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41章 诅咒的人

时间:2021/7/30 4:47:49 点击:

     “之前在酒廊遇到我,居然也不上来打声招呼,想装做不认识我?我本来想去找你聊聊的,谁知道你跑的比兔子还快。”
  我看他也是刚洗完澡,身上的味道闻着有股沐浴露的味道。
  我笑了笑说“你来西贡做什么?”
  “来办点事。”宇泽说,“能要个你的手机号码吗?”
  我一愣,说着他已经掏出手机,准备记录了,我也没问他要我号码做什么,直接把号码报了了一遍,他记下来,把电话播到我的手机后挂了说:“好了,你也存一下我的号码,没什么事了,你早点休息吧。”
  说完,双手插兜,款款而去。
  我有点摸不清头脑,看着他的身影在走廊消失,把门关上回到房间躺着。
  这一趟就睡着了,起来的时候第二天清晨,刘显的房间门大开,显然早都醒了。
  我进去时候,他正在吃东西,“醒了?我叫了送餐,吃点吧。”
  我也没客气,坐下就吃。
  正当我们俩人吃得欢,刘显手机响了,是朱荣他老婆打来的,接通电话,他老婆就吼,“不好了,刘先生我老公要死啦!”
  我一口牛奶差点没喷出来,刘显皱眉,说:“怎么回事,死了?”
  那女人说:“不是,还没死,是他今早起来拉屎的时候,拉不出来呢,但是肚子疼得不行,刚才吃饭的时候,突然口吐黄水,之后嘴巴里还吐出了很多虫子,白白的,还是活的,吓死我了,你说我老公是不是要死啦?”
  刘显开得是免提,声音很大,我听这女人说的话什么胃口都没有了。
  “走走走,不吃了。”刘显也没了胃口,挂了电话,穿好衣服,我见状也回到自己房间换了个衣服,和他一同出发了。
  一路上摇摇晃晃的到了朱荣家里,他们家现在大门都没关,我们俩人直接走了进去,庭院前朱荣老婆一直在左右踱步,看到我们来了立即冲了上来。
  “哎呀,你们可算来了,吓死我了,快去看看我老公,是不是要死了啊?我好怕的,他死了我一个孤寡女人怎么办啊?”
  女人惴惴不安说着, 我看她左一个死字右一个死字,像是巴不得自己老公快点翘辫子一样。
  “我们来了有什么用,又不会解降。”刘显瞥了女人一眼,又说:“死?哪有那么容易死,钱都还没给我就想死?”
  说着,刘显摇摆着身子走进去,里头一股浓厚的异味,呛得我直捂着嘴,房间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脸色苍白。
  不过是一天时间不见,朱荣又憔悴了不少,我看他床单上都是些黄白色的东西,估摸着应该就是呕吐物。
  “怎么样?坚持得住吗?”刘显点了根烟。
  床上的朱荣泪影婆娑,哭唧唧就像个娘们,一直在摇头,说:“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会中了这么降头,究竟是谁要害我?要是被我逮到这个犊子,我肯定要扒了他的皮。”
  说到这个,我突然想到下降头也是需要媒介的,不是说隔空下到身上的,可以是接触到什么了,才会中降。
  我说,“朱老板,你好好想想你自己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朱荣夫妇二人对视一眼,想了很久,摇头,我说:“仔细想想,你们在南洋做生意这么久,有没有和别人结下什么梁子之类的,要请一个降头师对你下降头,代价也是不小的,没有谁会闹着玩玩给你下降。”
  刘显也说:“你们最好想想,不要藏着掖着不说出来,对方既然能给你下一次,肯定也能给你们下第二次第三次,没完没了的,你们还得自己注意着点。”
  “要说仇人,算得上有一个。”朱荣老婆忽然说。
  朱荣瞪了女人一眼,但是女人压根不理,继续说,“你都要被害死了,有什么不能说的,我知道有个人最有可能下降头,就是咱们家的族弟。”
  “族弟?”我看向朱荣,族弟指的是同宗的弟弟,即自己爷爷的弟弟的孙子,同一个太公的。
  朱荣这时候才说:“我族弟也和我一样,是在越南做生意,但是这中间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陈年往事了。”
  “说不说随便你,我没什么兴趣听。”刘显话虽是这么说,耳朵却是竖着的。
  朱荣说:“上个世纪初,我们闽粤一带人都喜欢下南洋经商,那时候下南洋叫过番,越南当时也不叫越南,我们管叫这安南,我们朱家当年是举家南下过番,到安南经商做生意。”
  “我们朱家当时来这里起初只是做一些糖烟酒的生意,我爷爷和奶奶当时年轻,到安南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把当地的越南语学得七七八八了,语言通了之后,生意也越做越大。”
  “当时我叔公一族也是跟着我爷奶做生意,但是他们嫉妒我爷奶学得快,眼红我们这一族的生意做得好,恰好当时我奶奶肚子里怀了我大姑,他们就想了个法子,把我爷奶给赶回了大陆。”
  我问:“之后呢?”
  “之后我叔公一族在越南生意做的很大,连籍贯都改为越籍了,和我们也没了联系,我爷爷奶奶回到大陆就没再回去,直到把九十年代,我爸妈带着我重新到越南,才和他们一族联络起来。”
  朱荣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我爸妈到了这里,为了避免和他们冲突,没有和他们做同行,而是改做五金卫浴。
  朱荣说:“直到今天,到我接手家里的产业,和他们那一房没什么冲突,我们这一房人,大都是让着他们,也掰不过他们。”
  刘显听后直皱眉头,问“这样也不对啊,没什么冲突干嘛害你,要是你说的这些事情,都是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他们没必要翻陈年账本啊。”
  朱荣说:“我说的这个往事只是一例,我们本来就不对付,要是算上新仇,也就我族弟的儿子死了。”
  “怎么死的?”我说。
  朱荣他老婆忽然插嘴说:“被淹死的,结果赖到我们头上来。
  “到底怎么回事?”刘显问。
  朱荣显得有些为难,和他老婆俩人对视一眼,像是考虑什么一样,片刻后才说:“我们其实有一个儿子,六七岁大,但他是个哑巴,小时候别人家孩子都学说话了,我这个儿子一直都不会说话,去医院检查,说我儿子声带和身体各方面的机能都没问题,也没什么缺陷,不是先天性的,也不是后天形成的,反正就不会说话。”
  “半年前,我们在越南,举办了一次同宗大会,在河内请了海外所有姓朱的人汇集一表,摆了两百来桌子,是在一个酒店内。”
  “当时我族弟儿子和我的儿子关系还挺要好的,两个人年龄差不多,很快就玩在了一起,但就是这次……我儿子开口说话了,这是他六七年来,第一次说话。”朱荣说。
  我说:“说了什么?”
  朱荣老婆说:“也没说什么,第一次开口说话,叫的不是爸妈,而是叫了哥哥,对着族弟的儿子叫了一声哥哥。”
  朱荣也点头说:“是啊,他就叫了一声哥哥,当时我们还高兴的不行,因为我们儿子不是哑巴,但是他这声哥哥之后,我族弟的儿子……在酒店游泳池边上走过的时候,失足摔进池子里面淹死了。
  我微微一怔,这嘴也太灵了。
  “他们都说我儿子是乌鸦嘴,我族弟也因此记恨上了我,一直认为他们儿子是被我儿子害死的。”
  朱荣说,“后来我为了怕再生什么事端出来,便把我儿子送回了国内,托他外婆照料。”
  刘显听后冷笑了一下,说:“也难怪你族弟会恨你,原来是你儿子的乌鸦嘴,害死了他儿子,他只有一个儿子吧?你这是让人断子绝孙啊,没给你下个死降就算好的了。”
  朱荣苦着脸,说“刘老板你想也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乌鸦嘴?”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