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周易 都市小说 科技 人物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历史 健康 育儿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新冠病毒 都市信息 中美对话 影视新闻 南海 都市潜龙 拜登 疫苗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我喜欢你的信息素 第4章 打架

时间:2021/4/4 1:02:57 点击:

       路星辞一回来,段嘉衍又开始犯迷糊了。

  原本对方走后,那种踩在云端上的晕乎感已经散了大半。但路星辞一靠近,段嘉衍只觉得身体里像是有个开关,开关一按,他就想靠近路星辞。

  想起宋意以前一脸苍凉地告诉他,一看见班长,本能就让他特别想亲近对方,当时他还嘲笑宋意自控力低得一批。

  错了错了。

  段嘉衍并不喜欢这种失控的感觉,他从路星辞手里接过气味阻隔剂,犹豫片刻,还是飞快而小声地道了谢。

  这玩意儿的模样很像喷雾,他以前见宋意用过。段嘉衍把喷头对准自己一阵猛按,他自己闻不见信息素,只能问路星辞。

  “还有味道吗?”

  Omega的信息素逐渐被气味阻隔剂压制下去,宋意的阻隔剂是牛奶味的。路星辞看了看他:“应该没有了。”

  对方站得太远,段嘉衍不怎么放心。

  气味阻隔剂里似乎有镇定的成分,段嘉衍几乎喷了小半瓶,头也不晕了,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你站那么远,闻得到个啥?”段嘉衍一把扯开衣领,指着自己的腺体:“你过来仔细闻闻?”

  路星辞神情微妙地扫了他一眼。

  段嘉衍刚分化成Omega,对这些事情没什么自觉,路星辞却和他不同,一个Omega让Alpha闻自己的腺体,已经算是光明正大的邀请了。

  “没有味道了。”路星辞重复了一遍。

  见他这么肯定,段嘉衍也不坚持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率先推开门走出去。

  男厕外空无一人,段嘉衍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快要下课了。

  段嘉衍想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他把阻隔剂往路星辞手里一塞。

  “我去趟医院,你帮我把这个还给宋意吧。”段嘉衍嘀咕:“一看就是他的东西,小朋友,用的阻隔剂都一股奶味。”

  路星辞看着他,说到奶味那两个字时,段嘉衍自己先笑了声。

  这小子嘴上嘲笑人家,自己也不怎么成熟。

  “段嘉衍,”路星辞想了想,还是提醒他:“不要随便让别人闻你是什么味道。”

  段嘉衍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一中的保安认识段嘉衍,即使不是出校时间,也让他出了校门。段嘉衍打了一辆的士,去往中心医院。

  他没什么耐心等,给自己挂了个急诊。今天是工作日,这个时间段看病的人也不怎么多,很快就到了段嘉衍的号。

  给他看病的是一位女医生,段嘉衍简单向她阐述了自己的情况。对方询问了他的年龄和一些身体状况,随后问:“你是怎么发现自己可能是Omega的?”

  “我的一个同学,他闻到的。”

  女医生放在鼠标上的手顿了顿:“Alpha吗?”

  段嘉衍嗯了声。

  “那你同学人挺好的。”女医生开好单子:“你先缴费,然后做个检查。”

  段嘉衍有点莫名其妙,想起路星辞之前那句话,他隐约察觉到有什么不对。出了急诊室,他摸出手机找到了沈驰烈。

  沈驰烈和宋意都是他的初中同学,玩得很好,高中以后,沈驰烈去了四班。沈驰烈的性别是Alpha,当初宋意还开玩笑说他们三个刚好凑成ABO天团。

  段嘉衍发了条信息过去:

  [如果一个Omega让你闻他的味道,你觉得是什么意思?]

  沈驰烈大概刚好在玩手机,回得很快。

  [我觉得我的艳福来了。]

  段嘉衍隐隐约约感觉到了不对,发了一连串问号过去。看见沈驰烈的下一句回复,他脑子轰地一下炸开。

  [O让A闻味道,还能有什么意思。]

  [这不就是勾引?]

  ……

  段嘉衍在自助缴费机前一动不动,憋了好一会儿,耳根烧起来的热还没降下。

  他低低骂了一句。

  -

  当天晚上,段嘉衍拿到了自己的体检报告。

  数据显示,他体内的Omega激素已经超过了平均值,且有继续增长的趋势。

  他确实是个刚完成分化的Omega。

  医生也是第一次遇到他这种年龄才分化的Omega,又见这个男生一张好看的脸上神情复杂,惊讶过后,细心叮嘱了段嘉衍各类注意事项,并给他开了抑制剂和阻隔剂。

  医生提醒段嘉衍,他的个人信息登记要找时间改一下,把性别那栏从Beta改成Omega。

  段嘉衍回家时,刚好遇见要出门的付媛。

  付媛似乎有事要处理,她站在客厅里打电话,一向平静的面容透露出一丝焦灼:“……好,我一会儿就过来。”

  “妈。”段嘉衍喊了她一声:“这么晚,你要出门?”

  “小云又进医院了。”付媛道:“你贺叔叔已经在那边陪他了,这孩子体质不好,医生说要是能撑过十岁,以后情况就渐渐好起来了。你要是有空也去看看他,他那么喜欢你……”

  段嘉衍哦了一声。

  付媛说着说着,才想起现在应该是段嘉衍上晚自习的时间:“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我去做了个体检。”

  他把体检报告往付媛面前递了递,付媛看清楚体检结果,有些不敢相信地和段嘉衍对视一眼。

  “阿也,你……”她顿了顿:“你身体还好吗?有没有不适应?你自己能不能接受?”

  阿也是段嘉衍的小名。

  名字是小时候付媛替他取的,喊起来亲昵又上口。一连串的疑问,配合着女人脸上关切的神情,让段嘉衍的唇角翘起了一点。

  “我没事。”他反过来安慰她:“Omega和Beta也没什么区别。”

  付媛的眉头仍然皱着。

  她原本就觉得这孩子长得太好,偏偏性子又凌厉,是个Beta还不容易吃亏。

  没想到竟然分化晚了,还这么不巧地分化成了Omega。

  “你要是不介意,那还好。”她说:“得找个时间修改一下个人信息,我下周应该有空——”

  手机又响了起来。

  那边催的很急,付媛一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段嘉衍看出了她的为难:“不用了,我自己过几天去修改信息,或者让宋意陪我。你快去医院吧。”

  付媛点了点头,她背对着他在玄关穿鞋,段嘉衍装作不经意地问。

  “贺叔叔和贺云深现在到了宁城,你以后是不是要搬过去住?”

  付媛随口应了声:“贺叔叔在新环那边买了套房子,离一中也挺近的,等下个月我们就一起搬过去?”

  段嘉衍愣了愣。

  “阿也,你早点睡。”付媛开了门:“我今晚应该不回来了,你给自己上个闹钟,明天别迟到。”

  等她走后。

  段嘉衍看着紧闭的房门,自言自语道:“……可我不想和他们住,我只想和你住。”

  他的声音轻轻的,落在空旷宽阔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孤单。

  或许是因为刚分化,当天晚上,段嘉衍睡得不怎么好。

  他压根把闹钟这事忘在了大脑后,直接睡过了两节课。

  等段嘉衍到学校,大课间都快结束了,他刚在自己的位置坐下,旁边宋意来了一句。

  “兄弟,出大事了。”宋意放下一直在收信息的手机,看向段嘉衍:“杜许晨不知道抽什么风,硬要说昨天看见路星辞在学校和Omega乱搞,杜许晨说那个Omega可能没成年,还说路星辞强迫人家了,要真是强迫……那就算犯法了。”

  当今社会,ABO三种性别的比例大概为3:6:1。Omega天生娇贵,为了保护Omega的权益,法律对伤害Omega的行为都会严格追究。

  段嘉衍那点懒倦的睡意逐渐消失,他抬眸朝前看了看,路星辞的座位是空的。

  宋意听见段嘉衍问:“路星辞没跟你说吗?”

  “说什么?”

  段嘉衍见宋意一脸迷茫,确定了宋意真不知道昨天的气味阻隔剂是他用的。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当时只顾着去医院检查,没跟路星辞提过能不能把他是Omega的事情说出去。

  所以路星辞没告诉任何人。

  他这算是……被对方保护了?

  “他人呢?”

  “不知道,好像出去了。”

  段嘉衍哦了声,他站起来,朝体育班的方向走。

  十班在走廊的最左边,体育班在走廊的最右边,段嘉衍径直走到体育班的后门。

  杜许晨的座位就在这里。

  还没靠近,段嘉衍就听见杜许晨在跟人说笑,他们的声音很大。

  “路星辞这回真犯傻了,在学校就敢这么乱搞,他家就算再有本事,这事儿也不可能直接揭过去。”有男生跟旁边一个女生道:“你们Omega不是有个论坛吗?那个宁城的几大高校联合论坛,你把这事发上去啊。”

  女生有些犹豫。

  昨晚杜许晨还发了一条跟这事有关的朋友圈,今天早上起来,她就看见杜许晨把朋友圈删了,估计是怕被人抓着把柄。

  她也不想当这个出头鸟,女生答得模棱两可:“再等等吧,不是说还在查监控吗?”

  “等什么啊,全年级都知道他把人怼厕所了,老师都说了,那里面真有Omega的信息素残留。”杜许晨砸了咂嘴:“不过这事儿也不能全怪路星辞,你说那个Omega得有多浪啊,抑制剂不用,阻隔也不喷,不就等着被人上吗?”

  女生皱了皱眉,有点不乐意:“Omega有时候确实不能控制自己的信息素。你们就是这么想的?”

  杜许晨见她不高兴了,赶紧哄着:“我不是这个意思,Omega分很多种,你和那玩意儿不一样,他那种的……”

  他嬉皮笑脸比了个手势:“那叫欠操。”

  话音刚落,半掩着的后门被人一脚踹开。

  杜许晨的座位正对着后门,猝不及防被门板狠狠一撞,他整个人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在地上。

  他回头,正想问哪个傻逼开门用这么大力气,就对上了站在门边的段嘉衍。

  段嘉衍抓住他的T恤领,往前用力一拉,杜许晨被他从后门一下扯了出去。

  路星辞能拖动他就算了,段嘉衍一个Beta把他这么拖着走,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杜许晨觉得脸上没面子。

  段嘉衍见他挣扎得厉害,干脆放了手。

  一被放下,杜许晨立即破口大骂:

  “我操!段嘉衍你有疾病吧?!”

  段嘉衍从后门顺了个椅子,抄起来就往杜许晨头上砸。

  杜许晨愣了愣,直到脸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

  剧痛一下袭来,他才意识到自己流血了。

  所有人都看呆了。

  路星辞从办公室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面。

  段嘉衍随手把椅子丢在地上,他面朝着被打蒙了的杜许晨。

  男生一身的戾气,表情似笑非笑。

  “我就是你口中那个等着被人上的Omega。”段嘉衍对上杜许晨不可置信的神情,嗓音凉薄至极:“你看老子欠操吗?”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信息来自互联网,谨慎采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