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26章 阴魂不散

时间:2021/6/13 1:58:15 点击:

       直到第二年, 这个渔村还是这个状况,甚至连田地的庄稼也不长,村子里的果树不再开花,整个渔个村变得死气沉沉,如同荒村。
  后来有人请了一个泰国有名的僧人,这个僧人叫龙婆托,是泰国家喻户晓的圣僧,更是泰国的国师,深受国王的器重,多次解救泰国的瘟疫,德高望重。
  龙婆托来到这个村子之后,立马修建了一座寺庙,用于化解麦的怨气。
  但是麦的诅咒深厚,一时半会无法化解清,龙婆托让人带他去麦的坟墓,但是麦是整个村子的罪人,哪里来的什么坟墓,溺死之后就被村民扔到后山,随便一个草席子一卷,用土埋上就算了事。
  村民带着龙婆托到了埋葬麦的地方,发现这个地方连草都不长一根,周围光秃秃一片,扒开土之后,发现当时卷麦的尸体的草席子都腐烂了。
  但是麦的尸体却依旧完好,一点腐蚀都没有,甚至连眼睛都还是瞪着的。
  连尸骨都没有腐化,难怪这个村子怨气不散。
  龙婆托叫了弟子来,把麦的尸体运送了回寺庙,将麦的皮扒了下来,在皮上刻下经文,再用佛像前的香供奉了四十九天,最后将这张皮制成了一个鼓,名为人皮鼓。
  做成人皮鼓之后,村子里恢复了正常,孕妇可以正常怀上孩子,庄稼也大丰收。
  只是那个鼓每天都需要有人敲响,日复一日的,才能将麦的怨气和诅咒一点点化解,现在只不过是将她的诅咒困在人皮鼓里面罢了。
  故事到这里,龙婆年看了我一眼,我听得几乎入神,想不到我手中的人偶,居然牵扯到这么个故事。
  “那个鼓,就是你现在看到的那个鼓,我的弟子每天黄昏的时候都会在那里击打和诵经。”龙婆年说。
  我看向庭院静静架在那里的鼓,模样陈旧,上面的经文字迹斑驳。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说:“那,那个孩子呢?在麦死后去向哪里?”
  龙婆年不悲不喜,说:“麦死后,他们的孩子被送到君堀亲戚家抚养,直到村子里修建好寺庙之后,他们将孩子送到寺庙修行,龙婆托见这个孩子可怜,便收在座下作为亲传弟子,一晃五十载过去,师父他老人家也圆寂了。”
  说完,龙婆年合上了眼,如同老僧入定,一不动不动。
  我心中一震,这么说来,眼前这个龙婆年不就是那个孩子,就是麦和君堀的孩子?!
  也难怪他会对这个故事这么清楚。
  我想到龙婆年一开始提到的,麦的母亲是越南人,大概也是个越南的巫师,所以麦才会学到这些降头术。
  不过龙婆年之所以会把这个故事全然说给我听,说明这件事还没得到解决,不然他也不会和我提出交换条件。
  “不知道我可以做什么?”我问。
  龙婆是泰国圣僧的一种称谓,比阿赞要高深不少,也有地方叫龙普,泰国北部称为“古巴”,能和他交换条件,起码我现在是性命无忧了。
  正这时,我口袋的电话响了起来,我立马起身跑到外面接了起来,是查旺打来的,他说他到了渔村,我这才发觉外面天全黑了。
  查旺很着急,说话都抖抖索索的,说了好几遍舌头都不利落。
  “你让人划船进来这个渔村,然后到一个寺庙,我就在这里。”我说。
  查旺说:“那、那好吧,你没骗我,那个什么,什么高僧,一定可以救我。”
  我也不太确定,但是口头上我还是说:“放心吧,这个龙婆年可是国师的亲传弟子。”
  查旺大喜,挂了电话兴冲冲来了。
  我带着查旺进了寺庙,进去拜见龙婆年,但是龙婆年在看到查旺的那一刻,眉头微微一皱。
  查旺一看到高僧,立马就跪了下来,拉着龙婆年的衣摆乞求着。
  “自作孽啊。”龙婆年叹息一声,然后说:“既然我和这位女士达成了条件,那我自然会帮你们解决这件事,但是因果天定,能不能逃过这一劫,还要看你们自己的定数。”
  正这时,寺庙的庭院之中响起阵阵鼓声,现在天黑的深,看不太清,只见有一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小僧在鼓上拼命击打着,他拿着两个鼓槌不停的敲,越来越多的人听到鼓声围聚了上来。
  “快将他拉下来。”龙婆年吩咐弟子,“我说过,天完全黑之后,这个鼓不能再敲响,为何要违背我的告诫。”
  立即有几个人上去拉那个小僧,但是这时怪事发生了,任凭怎么拉,那个小僧就是拉都拉不动,定定站在鼓前,一动不动。
  “坏事。”龙婆年脸色一变。
  然不等他上前,鼓架上的那小僧忽然七窍流血,整个人直接从上面摔了下来,鲜血染红了地面,人皮鼓的鼓皮上也洒满了血。
  一时,寺庙里乱成一团。
  寺庙里人心惶惶,人人都说麦的冤魂回来了,那个鼓再也震不住她了。
  龙婆年现在无暇顾及我和查旺了,当务之急他要把鼓面上的经文重新加持,防止诅咒复发。
  我们插不上手,只能在一旁看着。
  到了凌晨的时候,龙婆年还在鼓架上诵经,我在下面看着不敢出声打扰,那个死了的小僧很快被清理了下去,我和查旺也被安排在寺庙住宿。
  泰国的寺庙本来外人一般不允许过夜的,只有少数当地人在这里祈福,而且是长时间祈福的香客,且有捐赠功德的人,才被允许住下,美名其曰沾沾佛光。
  但是因为情况特殊,我们被留宿,查旺说不敢自己一个人住,硬是要和我挤在一起,我也没有办法只好答应。
  但是孤男寡女睡一起总不好,我便在一旁架起了另外一张床。
  寺庙有一个后院,住着不少僧人,我看到这些来修行的都是些青少年,大概都是家里人送到这里的,他们没有浴室,也没有太现代化的设备,后院有一口井,这些小僧就从井里用吊索打出水,然后直接一个木桶,从头到脚的淋下来,就算是洗澡了。
  我奔波一天,总觉得一天不洗澡怪难受,而且泰国天气炎热,想来想去,我也只好将就着,找了个别人看不见的角落洗了个澡。
  查旺现在有些魂不守舍的,神色憔悴的没了人样,洗澡就算了,我洗完之后给表哥发了个信息,告诉他明天还可能上不了班。
  刚把信息发出去,一个电话又进来了,我一看,是赵三刀了。
  刚一接通,那边就嚎哭了起来,大叫:“我……我妈,我妈服了安眠药,刚刚才被发现……整个人没了意识了,连,连心都不跳了。”
  说着,又是一顿嚎哭,气都缓不过来。
  我瞬间就懵了,问:“那现在呢,打急救电话没有?”
  赵三刀应了一声,哽咽说:“正在抢救,说是要洗胃,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但是……”
  我说:“但是什么。”
  “我扔掉的那个骨灰盒,现在又好好的躺在我的包里,怎么扔都扔不掉。”赵三刀哭声小了一些,但是说话都在抖擞。
  我听他说的,忽然想起那双小梅的白鞋子,也是怎么都扔不掉,这是被缠上的表现,估摸赵三到也被盯上了。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