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周易 都市小说 科技 人物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历史 健康 育儿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新冠病毒 都市信息 中美对话 影视新闻 南海 都市潜龙 拜登 疫苗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01章 鬼魂索命

时间:2021/4/5 1:44:18 点击:

       奈何我手上没有任何法器,束手无策,而且我的眼睛,也看不见他身上有任何怪异的黑气。

  这天傍晚,我们正在饭桌上吃饭,阿勇扒了几口饭突然扔下了筷子,像是小孩子也一样耍脾气,嘴里还蹦出一句:“你是不是你爱我了?”

  我听了立即懵了,反应过来又想笑,心里还有些毛毛的,这阿勇怕是真的中邪了。

  表哥听到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拍了拍阿勇的背,问他怎么了?

  阿勇立即把头扭过去对准表哥,二话不说就把桌上的汤一手端起来一把泼向表哥,嘴里还一边大骂:“你敢骗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幸好那碗汤放的时间久了不烫,不然表哥这下得去医院了,但是表哥被这么无缘无故泼了一头一脸,再也忍不住,就想出手揍他一顿,一旁的表嫂却死死的护住,表哥也只好作罢。

  这事之后,阿勇就一言不发,直到晚上的时候,他说他困了,我就扶着他先回房间睡觉。

  等我洗好澡的时候他已经呼呼大睡了。

  通常半夜,我都是有起来撒尿的习惯,这天半夜也不例外,我被尿憋醒来,却发现隔壁的阿勇已经不见了。

  我顿时就清醒了,阿勇就这么一条腿,能去哪里?

  我赶忙下床,刚想出去找他,却发现他正站在门后,张开双眼,整个人一动不动,眼睛死死地瞪着我。

  霎时,我被吓得差点没把尿憋住,然而阿勇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在房间里转悠了几圈,完全是无意识的,我反应过来,这是在梦游?

  这也不对啊,就算是梦游,阿勇条腿都断了,怎么可能会这样行走?

  但这又是我亲眼所见,不得不信,看到这里,我的心是一直七上八下的打着鼓,觉得这事太邪门了,让我想起曾经被造梦术支配的恐惧。

  心想着,难道这件事,也有些人在幕后作祟?

  然更邪门的事情这时发生了,阿勇不在房间转悠了,而是打开了衣柜子,从里面翻出一套连衣裙,我一看这裙子不是表嫂的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难不成是阿勇早就拿了放在这里的?

  阿勇却没管那么多, 脱下自己的衣服,手脚利落的换上了表嫂的裙子,穿好裙子之后,他朝着我微微笑,说:“你看我漂不漂亮?”

  说完,又从衣柜里翻出一个蕾丝文胸,就这么套在胸前,而他却拉起我的手,往他罩上摸了摸,嘴边还说:“你摸摸我这里,是不是很大呀!”

  他笑得很自然,动作肢体也很自然,仿佛他本身就是女的一样。

  只是这一抹笑,让我吓得没忍住叫了一声出来,阿勇听到我的叫声,整个人忽然一抖,就这么瘫在地上。

  也是这一声叫,把隔壁房间的表哥表嫂都引来了,看到我房间的一幕,问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不敢再隐瞒,把事情的始末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出去,包括阿勇嫖尸和发了横财的事情,完全没保留。

  表哥听后简直想一巴掌扇死我,骂我怎么不早点说?

  我缩了缩脖子,不敢还口。

  “那现在该怎么办。”我问。

  表哥没好气的瞪了我一眼,说:“还能怎么办,阿勇八成是被那个女尸给缠上了,那必须得找个懂行的人,这事你不用管了,我明天下午做完手头上的事就去找刘显。”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们如往常一样吃着早餐,阿勇一言不发的喝了碗粥。

  我正想问他要不要再来一碗,他却突然一只脚站了起来,操起手上的碗直接朝着对面的表哥砸了过去,表哥来不及躲,头顶上当时就被砸开了花,血流如注。

  阿勇砸了人还嘻嘻笑出声,嘴边嘀嘀咕咕说了句:“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的。”

  “妈了个逼的,狗娘养的小兔崽子!”表哥捂着头呲牙咧嘴骂道,不停流出来的血把他整张脸都染红了,一旁表嫂被吓懵了,愣愣看着这一幕,不知所措。

  我看到阿勇这时又拿起了一个盆,赶忙过去按住他,大叫着表嫂一起过来搭把手,两个人联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用麻绳把他绑了起来,栓在了门上。

  将阿勇处置好,我让表嫂先送表哥去医院处理伤口,而我则请假不去上课,今天上午就必须找到刘显,事情可拖不到下午了。

  虽然只是在一个可能是虚拟出来并不存在的平行时空,但是我不可能见死不救。

  直觉告诉我,这事并没有我看到的那么简单,这一切,都太真实,也太过凑巧。

  我按照上次表哥给的地址找到了那个会所,万幸的是刘显还在这里和女人鬼混,我看到他之后二话不说就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刘显听后不急不慢的点了点头,说:“哦?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那不得了,这不是佛牌能解决的事情,你得找个阿赞师父帮你们解决这件事。”

  我一听有路数,赶忙让他介绍人,他却撇了撇嘴,说:“小妹妹,懂不懂规矩?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说介绍就介绍的啊?不给点介绍费就想从我刘显嘴里扣出东西?想得到美!”

  我暗想这个刘显真是视钱如命,人命关天我也没犹豫,问他多少钱。

  好在表哥给我一部分应急所用的钱,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刘显搓了搓手说:“最少五千泰铢介绍费,至于请阿赞师父的费用你可以事成之后再给他钱。”

  人命要紧,我二话不说就给他转了过去,刘显收到钱之后才拿起电话,叽里呱啦用泰语和对方说了一通,就说事成了,待会那白衣阿赞就会去表哥家。

  刘显说这白衣阿赞虽然都是半路出家的,没有寺庙的龙婆那么高深,但是对付这些足够了,让我放心吧。

  我这才放下心的回去,前脚刚到家没多久,后脚那个刘显介绍的白衣阿赞也到了,我看着他下了车,连忙对他最了个双手合十的礼仪,他说叫他阿赞丰就行了。

  阿赞丰在屋子外面四处看了看表哥家,在刚刚要进门的时候,他却突然缩回了脚,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太晚了。

  太晚了?

  我没反应过来,问他怎么了,什么太晚了。

  阿赞丰看了我一眼,说:“没估算错的话,你朋友身上附着的怨灵应该死没多久,但是她死得很冤,死之前是饱含怨恨而死,所以怨气极深。”

  “她本是一个富家的千金小,为了男人掏心掏肺的,甚至把巨大财产都交到男人手上,但最后却被自己的男人拋弃,落得人财两空,最后她是自己,上吊死的,她怨气极大,不找到替身是不会罢休的。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中国都市信息报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信息来自互联网,谨慎采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