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娱乐综艺 >> 内容

解脱了!数据女工快乐“下岗” :脱粉就像戒掉烟瘾

时间:2021/9/16 7:24:59 点击:

       人均120个账号,完不成工作量会被踢出群;控评、打榜只为增加“凝聚力”……“清朗”行动改变了他们的日常脱粉就像戒掉烟瘾,数据女工快乐“下岗”

  “大家对流量明星的关注,越来越显眼了。”不久前,粉丝小佳喜欢的明星险些因舆论遭到平台“整改”,她说,其实这些年他们一直挺低调的,没想到还是受到了触动。“从暗到明,感觉要开始整治娱乐圈了。”

  中国都市信息报讯:近一个月来,由中央网信办部署开展的“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初见成效,一个个明星工作室、粉丝账号被微博禁言、关闭,曾经厮杀激烈、战绩无数的明星榜单被下架整改,在中国娱乐圈持续了多年的“流量”风暴与“饭圈”畸形文化,终于被重拳涤荡。

  而其中遭遇冲击最大的,无疑是饭圈的话语权主导者——粉丝。他们不再有渠道为明星无条件“氪金”(注:本是游戏用语,指支付费用。后被用于饭圈,指为明星花钱);控评(注:用统一文案控制评论画风和方向)、互撕、拉踩、引战的闹剧也只能就此作罢。

  很少参与反黑(注:举报有害评论、举报黑粉)、做数据的小佳,只是其中受到冲击较小的一拨儿人,但真正的“数据女工”和元老级粉丝们,又将如何面对自己无处安放的“爱”?他们又是如何应对这种变化的?

  A

  “数据女工”的日常

  “@所有人,有转净化博(注:发安利明星的图片、文字微博,净化微博超话里的负面新闻)的朋友,在自己微博搜‘IPAD’(注:粉丝间曾传闻,加IPAD四个字母会更容易被搜到)然后设置权限(注:删掉或隐藏)。”两周前,小白所在的数据组微信群、微博群突然发来紧急提示,群主要求粉丝们尽快清除“不良”内容,并对手中的微博号设置权限。

  在群消息被轮番轰炸之后,作为“群元老”的小白,首先开始清理微博群的内容,并艾特其他做任务的粉丝自清自查。那个微博群的第一条消息要追溯到2020年4月,是巨大的清理量。但在清理的某一瞬间,微博群突然显示不存在了。“当时我就傻了。”小白第一次感受到“清朗行动”的威力。

  其实之前,群里也有过类似“严查粉丝账号”的清理通知。直到日前一些粉丝工作室、粉丝账号被禁言,微博群轮番“炸”了好几个,粉丝变得人人自危。“消息清了好久!”小白发了几个哭泣的表情。“但那段时间人人都怕‘炸’号和对明星产生不好的影响,只能不得已清理了。”

  操控120个账号,有时宁愿花钱买数据

  小白是某一线演员L的粉丝,2018年开始踏上追星之旅。那段时间,L正陷在网络暴力之中。其间,小白参与了L的一场线下活动,他乐观地告诉台下粉丝,“大家一起走过去,相信我”,小白一下就被感动了。她开始频繁地刷微博,偶然间看到对方的数据组纳新,很激动地报名加入,从此开启了所谓“数据女工”的生活。

  进入数据组后,有粉丝手把手教新人。小白首先需要去某专门帮助粉丝做数据的网站购买微博白号。有两种可供选择,一种可改昵称和资料,另一种无昵称、无头像;两种号均两毛五一个,可应用于点赞、评论,但最主要还是轮播(注:轮流转发微博,即一个微博号多次转发某一条微博,或多个微博号轮流转发某一条微博,以达到增加该条微博热度的目的)。通常,一位新手“数据女工”需要购买约120个账号,每个账号一天可以无限转发明星某一条微博。如一次转发四五十条,过一个小时再转发四五十条,循环往复,为明星增加流量。

  这是2018年、2019年时,各大数据组最常用的“刷量”方法。那时,某明星通过微博发布一首歌,仅10天转发量就超过一亿次。直到幕后操盘的一个APP“星援”团队被抓获,该犯罪嫌疑人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625万余元。

  小白当时也是这个APP的用户,被封时她还有十几个小号在里面。“毕竟很容易刷量,一天几百上千条。”而如今,粉丝们只能人工手动转发。普通号,一天能转二三十次;粉丝500人以上的,空闲时一天能转上百条。虽然更累了,但谁也不想偷懒。“有时坐下来想想,宁愿花钱买数据,也不想天天盯着数据做。”

  完不成每日数据量,会被踢出群

  据记者了解,很多“顶流”的数据组会为“数据女工”设置KPI,每天必须完成固定数据量。如果没完成,会在群里被“善意提醒”;时间长了甚至会被踢出群。还有一些组里的粉丝会利用数据小号,给其他粉丝刷恶评,或者批量转发营销号,冒充他人粉丝引发骂战。小白的某个朋友是某顶流团体的粉丝,他们经常聊着聊着对方就消失了,后来一问,是去微博反黑、互撕了。“有时候看着真挺累的。”

  好在,小白所在的粉丝群并不崇尚内卷,更提倡快乐追星。“我们站子(数据组)没有硬性要求。做得好的,会有周边或者一些奖励;不做任务的,肯定会被移出站子,但如果宝妈或者学生党临时有事,也可以请假,停一段时间再回来做。”

  以小白的话来说,在粉丝群“打工”很好的一点,就是不像工作中会碰到上级对下级不耐烦或者爱搭不理。因为大家都是为喜欢的明星奉献爱,只要有空,就会相互交流,没有一个人会嫌累。做不来也可以直接说,大不了退组,但认识的朋友们还是可以一起开心聊喜欢的明星。

  被裹挟的“爱”

  和小白不同,小C无疑是幸运的。在“清朗行动”前,她便提早脱离了自己钟爱多年的明星。小C是在25岁开始追星的,因一档节目喜欢上了一位艺人。那时她还年轻,满怀热情地想为对方多做一点儿事,于是在后援会会长姐姐的带领下,很快进入了粉丝的管理层。随后的十多年中,小C陪伴着他,一步步从新人走到顶流的位置,见证了饭圈近十年的风云变幻。

  控评、打榜,是饭圈“团建”

  小C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刚进入饭圈时,有个媒体刊发了一篇对她喜欢的明星不太友好的报道。当时会长鼓动所有粉丝去打该媒体电话投诉,“一定要不分昼夜地打”。还是饭圈新人的小C也打了,并且坚持要得到一个回复。但最后什么也没有。会长曾和她私聊,其实粉丝们早就知道什么回复都不会有,但通过打电话可以培养粉丝的凝聚力。“打榜、互撕、维权等所谓的‘饭圈团建’,都是出于同一个目的。”

  就这样,此后十余年,小C一路从新粉爬升至老粉;从单纯的“为爱发电”,到后来大规模组织粉丝们一起做所谓的“饭圈建设”。但她很少控评、打榜,总觉得营销号买热评,逼着粉丝控评是个畸形又无聊的行为,“但身处游戏规则中,这些事情多多少少是不可避免的。”

  小C喜欢的明星这两年曾有一些争议性新闻。起初,她曾认为人都是不完美的,都有负面。但对方在应对方式上,却一次次让她感到失望。而且作为一名事业粉,这几年其因名利双收,财务自由后,事业上明显变得倦怠。“这是他的选择,我无话可说,但我只能说再见。”小C直白地说,“世上哪有那么多超凡脱俗的艺人,都是勤勤恳恳的普通人。但太轻易得来的名利,确实会毁掉一个意志不坚定的普通人。”

  脱粉就像戒烟瘾,解脱了

  同样催促小C尽快离开饭圈的,还有愈发失控的饭圈文化。小C自认为是后援会的“隐藏懒人”,每天大概也就花四个小时处理饭圈的事情,但依然身心俱疲:“主要是为了他的前途和事业,每天都非常焦虑。他今年有没有新作品要上?有没有演唱会和巡演?有没有营销号在黑他?”这些繁杂的担忧,十余年来每天都在折磨着小C的神经。

  即便“为爱发电”的生活已经如此煎熬,后援会会长还是莫名其妙地出台了一些强制措施,逼得管理组每天要消耗九个小时处理后援会的工作。那段日子,小C的负面情绪远远大于正面,每天要处理很多对他没有一点儿帮助的事;一旦爆发舆论危机,粉丝还会叫嚣后援会交出管理者账号。“这么折腾,我实在受不了。”

  在经历一段极为痛苦、折磨的日子后,小C决定“脱粉”。她形容脱粉的过程,很痛苦,就像“戒掉烟瘾”。但离开后援会后,小C竟从没感受到空虚,“解脱了!之前太苦,完全没享受到快乐。”小C如今可以坦然地自嘲。

  C

  “被步入”人生正轨

  虽然粉丝们的追星经历各不相同,但“清朗行动”后,大部分人的生活,却不约而同“被步入”到应有的正轨上。

  在小白此前的生活中,除了学习和实习,其他时间都用来追星。早起就签个到,发几条微博;午休、下班路上,也要继续“工作”。“站子(数据组)纳新需要审核,还要教新人。数据的话,拿上手机,不知不觉地就做了。”

  而如今,数据群被“炸”,榜单下架,但凡发表过度的追星言论就会被“追踪”,小白的感受却是“轻松自在哈哈哈”。偶尔微信群里发了明星的微博,大家看见了就做下,但群主也不会再天天艾特大家做这做那。腾出来的时间,小白可以去忙生活中的琐事,也有了更多时间追剧、看小说、聊天。“就是心理负担没那么重了,不用天天想着赚积分、送积分;每次刷微博也不用必须进粉丝群做任务了。”

  小白的微博、微信提醒也安静了许多。之前,她的微信群分为签到聊天群和单独的私聊小群。小群里都是志同道合的粉丝小伙伴,大家不做数据,不反黑,话题也不限饭圈,会聊明星八卦,聊热播的电视剧,也会聊生活中的事情。但最近几天,不少签到群没事情做了,群主干脆把“XX签到聊天群”改成了“XX聊天群”。

  大家彼此讲话都客气了不少

  小佳所在的粉丝群,一直比较低调。但“清朗行动”后,大家更注重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在评论或发微博时,都会反复检查;看到一些不好的言论准备骂回去的时候,都会默念自己喜欢的明星的名字,“一定要像他一样,不能变成自己讨厌的人。”而在小佳的观察中,饭圈大部分粉丝,也比之前讲话客气了不少,“没有人想被抓典型,大家的承受能力都强了很多。不像以前,一点点事就会爆发一场战争。”

  但在小佳看来,除了大环境影响外,也源于年龄增长。很多粉丝都面临从学生党变成工作党,生活上更繁忙,做日常数据的时间就相对少了。她也一样,如今更想用关注作品以及做公益的方式“发电”,同时“我觉得挺有趣的,有时我碰到好吃的,或者想吃什么不能吃,就会给他(她喜欢的明星)发私信,或者评论里说让他帮我去吃,四舍五入就是我也吃过啦!”

  少了仇恨,看“对家”不再苛刻

  而小C为了更快地治愈脱粉的“情伤”,这半年找了一个新墙头——一位二三流的普通艺人。此次追星,小C做了不少改变——不再真情实感地担忧对方工作,也不再投入到所谓打榜、应援、厮杀团队的活动中。每天只是看看他的开工抖音和帅图,晚上刷刷微博物料。

  她现在喜欢的明星非常努力,粉丝心态也比较“随缘”,“现在我的饭圈里没有控评、打榜,每个人都过好自己的生活。”

  虽然偶尔看到对方的后援会没什么执行力,小C也曾考虑要不要进去帮忙,但想到之前十几年追星之路实在太累,不想再为别人的人生,真情实感地焦虑了。“现在想来,过去好像是有点儿大病。虽然我现在每天也在看娱乐圈相关内容,但没了那种压力和折磨。好快乐!变成吃瓜群众后,对以前的‘对家’也没那么苛刻了,少了很多戾气,也没那么多仇恨,能欣赏到每个人的过人之处。”

  粉丝呼声

  平台作为始作俑者,更应加强自纠

  “清朗行动”成效显著,小C也更乐于看到饭圈的变化。例如,过去她最熟悉的各类榜单被取消,小C直接松了一口气。“(参与)那些根本无关紧要的榜单,我们都是被迫的。但被内卷进这些机制中,不得不耗人耗财耗时间去做,现在大家都老实了,也不用再担心‘对家’了。”但她同时认为管控得还不够,“饭圈其实就是平台想要流量而养出来的蛊。所以不能只盯着饭圈本身,平台作为始作俑者需要更强力度的检查和自纠。”

  小C的生活重心回到自己身上后,事业也达到一个新的小高峰。虽然很疲惫,但她知道,生活中收获到的,都是自己的。小C形容脱粉前后的追星经历:“就像两桶水,之前我是高桶,他是低桶,我需要一直往他那里输出我的能量,终究会空。”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