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40章 请人解降

时间:2021/7/30 3:45:27 点击:

    他老婆双腿一软,跌坐在沙发上嚎哭,“刘老板,你救救我老公吧,他不能死,不能死,他死了我怎么办啊,我这么大年纪了,改嫁也没人要……”

    朱荣破口大骂:“臭娘们,把你的嘴巴闭上!哭什么!我还没死的,改嫁个屁,扑领母!”

    “你们算是找对人。”刘显说,“我曾经见过不少人中这个降,症状和你这差不多,中的是同一种降头。”

    “什么降头?”朱荣问。

    刘显说:“根据你之前的描述,应该是一种虫降,这种降头都是在你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招的,一开始虫子进到你肚子里会慢慢繁殖,到最后虫子数量越来越多,遍及五脏六腑,能把你身体里面器官一点点的吞噬殆尽,期间能够将你活活疼死。”

    “啊,那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刘老板你救我,多少钱都可以,都可以的!”

    朱荣这么一听,吓得魂不附体,看看刘显,又看看我,可怜巴巴的。

    刘显淡定说:“救肯定是要救的,我来就是就是救你,但我又不是降头师,我得请别的降头师来帮你解降。”

    刘显说,所谓降头,就是有降有头,头指的是落在你身上的部分,降指的是握在降头师手上的部分,很多降头其实并没有那么可怕,大都是可解的。

    下降头也是遵循因果,下什么降头,就要承担多大的反噬,一般没什么血海深仇,降头师不会给你下死降的。

    话虽如此,但还是很多绝降,只能让下降的本人来才能解开,亦或者下降的人暴毙死掉,降头自解。

    东南亚不乏降头师经常收人钱财下降的,但是却很少有降头师愿意出手帮别人解降,因为都不想得罪其他的降头师,结下梁子,若是要请降头师来解降,都是需要付出高额代价的。

    “请吧请吧,多少钱都可以的。”朱荣现在只想要保住自己的命。

    刘显耸肩说:“有一点我要讲明白,我主要是在泰国发展的,在泰国认识的人较多,越南不是很熟,认识的人有限,要找到肯替你解降的人不容易,价格会偏高。”

    说完,刘显伸出了三个手指头。

    朱荣一愣,说:“三千万越南盾?行,没问题。”换成人民币一万块不到。  不。

    刘显摇摇头,朱荣苦着脸,说:“三亿越南盾?”

    人民币不到十万,朱荣就有些心疼了。

    “狗屁,谁要你的越南盾,不值钱的玩意。”刘显呸了一口,说:“三十万人民币。”

    一听到是三十万人民币,朱荣的脸就像是死了爹妈一样,“刘老板,能不能便宜点啊,这三十万也太贵了吧,我们,我们……”

    “你别和我讨价还价,一开始我就和你打预防针了,你不能让我们兄弟 俩白跑一趟啊,你要知道,这三十万可不是我自己拿的,我最多自己拿个几千上万块, 其他的都是要给那个降头师傅的,你不给多点,人家还不愿意来呢。”

    刘显撇了撇嘴,说:“再说了,你的命不值三十万吗?”

    这么一说,朱荣倒是想明白了,只是脸上止不住的心疼,含着泪接受了这个价格,刘显不吃他哭闹这一套,也不心软,说三十万就三十万,立马去打电话找人了。

    出去十几分钟后,刘显拿着电话进来了说:“那个师傅在芽庄,要明天才能坐飞机过来,到这里的时候应该是明天下午了。”

    朱荣夫妇没说什么,只说好,他们就再等一天。

    时间不早,我们也没多留,打了车就回市内,车上的时候我一直没有说话, 刘显突然问我,“老妹,你实话实说,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个人眼里就只有钱,而且特势利眼,特会宰顾客?”

    我无声的笑了,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但是我嘴上却说,“这没什么,做生意都你情我愿的,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是?”

    听我这么说,刘显也笑了说,“算你这丫头拎得清,我承认我自己狡诈,无奸不商。”

    经这段时间相处,我算是有点明白,为什么刘显一个人在泰国都能吃得开了,人该狡诈的时候还是得狡诈的,三十万对于一般人来说,很多,但是对于朱荣这种,不算什么。

    回到酒店,我们刚走到前台,被一个礼宾员给拦了下来,一问才知道是我们的房费到期了,我们只好多交了两天的房费,订的机票是后天的。

    我和刘显各自回到了房间,晚上的时候是到酒店的餐厅吃饭的,我们点了几个菜随便吃着,忽然发现之前被怀疑对客人下降头的女经理又回来了,看来是无罪释放了。

    这么说来,下降头的人不是她。

    刘显说,“不是她,肯定是另有他人,那个牛皮降头得进到人肚子的,所以肯定是通过食物进去的,下降的绝对是厨师,或者说是能接触到食材的人。”

    我点点头,和他说了几句就没说了。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是刘显倒挺有兴趣的,吃完饭之后拉我到一楼大堂的酒廊,之前的那两服务生刚好也在,刘显按照老规矩,给了他们俩人小费,点完酒之后就开始打听起来。

    “对了,我看到你们楼上的那个餐厅经理被放回来了。”刘显故意这么说。

    服务生说,“是啊,据说她是被冤枉的,调查了一下,把她给放了,现在警察也在查厨房的那些炒菜师傅呢,但是一个道菜经过那么多人的手,哪里能这么容易查出来。”

    刘显说,“那你们知道那个客人是什么身份?看他挺有钱的。”

    “我听前台登记住房信息的同事说,貌似是一个什么集团老总,谁知道呢,指不定是走私什么的,只是名字好听,越南这地方很多这样的老板,说是什么公司老板,其实就做一些违法勾当发家的。”服务生说。

    刘显笑了,“想不到你这么厉害,这些都知道。”

    “那当然。”服务生有些小得意,继续说:“据说他老婆当天也死了,怎么死的不知道,反正听客房部的人说一床都是血,应该是自己拿刀捅死自己的,我看八成也是中邪的。”

    正聊着,我端着酒四处看了一下,忽然瞥到角落处有个熟悉的身影,顿时我瞪大了眼睛,刘显见我不动,看着我的视线顺过去说:“怎么了,看上哪个高富帅了?”

    我纳闷的摇摇头,这个世界可真小,之前在飞机上遇到就算了,现在居然能在同个酒店遇上。

    这个男人就是我隔壁邻居宇泽啊。

    我立马问服务生,“那个穿白色衣服的男人第一次来吗?”

    服务生看了一眼,说:“不是吧,我觉得他眼熟,来了好几次,在这酒店住了好几天了。”

    我点点头,没再说话。

    宇泽坐的地方很角落,不仔细看发现不了,而且她身边围绕着三四个男男女女的,一群 人谈天说地,清一色是白皮肤的欧美人。

    我不知道宇泽有没有注意到我,但是我现在不怎么想在这里待着了,我赶紧掏出钱包,买完单就走,刘显追上来,说“怎么,你认识那个男的?”

    我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三番几次的偶遇。”

    回到房间我洗完澡倒头就要睡,这时候有人敲门,我开门, 发现居然是宇泽,有些尴尬。

    我悻悻道:“嗨,这么巧。”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