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周易 都市小说 科技 人物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历史 健康 育儿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新冠病毒 都市信息 中美对话 影视新闻 南海 都市潜龙 拜登 疫苗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97章 暹罗诡事

时间:2021/3/31 0:46:47 点击:

       在这之后我隔三差五的总能看到表嫂弄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上二楼,而每天表哥出门前都会特意提点表嫂,要照看好楼上的那个东西,我看得一脸茫然,又猜不透他们在做什么,也就没理会这么多。

  但是最让我生疑的是,表哥家每天吃饭的时候总要多摆上一副碗筷,算上我明明只有三个人,但是每次桌上摆着的都是四副碗筷,那多出来的一副也不知道是给谁准备的,我看在眼里好几次想要发问,但是却都忍住没问。

  而且有时候在半夜的时候,我总能听到二楼传来动静,像是有人在二楼走动一样,但是我可以确定表哥家就住着我们三人,很多时候我忍不住想要上个二楼看个究竟。

  但是一想到表嫂的叮嘱,我就没敢上去,谁让我是个客人。

  时间长了我也就习惯了,没去注意这么多 ,这事就这么被我抛在脑后。

  泰国是著名的旅游胜地,风景秀丽,而且因为物价便宜,所以造成来泰国游玩的中国团队一-批又是一批,在表哥家里住下的这段时间里,我一边继续修学,一边也在游玩曼谷,领略着泰国的风土人情。

  直到一个月后的傍晚,我收到周丽的短信,问我关于佛牌的事情,我这才想起这茬,晚上吃饭的时候,我顺嘴问了表哥一下,表哥看了我一眼,问我是给自己请的还是帮别人买的。

  我说帮一个女同学买的。

  “那她是想要什么样功效的?”

  表哥说泰国是崇尚佛教的国度,被誉为黄袍之国,寺庙比公共厕所还多,遍地都是僧人,想要佛牌到处都有,只是佛牌有正牌和阴牌之分,就看周丽要什么样的。

  我立马问了周丽,对方说要个能保平安的就行了。

  表哥听后笑了笑,给我写了个地址递过来,说:“这个刘显是个专门的牌商,专门弄这些乱七八糟的,你找他就对了。你看。我这脖子,上的佛牌就是他给我弄的。”

  说着,表哥指了指他脖子上的佛牌。

  我将地址收好,准备明天就去找这个刘显。

  当天晚上表哥和表嫂睡得早,我还在看着书,忽然发现外面有脚步声,好像是个小孩子跑过的声音,一边还带着嘻嘻哈哈的笑声。

  我立马放下书,暗想着这时谁家的孩子,也没听说表哥有孩子啊。

  心里这么想着,我连忙打开门跟了出去,发现果然是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光着脚丫背对着我。

  我看着他孤伶伶的背影,刚要追上去问个明白,却发现这孩子二话不说就顺着楼梯跑上了楼,我犹豫了许久才跟上去。

  来表哥家住了一个多月,我是第一次上这二楼,发现这层楼空荡荡的,只堆积着一些废弃的杂物。

  能引起我注意的就是角落里有个神龛,专门用来供奉神明的,这在信奉佛教的泰国里很常见,每个家庭里都会有这样的神龛。

  这时,神龛的旁边缓缓的站起来一个孩子,依旧是背对着我,看不清他的面庞。

  我暗想这个小家伙也太能躲了,居然躲到这里,于是我喊了一句。

  小孩听到我的声音,慢慢的转过头来,借着神位上微弱的烛光,我隐约能看清他的脸,是一张毫无血色的脸,眼睛不翼而飞,两个眼眶成了血窟窿,猩红色的嘴巴却在这时朝着我微微一笑。

  顿时我吓得魂飞魄散,嘴边大叫一声,想都没想就下了楼,只觉得自己浑身都绷紧着,过了一会我才清醒过来,想着刚才应该是自己的幻觉,肯定是自己看错了。

  想到这里,我也胆儿肥, 再次上了二楼,不过这次上来我却是小心翼翼的,蹑手蹑脚的靠近神位,直到确定这里什么都没有,我这才放下心来,但是神位下面有个柜子却让我注意到。

  鬼使神差的我拉开了抽屉,发现是个红布包着的东西,还有绳子绑得死死。

  我毫不犹豫的解开绳子,摊开一看原来一个小孩子的干尸,皱巴巴的成了一团,而且黑乎乎的,只用巴掌大小,最渗人的是它的两颗眼珠子被剜走了,只有两颗黑漆漆的凹进去眼窝。

  我只觉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赶忙把干尸包了回去,怕引起表哥的怀疑,我将东西放回原地。

  这时候楼下传来了动静,可能刚才我喊的那一声应该惊动了表哥他们,想到这里我赶忙轻手轻脚的回到了房间,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果然在我躺下不久,外面传来表哥和表嫂的脚步声,俩人上了二楼看了一圈,又跑了下来,确定一番之后才回房间。

  ……

  回忆到此结束。

  我整个人在被子里捂得严严实实的,发现自己浑身都在打颤,额头上不知不觉密布了冷汗。。。。。

  下意识的,我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发现自己不离身的玉坠,此时也不见了踪影。

  没有了五帝钱,也没有了阴阳伞,无异于手无寸铁了。

  说书灵为何会将我送到了这里?

  我到底要触发什么样的契机,才能回去?

  想到这,我在意识中呼唤了几声,没有得到任何的反应。

  看来波比也没有跟着来。

  又是孤身一人。

  这么一想,我再次把被子紧了紧,眼泪不争气就掉了下来,不知道舅公和阿瑶、姜霖他们现在如何了。

  是不是也像我一样,被拉入了陌生的时空当中?

  翌日,我佯装若无其事起了个早,谁也不知道,我并不是之前的我,在这个身体里,多了不一样的灵魂。

  经过一晚上的自我安慰,既来之则安之。

  现在被困在这个时空,要想着回到真正的现实世界,就必须在这个世界生存下来,弄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样或许还能有回去的机会。

  恰好今天没课,我寻思着便打算把周丽的事情给解决了,省的一直牵挂在心上。

  吃过早饭,我按照表哥给的地址去找刘显,地方也不远,都是这一带,不用怎么费劲就找到刘显。

  我站在洗浴中心的门口,看着风情万种的泰国妹子不停的撩拨着路过的人,心想着这里可是红灯区,也算是泰国的独有特色了,尤其曼谷是被誉为世界性都。

  在泰国是禁赌不禁色的,不说情色网站随便你登陆浏览,就连卖都是合法的,在泰国男多女少的情况下,不少男人都靠自己老婆出去卖养家的。

  我刚进到洗浴中心里面没几步, 就被一一个看场子的人给拦了下来,我立马报上了刘显的名字,那人问我找刘显做什么,我说找他想请个佛牌。

  那人打量了我一下,见我不像是来找茬的才带我进去,到了一处包厢,敲门几下才推开门。

  我看里面灯红酒绿的,群女人围着几个男人不断的扭动着身子,一边还脱下身上仅存的一件衣服,在一个男人身上不断的缠绕,引得其他几个男人不断吹口哨。

  这一幕,看得我顿时低下头,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显哥,有小妞找你。”那人说完就关上门离开了。

  片刻,一个浑身是纹身,脸上有个刀疤,长得五大十粗的寸头男人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不耐烦道:“小妞?找老子干什么,有屁快放!”

  男人操着一口浓厚的闽南腔,说话的同时眼睛还不停的往一边女人的胸前瞟去。

  “想找显哥你请个佛牌,是我表哥介绍我过来的。”我赶忙回答。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信息来自互联网,谨慎采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