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首页 国内 国际 军事 都市 港澳台 体育 娱乐 艺术 教育 影视 旅游 文化 奇闻 周易 都市小说 历史 人物 科技
民生 维权 企业 调查 政法 曝光台 财经 房产 汽车 环保 证券 时尚 书画 健康 育儿 都市情感 食品 手机 游戏
热门搜索:姜映吟 何闽旭 建国门枪击案 中南海的枪声 夫人别躲了 北京枪击案 北京警卫二师被撤销原因 何闽旭到底死亡了吗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内容

潮流艺术会是市场的“一剂猛药”吗

时间:2020-06-02 16:26:39 点击:

  核心提示:中国都市信息报讯:自潮流艺术家去年在拍场屡创天价之后,业内观察人士曾预计2020年的潮流艺术将水涨船高。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潮流艺术作品在冷市场之下的网拍平台依然有热度——艺典中国应景地推出了“6.1潮流玩家派对”拍场...
    中国都市信息报讯:自潮流艺术家去年在拍场屡创天价之后,业内观察人士曾预计2020年的潮流艺术将水涨船高。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潮流艺术作品在冷市场之下的网拍平台依然有热度——艺典中国应景地推出了“6.1潮流玩家派对”拍场,贩售“大儿童”喜爱的作品;而在刚结束的嘉德第十七期网拍中,潮玩艺术专场以62万成交,与中国当代绘画版块成绩相当,超过了齐派书画、瓷器等专场。潮流艺术展也成为一些机构的重启首展:如“REVIVE IN ART在艺术中复苏”正在华熙国际北京时代美术馆展出。在业界人士看来,虽然潮流艺术是“中国制造”的概念,但眼下国内新藏家追捧的仍是国外艺术家IP,本土潮流将有很大的市场空间;潮流艺术的运作模式也将改变画廊代理的传统机制,带起更广的艺术消费市场。

冷市场里的抢手货

在嘉德第十七期网络拍卖的潮玩艺术版块中,一件《机器版未来哆啦A梦》丝网版画以17250元成交。构得艺术商店相关负责人称,这件作品来自之前店中的藏家送拍,拍卖价高出先前数倍。

据构得艺术负责人介绍,疫情期间的生意依旧忙碌,“由于电商和直播等线上版块工作量加大,我们目前还需要招聘新媒体运营人员。六一节前后,充满童心的作品也是主推的礼物。”

对此,主营潮流艺术品的电商平台艺团儿创始人米地也有同感。米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传统画廊、艺术机构经历闭馆困境以来,紧扣商业的潮流艺术品却依然是抢手货——KAWS在网上发售的最新限量茶杯也是“一秒没”。

虽然已经是艺术市场上频出风头的抢手货,但目前为止“潮流艺术”这一名词并没有一个专业的解释和定位,国际语境中也没有相对应的英文翻译。在艺评人王晶晶看来,当下一些不能被归于美术史中的各种新锐风格,并且具有很强的商业、消费属性的作品是潮流艺术的范畴。也有评论家将其概括为“与潮流文化,时尚,媒体传播,以及当代人生活紧密相关的,可供大众消费的艺术的统称”。

“买家多在25岁至40岁区间。”米地认为,潮流艺术的藏家有别于喜好古董、文玩的父母辈藏家。“他们不问作品的来龙去脉和背后承载的历史文化,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图式,或是具有童心的怀旧元素,都愿意出手购买。”90后藏家王先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潮流艺术作品价格不高,限量品价格从千元至万元都有。收藏圈子里以收入中上的年轻人为主,也不算是太富裕的阶层——那些人可能会去买艺术家原作或玩车了。”

在当下艺术市场的“复元期”,这一“中国制造”,但又人尽皆知的新概念也正在成为夏季热点。北京商报记者看到,“REVIVE IN ART在艺术中复苏”、“众神吃蕉”潮流艺术展正在华熙国际北京时代美术馆与北京靠边走艺术空间展出。六月下旬,HWE 2020潮玩造物节等活动也将在朝阳规划艺术馆举办。

两种“游戏规则”

在业界人士看来,与主流的传统艺术相比,潮流艺术属于另一个圈层,其间的“壁垒”不言而喻。

青年艺术家王加加正在798艺术区Spurs画廊举办个展。据了解,王加加毕业于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作品中充满卡漫、涂鸦的元素。向北京商报记者谈及潮流艺术时,王加加却表示自己仍是传统派:“在作品衍生方面,我会和周边一些服装设计师朋友做一些小范围的设计,但不是很成规模的做法。受家庭教育影响,还是在坚守传统的创作、画廊合作模式。”王加加表示,受到疫情影响,原本说好要来看展的国外藏家无法前来,对作品的销售也会产生影响。

对于“潮流”所向,艺术家周轶伦的更进一步——在2012年就推出了个人独立设计品牌R3PM3。但对于潮流艺术,周轶伦表示自己也不完全是同道中人:“潮流意识的商业前景是很好的,但是要成气候,背后仍需要商业团队以及许多人一起来做,以工作室的形式展开。”

一些艺术家对潮流艺术“保持距离”态度,体现了传统画廊代理的模式与潮流艺术品“游戏规则”的大相径庭。包括米地在内的多位潮流艺术经营者告诉记者,在潮流艺术的发展过程中,画廊的角色前所未有地被边缘化了。销售渠道和整个市场的逻辑跟之前完全不同。以前艺术家倚靠画廊,通过办展卖画。现在是艺术家掌握着自己的作品IP,通过Instagram等社交网络宣传、发售、品牌授权;艺术家也不再是单打独斗,工作室团队各司其职,有人甚至擅长市场调查与数据分析,像互联网公司一样想方设法为艺术家吸引来越来越多的忠实粉丝。而这也是潮流艺术在疫情期间能够依然坚挺的原因。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开在商场中的潮店、艺术商店、专门店也都是销售潮流艺术品的平台,一定程度上扮演了画廊的作用。两种模式之下也存在两种声音的分歧——有传统严肃艺术从业者质疑潮流艺术缺失学术性,而潮流艺术圈有人认为传统艺术过于小众,脱离生活。

本土潮流的想象空间

对于严肃纯艺作品与潮流艺术作品各占据多少市场份额的问题,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两三年内潮流艺术将有很大的超越。

“KAWS的一幅原作已经于去年上亿,通常的原作也在数百万元,面向的是少数顶级藏家。同时,他的潮流艺术限量作品相当于一种价格拆解,如限量1000张版画,每个2000元,总价也等同于200万元的原作。随着市场的调整,顶级藏家可能越来越少,但是年轻的新藏家正在增长。”米地指出。王晶晶补充到,“KAWS与优衣库的联名T恤一次能够卖出超40万件,这也算大众为潮流艺术买单。”

虽然有玩家与潜在受众数量众多,但值得关注的是,经得住市场检验的潮流艺术家仍旧是少数,国内艺术家影响力更是微乎其微。在嘉德第十七期网拍的潮玩艺术专场中可以看到,37件拍品,仅有一件出自本土艺术家陈飞之手,其余都是村上隆、KAWS、Daniel Arsham等国际知名创作者。在周轶伦看来,“目前具有国际影响力的大IP创作者不超过50人,这其中并没有国内艺术家的身影。国内藏家手中的潮玩升值‘硬通货’也都是国际艺术家的经典之作。”在业界人士看来,国内潮流艺术家的号召力目前还属于“轻量级”。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眼下传统画廊与当代知名艺术家也出现了结合“潮流”的趋势,“次元壁垒”也在逐步突破。一些曾经主打学术的画廊机构,也正在更重视网红效应。部分机构甚至直接转型——创立于2017年的龙涎香艺术画廊曾经坐落于798艺术区,在去年更名WK gallery迁至北新桥街道,主营潮流艺术。知名艺术家赵赵还创办有自己的潮流品牌——305,与VANS合作了鼠年生肖联名款。在王晶晶看来,“‘本土潮流’在创作与消费层面将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同时她提示,由于是潮流的风向易变,在流行热度消退后,作品可能随之贬值;潮流艺术市场虽广,但收藏与经营也非想象得那么简单。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页面右边大广告
本类固顶
  • 没有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刊登广告 | 在线留言 | 招贤纳士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加盟 | 版权所有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检查徽标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徽标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徽标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徽标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信息来自互联网,谨慎采用!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社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 禁止使用

    京ICP备:15914013号
  • 技术支持:中国都市信息报社网络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