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频道 >> 内容

新冠肺炎疫情石家庄小果庄人撤了,动物呢?

时间:2021/1/27 5:12:52 点击:

     都市信息中国都市信息报讯: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农村地区的第一次流行,带来了一些显然有别于城市的场景:在石家庄本轮疫情的核心地带,藁城区的小果庄、刘家佐、南桥寨这3个村庄,村民紧急转移隔离,但村里“鸡飞狗跳”的日子刚刚开始。

  据统计,3个村的村民养殖了3万多只牛、羊、猪、鸡、狐狸等畜禽,以及难以计数的猫和狗。它们全部面临断粮。

  在新近出现疫情的北京市大兴区,被转移隔离的城市居民担心“家中宠物无人照料”,区政府1月25日提出了解决方案:对集中隔离观察人员,可以统一安排他们带宠物住进专门的集中隔离点,同时派动物检疫人员进驻隔离点。

  但在小果庄这样的地方,撤离是一个更为复杂的问题。50岁的小果庄养鸡户仝海军对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说,鸡正在产蛋期,他真的不愿撤离,不然损失还会扩大。

  3个村有48家养殖户,他们多是恋恋不舍,乘坐最后一批大巴撤离的。

  1月2日晚,小果庄出现了石家庄此轮疫情的首个确诊病例。随着人员撤出,出于职业本能,藁城区畜牧工作总站站长赵海江把注意力转到动物身上。“人走了,动物怎么办?总得要有人管,不然的话会引起社会矛盾。它要吃东西,不能饿死,(饿死的话)老百姓损失太大了。”

  截至1月12日,据石家庄市政府通报,小果庄、刘家佐、南桥寨全体村民共5437人,除两人因其他疾病不宜转移,已全部集中隔离。

  1月12日晚上7点半,仝海军正在喂鸡,一位村干部跑来告诉他赶紧收拾东西,等待撤离。

  仝海军养了20多年鸡,他的老家在临近的正定县。2020年上半年,他饲养的5000只鸡“挣到了钱”,准备扩大规模,正好小果庄有空闲的鸡舍便租了下来。他记得很清楚,去年“阴历十月初八”,1.5万只出生50多天的小鸡到了小果庄的养鸡场,随后就赶上“行情不好”,他不断亏损。

  通知他撤离时,村干部说政府会帮忙“代养”,但他觉得“别人养得再好,也不如自己上心”。

  村干部强调,这是最后一批,要求全部撤离,上级的政策是,“能走的坐大巴,不能走的坐担架,再不能走的坐120(救护车)”。

  12日晚10点,仝海军和妻子坐上了大巴。临行前,他们给鸡的食槽上满水、加满料,给院子里放养的一只小狗留了食物,各拿了一身换洗衣服、手机、充电器,“其他没啥了,全部家业都在养鸡场。”

  49岁的范友文是刘家佐村最后一批撤离的,他在村边养鸡。

  1月2日晚,他从手机上得知“小果庄有疫情”。在此之前,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对他最直接的影响是,“饲料贵了,这一年都在贴钱养鸡”。

  隔了一天,刘家佐也开始封村。村干部的大嗓门通过村里的“大喇叭”喊到养鸡场:“人员不能乱串,在自己家待着。”后来,“大喇叭”念出一个个名字——通知村民上车前往隔离点。11日,范友文接到村干部的电话,“村里一个人不剩,全部撤离。”

  1月12日起,18个中年男人进了村,做起了临时饲养员。他们来自藁城区各个乡镇的动物卫生监督所,平均年龄超过45岁,最大的一位即将退休。赵海江把人员分成3组,每个组负责一个村。

  陈彦锋是藁城区增村镇动物卫生监督所的所长,这个岗位是中国农村动物防疫体系的末端,日常工作一般是骑着电动三轮车,拉着装有疫苗的保温箱,走村串户“搞防疫”,“敌人”包括禽流感、非洲猪瘟、口蹄疫、蓝耳病。这一次,“敌人”是新冠病毒。

  1月12日早上,49岁的九门乡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范景辉到达小果庄,“街上空荡荡的一个人也看不到,这在农村没见过。”小果庄有省道穿过,平时比一般村庄热闹。

  3个村里,小果庄是最大的,有18家养殖户,饲养着猪、牛、羊、鸡,还有狐狸,规模都不大,但分散在村子四周。范景辉拿着一张纸,跟着增村镇动物卫生监督所的人走了一天,摸清养殖户的位置,粗略画了一张地图。他们在每家养殖户门前贴上河北省农业农村厅编制的《畜禽饲养管理明白纸》和《畜禽养殖户消毒明白纸》。

  赵海江要求大家入户前必须与户主沟通好,“每天入户前要通话,能视频就视频”。大多数村民家大门上锁,在征得户主同意后,他们“砸了锁才进去”。

  “老百姓说,‘家有千万,带毛的不算’。养殖是一个风险特别高的事情。”赵海江说,他们在动物防疫的业务方面没问题,但具体到养殖,并不太熟悉。他们中间,多数是十七八岁出去上学、当兵,没怎么干过农活儿。

  当前非洲猪瘟疫情同样不容小视,赵海江让每个临时饲养员包下一个养猪场,尽量不在养猪场之间串行,防止交叉感染。

  寒冬,许多养殖户家的自来水管冻住无法上水, “临时饲养员”需要在水管附近烤火融冰,有时融不开,只得到别人家提水,每人每天要提几十桶。生活用水也匮乏,防护服里的衣服每天都被汗湿透,不能洗澡也没法洗衣,晾干来回穿。到1月26日,陈彦锋和同事已经两周没洗澡了。

  有的养殖户家里也出现了确诊病例。好在从一开始严格做好了每天的消杀和防护,“说实话,说不害怕也是有点假。”范景辉说。

  为了搞清动物是否携带新冠病毒,1月15日起,临时饲养员们配合疾控部门进行核酸检测,对动物以及它们的粪便、皮毛、圈舍采样。

  给鸡采样时,需要一个人捏开鸡嘴,另一个人用棉签伸进鸡嘴擦拭取样。根据他们的经验,牛、羊性格温顺,用棉签插鼻孔取样即可。“猪最难弄,耗时也最长,到处跑,需要三四个人配合控制住,趁猪不注意捅进它鼻孔,才能取样。”陈彦锋说。

  陈彦锋在养鸡场捉一只鸡做咽拭子采样时,一只大狼狗突然窜出来咬住他的小腿,撕破了防护服,他的腿也被咬出了血。一位同事驾车带他到防疫站接种了狂犬疫苗。

  从那以后,每进一家养殖户前,他们都要先问问户主“家里有没有狗、狗咬不咬人”。跟户主沟通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防狗咬。范景辉和两个同事在小果庄曾被一条狗追了一条街,“农村的狗都是看家护院的,本来我们就是生人,还穿着一身白色防护服,对它们来说可能很奇怪。”

  他们去哪都会提一袋馒头,随时准备喂狗,“这就是狗粮了,农村的狗一般吃剩饭剩菜,也没有多余的条件买狗粮。”

  他们发现,很多村民家的看家狗留在院子里,猫可以到户外捕食,但是狗关在家里,经常能听到它们饿得嗷嗷叫。

  赵海江抽调三个人组成“喂狗队”,40岁的藁城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党支部书记候杰带队,每天拎着馒头和水,扛着梯子在3个村喂狗,有时猫也会靠近他们觅食。

  村民的大门锁着,他们隔着铁栅栏、门缝投喂,遇到大门严实的,他们凭借梯子爬上墙头,向狗投喂馒头。如果狗是拴着的或是关在笼子里,他们就下到里面喂狗喝水。

  “光喂馒头是不行的,但是有的狗在院子里散养,下去太危险,我们把装满水的矿泉水瓶扔到院子里,狗会咬开喝。”候杰说,现在,许多狗、猫会主动亲近他们。

  有的村民临走时把狗放出家门觅食。但冬天户外很难找到食物,临时饲养员迄今已收留了13只流浪狗。

  每天早上8点,他们从驻地增村镇中学穿上防护服出发,先与养殖户连线沟通,再背起农用喷雾器,和镇政府协调的消杀队为动物和圈舍消毒,“像比较大的羊圈、猪圈都要进到圈里踩着粪便消杀”。之后,喂养才会开始。

  “防护服有限,大家穿上就想一次把活儿全干完”,赵海江说,大家一般忙到下午3点,最晚的一天到了晚上9点多。一些养殖户门前狭窄,运饲料的大车进不去,他们借了三轮车转运。

  喂鸡是最费事的。鸡笼每一排有好几层,要端着盆把饲料撒到鸡面前。蛋鸡到了产蛋高峰期,每天要把鸡蛋从笼子里挨个捡出来,码好装箱。

  在隔离点的仝海军,视频连线时看到“干部在自家干活儿”感觉很不好意思,他和妻子两人每天只收鸡蛋、喂鸡就需要10个小时,“雇人捡鸡蛋一天也要一两百(元),现在这些领导每天都在义务劳动”,包括清理鸡粪的活儿“他们都不含糊”,他说,“咱也体谅人家,衷心感谢他们。”

  范友文说,封村后的第三天,他储存的鸡饲料就吃光了,约3000只鸡只能喝水。临时饲养员接手后,通过调配村内储存的饲料,及时喂养了他的鸡。1月22日视频连线时,他看到第二批饲料已经运到养鸡场。

  这些饲料是赵海江通过镇政府、区政府协调的,迄今已经运进3批。“饲料总体还是不足,因为外面的料进不来,只能在藁城区内部找厂家支援,但是厂家现在缺生产饲料的原料。”赵海江说,这是他目前最头疼的问题,正在寻求相关单位支持。

  一些猪已经到了出栏的时候,鸡蛋以往三五天向北京、石家庄、山东发一次,现在囤积在库房里出不去。临时饲养员和隔离点的养殖户为此睡不好觉,他们期盼疫情早日过去,饲料能进来,猪和鸡蛋能出去。

  一个好消息是,动物的核酸采样已经完成。两批次共计150个样本的核酸检测结果一致:阴性。

  另一个好消息,让南孟镇动物卫生监督所所长卢建栋有点兴奋。1月22日,在一处羊圈前,他指着奔跑的小羊对记者说:“这几只小羊前几天掉(生)下来的,全都活了。”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