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42章 得寸进尺

时间:2021/7/30 5:21:25 点击:

      我问:“你们当时有没有去调查过酒店的监控?”
  朱荣说:“看过了,看了十几遍,仔仔细细的,开始我们都认为是谋杀,但是监控上清清楚楚的,是他自己走得好好的,自己不小心滑倒摔进去的。”
  “这就怪了。”我说。“你儿子后面有没有再说什么?
  朱荣老婆说:“说来怪了,就这次之后,我儿子一个字都没说过了,但是族弟他儿子死了就死了,死了好,还敢给我老公下降头,最好我儿子再开口叫他们全家,全都死绝了才好。”
  我看了这女人一眼,张口闭口都不离一个死字一-点都不忌讳,而且心肠这么歹毒。
  “嫂子这话可不能瞎说。”
  他老婆哼哼唧唧的,说“本来就是,死绝了才好,他们的家产本来就应该是我们这一房的。”
  朱荣这时候说:“我记起了!我知道什么时候被下降头了,之前他约我出去钓鱼,因为和他儿子的死,我们关系闹得很僵,当时他说他想明白了,要和我们和解,本来是一家人。”
  “所以约我和我老婆出去钓鱼,途中我吊起一条鱼,但是在解鱼钩的时候,我的拇指被鱼钩给勾到,而且勾的很深……”
  说着,朱荣掰出自己的手指,我一看还真是,拇指头上有个疤痕。
  刘显点头说:“这么说来,也就是那个时候,他给你下了降头。
  朱荣说:“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包扎一 下止了血,在这后来身体就开始一天比一天差了,他娘的,原来就是这个时候被下降了,扑领母!”
  正说着话,朱荣忽然干呕出来,脸色更加惨白,他老婆早有准备似得,拿过一个痰盂,放在他面前。
  下刻,朱荣呕了一声,黄色的汁水滔滔不绝的从嘴中泄出,很快就装满了半盆。
  我一看,那恶心的黄水之中,还有很多白色的蛆虫,个头有筷子头大小,一个个在汁水中蠕动,而且这汁水恶臭的厉害,我和刘显闻着也差点没跟着吐出来。
  我和刘显忍不住,跑到了外头透透气,我们俩点着烟,想起朱荣说的故事,不由讨论起来,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乌鸦嘴?
  “朱家这一家子,怕是不简单。”
  刘显说,我们这次是趟了浑水,搞不好要惹一身骚,难怪之前那个上家会这么好心,把这单生意留给刘显,原来也是不怀好意。
  虽然已过中午,但是我们都没什么胃口,就坐在庭院里等着,到了下午两点多,太阳正毒辣的时候,刘显请的那个降头师出现了。
  刘显说这个降头师叫Nine是在柬埔寨有名的,他也是因为货源上和这个降头师接触过才认识的,Nine是高棉族人,一般来说柬埔寨和越南人大都是高棉族,他们信佛,也善歌舞,做起降头和小鬼来也是一等一的。
  Nine是个中年男人,皮肤黝黑,脸上有一道刀疤,穿得一身黑衣,脖子以下部位都是某种密咒的纹身,他还背着一个包,会说一点点的中文,只是不太流利。
  朱荣夫妇是第一次见降头师,有点畏惧,朱荣老婆立马给Nine倒了一杯茶,但是Nine一口都没喝,直接放下背包,打开包拿出里头的东西。
  我一看他拿出来的玩意,那是一个人头的骷髅头,还不知道是死了多久的,有点棕黄棕黄的,天灵盖上还有一圈圈的银色密咒,头顶中间有一个窝进去的凹槽。
  朱荣老婆虽然嘴利,但是胆子贼小,看到死人头直接吓得腿软。
  刘显一副见惯了的模样,在一边给我科普,说这个玩意可不是普通的人头壳子,这个东西被东南亚的降头师称之为“域耶”是他们降头师最大的利器,但不是每个降头师都有的。
  我说有什么区别吗?不都是死人头,天天背着不觉得慎得慌?
  刘显说:“你知道个屁,你以为域耶是地摊货人手一个?不是每个死人的骷髅都可以做成域耶的,一般来说都是降头师或者巫师,得道高僧之类的修灵人的头才能做,才会有威力,通常来讲嘛,都是师父死后,允许徒弟把自己做成域耶的。”
  我听了浑身一阵恶寒,而这时Nine从包里分别拿出一只白蜡烛,一把小刀,一个火柴,Nine把蜡烛点燃了,放在头颅顶上的凹槽中,任由蜡烛油从凹槽中溢出,整个头颅沾满了蜡。
  此时Nine闭上眼,双手合十开始念咒,我听不清有点像是和尚念经,又不是,还有点调子,像是唱曲儿一样,一连好几分钟。
  念完咒的Nine睁开眼,拿起桌上的小刀在自己的食指上割了一下,滴出几滴血在头颅上。
  片刻,Nine蘸着头颅上的血,放在朱荣的嘴唇边抹了几抹,让朱荣伸出舌头把血给舔了。
  朱荣乖乖照做,苦着脸舔嘴巴,不多时,朱荣猛地趴在床边吐了出来。
  这次盆子都没来得及拿,吐得遍地都是,四处溢着黄水,密密麻麻的驱虫在地上蠕动着,看得我头皮发麻,其中还有一个块头较大的,有手指大小,刘显说一般虫降都会有母虫,那个就是母虫。
  Nine直接捏起母虫,放在烛火上烤了几下,死了,然后说降头已经解开了,嘱咐朱荣老婆,事后要将房间的所有虫子都清扫干净一个都不能留着,最后还要拿火来熏烤一下这房间四周,所有的物品最后都更换新的。
  朱荣老婆不敢大意,直在点头,把Nine说的都记下了。
  吐了之后的朱荣喘着粗气,过了好久,他摸着肚子,惊喜的说:“肚子不疼了,不疼了,真的解了!”
  Nine见状,收拾好东西,也没提半个钱字,和刘显说了一声就离开了。
  朱荣老婆在房间里搞着卫生,朱荣躺了一下可以起身下地了,出来看到我们在等着,连连道谢,还东拉西扯的。
  刘显惯性的撇了撇嘴,说:“少他妈废话,钱呢?
  朱荣嘿嘿笑了一下。
  “我跟你说,三十万,我拿一万,剩下的二十九万,你都给Nine汇过去。”刘显说着,给朱荣发了好两个户头过去,对于钱的事情,他半点不马虎。
  “那个,刘老板。”朱荣擦了擦手,说:“你看我这病了那么久,生意上也受到影响,钱能不能晚一点再给啊?”
  “不行!”刘显叫的很大声。
  朱荣又厚着脸说:“那总该能分期给吧?就像买东西一样的,我实在……”
  我听得无语,这个朱荣还真是个无赖,一开始求人的时候各种低声下气,什么价钱好说,条件随便提,现在真的把他的命救回来了,又开始想要抵赖了,这种人,得寸进尺,还真不应该救。
  “别搞这一套我跟你讲,朱老板。”
  刘显不高兴了,“我的一万块无所谓,就当我白救了个白眼狼,但是Nine是降头师,他既然能帮你解开,自然能帮你降回去,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刘显拉着我就走。
  这话可把朱荣给吓坏了,哭喊着:“刘老板,别走啊!别走啊!我就说说而已的啦,我给,我给还不行吗?”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