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信息 >> 内容

女子推倒性骚扰的醉酒男致其死亡,检方:不起诉!法院:正当防卫

时间:2022/1/28 8:57:43 点击:

     中国都市信息网讯:记者 朱红艳 2020年5月一个深夜,在回家路上,广西的潘女士多次遭遇同行男子的强行搂抱。男子姓王,当天喝了酒,当他再一次被潘女士女士推开后,跌倒在地,昏迷13天后抢救无效身亡。
  潘女士时年47岁。事情发生后,她先是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调查了一年多,之后又被王某家属索赔87万元。

图:女子推倒性骚扰的醉酒男致其死亡,检方:不起诉!法院:正当防卫

      潘女士的代理律师向潇湘晨报记者透露,王某家属认为是潘女士主动邀约王某一起走,说明其对王某不反感。但“两人只是普通朋友关系,都住在一个镇上,事发当天是一起去其他朋友家吃了饭喝了酒。”
  该律师透露。那段时间,潘女士的人生是灰暗的,她背负着非常沉重的心理压力,整晚整晚睡不着。她主动给了男方家属1万余元,对方嫌少,她表示可以给5万元,但对方还是嫌少。“她一直认为自己没错,但是对方家属不这样认为。”
  到底潘女士是否构成犯罪或存在过错?近日,广西壮族自治区象州县人民法院的一份民事判决书给出了答案。判决书显示,象州县人民检察院此前对潘女士作出了不起诉决定,而法院在民事诉讼中驳回了王某家属的赔偿诉求,认定潘女士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
  酒后性骚扰被推倒,昏迷13天后死亡
  事情发生在2020年5月27日22时许,在广西象州,酒后的潘女士与王某一同沿着355国道走往罗秀镇回家。
  潘女士的代理律师告诉潇湘晨报记者,当时是潘女士邀王某一同走的,两个人是朋友,只是恰好家都在罗秀镇上。
  但是这一路上,王某在醉酒情况下多次强行对潘女士实施搂抱、亲吻,期间潘女士均予以反抗并用手推开了王某。判决书显示,当潘女士与王某行至罗秀镇附近公路时,王某再次对潘女士强行搂抱,也再一次被潘女士用手推开。这一次,王某被推开后直接仰倒跌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潘女士打电话喊人来到现场,王某被送到了罗秀镇卫生院治疗,因伤情严重又转院至象州县人民医院治疗。2020年6月9日,象州县人民医院出具《疾病证明书》,载明王某因“发现昏迷2小时”于2020年5月28日入院,诊断意见为颅脑损伤、脑疝、颅骨骨折等,王某住院医疗费5.4万元,其中潘女士代支付1万元。同日,在抢救13天后,王某抢救无效死亡。经鉴定,王某符合跌倒头枕部着地导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
  曾涉嫌刑事犯罪被调查1年多,被死者家属索赔87万
  在王某去世之前,2020年6月4日,他的儿子曾经前往象州县公安局罗秀派出所报案,称其父王某于2020年5月27日晚上酒后在象州县附近公路上跌倒昏迷不醒。同日,2020年6月4日,潘女士到派出所自首。
  此后,潘女士涉嫌刑事犯罪被调查,直到1年多时间过去,她才彻底证明清白。
  潘女士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被立案调查后,2020年8月10日,象州县公安局以潘女士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向象州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2020年9月16日,象州县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认为潘女士在遭到王某多次猥亵侵犯的情况下,出于本能反抗将王某推开,导致其跌倒死亡的后果,但该后果是由于当时潘女士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潘女士的行为不是犯罪。
  王某家属不服,向来宾市人民检察院申诉。潇湘晨报记者注意到,上述不起诉决定之后被象州县人民检察院撤销。
  2021年6月17日,来宾市人民检察院以象州县人民检察院已撤销上述不起诉决定为由,决定终止办理。
  直到2021年7月30日,象州县人民检察院再次作出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潘女士作不起诉处理。
  此事之后,王某的家属以潘女士拒不道歉和赔偿为由提起民事诉讼,要求潘女士赔偿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共计87万余元。
  对此,潘女士的代理律师向潇湘晨报(报料微信:xxcbbaoliao)记者透露,这件事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对潘女士的心理上产生了很大的负面影响,她很多天都睡不了觉。对方王某的家属觉得她有过错,觉得是她主动提出和王某一起走的,以此为由认为她不排斥王某。“其实潘女士和王某就是朋友,事发时是一起去其他朋友家吃了饭喝了酒。事后,潘女士主动给了王某家属一两万元,对方嫌少,潘女士又说给五万元,对方还是嫌少,所以对方就去申诉了。但对于王某家属提出的80余万元的索赔,潘女士觉得太多了,她一直都是觉得自己没有过错的 不该给这个钱。”
  在该案庭审时,潘女士与其代理律师辩称,潘女士的行为是正当防卫,依法不应该承担民事责任。
  法院:遭遇性骚扰,推倒行为构成正当防卫
  到底潘女士是否应该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潘女士的代理律师向潇湘晨报记者透露,由于事发当时没有监控录像,该案事实基本来源于潘女士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陈述。
  对此,广西壮族自治区象州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中,王某违背潘女士的意愿,对潘女士实施搂抱、亲吻的行为,构成对潘女士的性骚扰。王某家属表示,潘女士用电车搭王某、主动要求跟王某一起回家,可以看出潘女士对王某不反感,主张王某的行为不是对潘女士的骚扰,一审法院不予采信。
  潘女士推开王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一审法院认为,所谓正当防卫,是指行为人为了保护社会公共利益、自身或者他人的合法权益免受正在进行的紧迫侵害,针对这一非法侵害采取必要措施,在必要限度内采取的防卫措施。本案中,王某违背潘女士的意愿,对潘女士实施搂抱、亲吻等不法侵害,不法加害正在进行且具有现实紧迫性,潘女士出于本能推开王某以保护自己的身体权不受侵害,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其行为构成民法上的正当防卫。潘女士出于保护自己身体的本能推开王某,没有伤害王某的故意,该行为未超过必要的限度,且王某跌倒后及时求助他人进行救助,与其管理和控制能力相适应,故潘女士的行为没有构成防卫过当。
  王某从被送到卫生院进行救治至送到象州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王某家属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潘女士隐瞒其推倒王某的事实导致王某没有得到及时对症治疗,从而导致王某的死亡,故潘女士在事故发生后几天才到公安机关投案与王某的死亡不具有因果关系。
  综上,王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其在醉酒情况下强行对潘女士实施骚扰行为,结合行为时的具体情况,潘女士出于本能推开王某符合人之常情。但王某跌倒导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的后果超出正常人的认知范围,苛求潘女士对该难以预见的后果承担高度注意义务,有悖常理,亦无法律规定,本案证据证明潘女士的行为未超出必要限度,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应承担民事责任。一审驳回了王某家属的诉讼请求。
  潇湘晨报记者从潘女士代理律师处获悉,该案一审判决之后,当事双方均接受了判决结果,王某的家属也没有提出上诉了。(链接地址:https://view.inews.qq.com/a/20220124A05O7Z00?tbkt=J&uid=)
  潇湘晨报记者周凌如 实习生王羽欣
  附:王某、韦某等与潘某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民事一审民事判决书
  广西壮族自治区象州县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21)桂1322民初1397号
  原告:王某,女,1992年9月13日出生,壮族,户籍地象州县,现住象州县,系受害人王某某之女。
  原告:韦某,女,1945年6月10日出生,壮族,住象州县,系受害人王某某之继母。
  原告:王某2,男,1969年6月20日出生,壮族,住象州县,系受害人王某某之胞兄。
  原告:王某3,女,1976年7月1日出生,壮族,住柳州市鱼峰区,系受害人王某某之胞妹。
  四原告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覃旭高,广西至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潘某,女,1973年10月15日出生,壮族,户籍地象州县,现住象州县。
  委托诉讼代理人:谢金灼,广西安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王某、韦某、王某2、王某3与被告某生命权纠纷一案,本院于2021年8月3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某、王某3及四原告的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覃旭高,被告潘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谢金灼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某、韦某、王某2、王某3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一、判令被告向原告支付赔偿金873167.69元(其中,死亡赔偿金717180元,丧葬费43056元,医疗费44805.6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34845元,护理费1981.09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300元,精神抚慰金30000元);二、判令被告负担本案诉讼费。事实与理由:原告王某、韦某、王某2、王某3系受害人王某某的女儿,受害人王某某父亲王某4于2020年11月15日去世,原告韦某系王某4配偶、受害人王某某继母,原告王某2系王某4儿子,原告王某3系王某4女儿。2020年5月27日晚22时许,被告跟随受害人王某某从象州县罗秀镇往象州县方向沿公路边行走,当行至途中厂房附近时,被告将受害人王某某推倒,致某某严重颅脑损伤,随后,王某某被他人送往医院抢救。2020年6月9日,受害人王某某因抢救无效死亡。根据我国法律规定,被告应当向原告赔偿如下各项损失:1、死亡赔偿金:35859元/年×20年=717180元;2、丧葬费:7176元/月×6个月=43056元;3、医疗费:44805.6元(总54805.6元减去被告已支付10000元);4、被抚养人生活费:20907元/年×5年×1/3=34845元;5、护理费:55623元/年÷365天/年×13天=1981.09元;6、住院伙食补助费:100元/天×13天=1300元;7、精神抚慰金:30000元。以上七项共计873167.69元。事发至今,被告拒不向原告赔偿损失,也不向原告表示道歉。为此,原告诉至法院,诉请如前。
  被告潘某辩称,一、对原告方诉请的各项赔偿损失计算没有异议,但是因被告方没有过错,不应承担精神抚慰金30,000元,且该主张赔偿过高;二、因被告是正当防卫,依法不应该承担民事责任,请法庭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本案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王某某与被告潘某某均居住。原告王某系王某某的女儿,王某4系王某某的父亲,原告韦某系王某某的继母。王某某于2020年11月5日去世。原告王某2系王某某的胞弟,原告王某3系王某某的胞妹。
  2020年5月27日晚上22时许,潘某与王某某(外号“小帅”)酒后从象州县罗秀镇家出来后,沿355国道一起走往罗秀镇回家。途中,王某某在醉酒情况下多次强行对潘某实施搂抱、亲吻,期间潘某均予以反抗并用手推开王某某。当二人行至罗秀镇附近公路时,王某某再次对潘某某强行搂抱,被潘某用手推开。王某某被推开后直接仰倒跌在地上,昏迷不醒。后潘某打电话喊等人来到现场,并由开车送王某某到罗秀镇卫生院治疗,因伤情严重又转院至象州县人民医院治疗。2020年6月4日,王某到象州县公安局罗秀派出所报案,称其父王某某于2020年5月27日晚上酒后在象州县附近公路上跌倒昏迷不醒。2020年6月4日,潘某到象州县公安局罗秀派出所自首。2020年6月9日,象州县人民医院出具《疾病证明书》,载明王某某因“发现昏迷2小时”于2020年5月28日0时10分入院,诊断意见:1.颅脑损伤;1)脑疝2)脑挫伤并出血3)蛛网膜下腔出血4)硬膜下血肿5)颅骨骨折,2.头皮挫伤,3.电解质紊乱,4.社区获得性肺炎。建议继续治疗。王某某住院医疗费54805.60元,其中潘某代支付10000元。2020年6月9日,象州县人民医院出具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证明王某某于2020年6月9日死亡。2020年6月11日,逝者王某某在柳州市殡仪馆火化。2020年7月8日,南宁市中一司法鉴定所出具鉴定意见:被鉴定人王某某符合跌倒头枕部着地导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2020年8月10日,象州县公安局以潘某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向象州县人民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2020年9月16日,象州县人民检察院作出象检公刑不诉(2020)40号不起诉决定书,以潘某在遭到王某某多次猥亵侵犯的情况下,出于本能反抗将王某某推开导致其跌倒死亡的后果,但该后果是由于当时潘某不能预见的原因所引起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十六条的规定(法律君注:不可抗力与意外事件),潘某的行为不是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十六条第(六)款之规定(法律君注:其他法律规定免予追究刑事责任),决定对潘某不起诉。王某某家属不服,向来宾市人民检察院申诉。2021年6月17日,来宾市人民检察院以象州县人民检察院已撤销象检公刑不诉(2020)40号不起诉决定,决定终止办理。2021年7月30日,象州县人民检察院作出象检公刑不诉(2021)Z9号不起诉决定书,决定对潘某作不起诉处理。
  本院认为,由于本案事件发生于王某某与被告潘某两人相处时间段,无其他第三人知晓当时情况,本案事实基本来源于被告潘某在公安机关、检察机关的陈述,原告作为王某某的近亲属,以被告潘某承认推倒王某某的陈述作为证据诉请其对王某某的死亡承担侵权赔偿责任,故根据一般侵权责任的构成要件及双方诉辩主张,本案审查的重点问题是被告潘某行为的定性、被告潘某的行为与王某某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具备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首先,王某某对被告潘某某实施搂抱、亲吻的行为定性。《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四十条规定,禁止对妇女实施性骚扰。《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一十条规定,违背他人意愿,以言语、文字、图像、肢体行为等方式对他人实施性骚扰的,构成性骚扰行为。本案中,王某某违背潘某的意愿,对潘某实施搂抱、亲吻的行为,构成对潘某的性骚扰。王某某家属以潘某用电车搭王某某和主动要求跟王某某一起回家,可以看出潘某对王某某不反感,主张王某某的行为不是对潘某的骚扰,本院不予采信。
  其次,潘某推开王某某的行为是否构成正当防卫或防卫过当。所谓正当防卫,是指行为人为了保护社会公共利益、自身或者他人的合法权益免受正在进行的紧迫侵害,针对这一非法侵害采取必要措施,在必要限度内采取的防卫措施。构成正当防卫必须满足以下条件:(1)必须有侵害的事实;(2)不法侵害正在进行且具有现实紧迫性;(3)须以合法防卫为目的;(4)防卫须对加害人本人实行;(5)防卫不能超过必要限度。本案中,王某某违背潘某的意愿,对潘某实施搂抱、亲吻等不法侵害,不法加害正在进行且具有现实紧迫性,潘某出于本能推开王某某以保护自己的身体权不受侵害,符合正当防卫的条件,其行为构成民法上的正当防卫。潘某出于保护自己身体的本能推开王某某,没有伤害王某某的故意,该行为未超过必要的限度,且王某某跌倒后及时求助他人进行救助,与其管理和控制能力相适应,故潘某某的行为没有构成防卫过当。
  第三,潘某隐瞒其推倒王某某的事实与王某某的死亡是否具有因果关系。王某某从被送到罗秀卫生院进行救治至送到象州县人民医院进行救治,原告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潘某隐瞒其推倒王某某的事实导致王某某没有得到及时对症治疗,从而导致王某某的死亡,故潘某在事故发生后几天才到公安机关投案与王某某的死亡不具有因果关系。
  综上,王某某的死亡固然令人痛惜,但其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其在醉酒情况下强行对潘某实施骚扰行为,结合行为时的具体情况,潘某出于本能推开王某某符合人之常情。但王某某跌倒导致严重颅脑损伤死亡的后果超出正常人的认知范围,苛求潘某对该难以预见的后果承担高度注意义务,有悖常理,亦无法律规定,本案证据证明被告潘某的行为未超出必要限度,属于正当防卫,依法不应承担民事责任,故本院对原告诉请被告向原告支付赔偿金873,167.69元的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千零一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时间效力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之规定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王某、韦某、王某2、王某3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12,532元,减半收取6,266元,由原告王某、韦某、王某2、王某3负担(已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来宾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员 区禹泉
  二〇二一年十一月十九日
  法官助理 韦军生
  书 记 员 李琳凤
  北京京师律所刑事辩护律师丁海洋:
  首先,检察机关做出不起诉的决定及理由是正确的。潘女士在遭到王某多次猥亵侵犯的情况下,出于本能反抗将王某推开,这是无可厚非的,反抗行为没有超过必要限度。当时的情况下,要求潘女士预见到王某死亡的后果是不现实的。次节事实的认定,是理性的、合法的。民法中,对正当防卫的认定要比刑法宽松很多,民事判决也无可厚非。当然,王某死亡的结果令人遗憾,但潘某并无法律意义上的过错。
  其次,该案的处理,充分体现了刑法的歉抑性和人文关怀,对实施正当防卫者没有过于苛责,案件处理结果具有正面的价值导向,对司法实践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
  微博知名博主@蔡雅奇刑法:广西#推倒性骚扰男子致其死亡被认定正当防卫# 案,是一个非常值得肯定、值得点赞的判例。虽然正当防卫的判决数量并不多见,但每一起正当防卫的判决,起码都体现了法官的担当,是一个积极的风向标,具有极强的示范意义和效果。
  微博知名博主@刑法车润海:#推倒性骚扰男子致其死亡被认定正当防卫#这个判决值得点赞。推倒性骚扰者的防卫手段不会明显超过必要限度,即使造成重大损害(如死亡),也构成正当防卫。本案属于质不过当,量过当,属于经典的正当防卫案。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