黑气时隐时现,一般人很难发现。</p>
  
  本想问阿瑶阿苗俩人有没有看到黑气,但是又觉得这个事情有蹊跷,刚才祖阿嬷吱吱唔唔,用眼睛去瞟她们的时候,像是想告诉我什么,整个事情,透露着古怪。</p>
  
  这么一想,我便把这个疑问压在心里,打算回去再问过云婆婆。</p>
  
  和阿瑶阿苗她们聊多了几句,我便打道回府了,回到竹林之后,便把这件事告诉了云婆婆。</p>
  
  云婆婆听后脸色凝重,问道:“你看到了祖阿嬷浑身缠绕着黑气?没有看错?”</p>
  
  我肯定的点点头。</p>
  
  这个黑气,应该是死气无疑。</p>
  
  这么说来,祖阿嬷的阳寿要尽了?</p>
  
  正这时,高远进了屋,我和婆婆忙停下谈话,高远说是牯藏头云三叔来了,让婆婆主持一下牯藏节的祭祀礼仪。</p>
  
  我这才想起,今天是牯藏节开始第一天,忙去收拾好了东西,跟着云婆婆一起出门。</p>
  
  高远见状也紧巴巴的跟着过来,体贴的将东西揽过去全部自己背着,我也不推辞,就让他背着东西。</p>
  
  我们几人跟着云三叔到了上一届牯藏头的家中,开幕便是从这里开始的,上届牯藏头和这一届的牯藏头是有一个交接仪式的,这个环节也叫接鼓。</p>
  
  云三叔乐呵呵的接过上一任牯藏头传过来的大鼓,拿着鼓槌在鼓面上重重的锤了一下,然后由他领头,带着其他四个小鼓,一路高歌,鼓队绕着整个寨子走了一圈,尾随的寨民无数。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