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网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网logo
网站首页 国际新闻 国内新闻 军事纵横 体育赛况 港澳台 都市信息 都市奇闻 都市文创 名人访谈 都市情感 都市小说 科技观察 游戏竞技 汽车
财经信息 企业环保 房产置业 政法监督 教育频道 曝光台 娱乐综艺 影视热播 旅游研学 都市时尚 书画收藏 食品美食 医疗健康 疫情防控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43章 互相试探

时间:2021/8/5 0:32:41 点击:

      刘显双手抱在胸前,说:“朱老板,你在越南做生意那么久,拿出这点钱还是小意思的,耍这套有意思吗?”

  

  朱荣不好意思了,立即转了账过来,刘显收了到一万块,那二十九万朱荣也乖乖转了过去。

  

  收到钱,刘显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二话不说就走人,我在后面对朱荣说了声再会,跟着也走人了。

  

  回去的路上,刘显接到了一个电话,唧唧呱呱说了一通,然后户头上又多出了九万块,他眉开眼笑的。

  

  我问他怎么又来了九万块?

  

  他说:“Nine给的,本来我们之前就说定了,我要十万块,不然你真的以为我会为这一万块帮那个猪头?我又不是闲得慌。”

  

  我顿时明白了,原来一万块都是幌子。

  

  我再次感叹,姜还是老的辣,在这圈子不久了,都是个人精。

  

  我正想这事,手机来了短信,提示我户头上转入了一万块,我一看旁边的刘显。

  

  他说:“你也算陪我跑了这一趟,这是你应得的。”

  

  我觉得刘显这个人挺有意思的,本来吧是我麻烦了他才对,带着我游了越南一 圈,我应该给他辛苦费的,但是现在反倒成我是受益的一方。

  

  发现刘显这个人虽然爱财,贪财,身上纹身无数,带着大金项链子,说话粗俗无比,看起来就像是个混黑社会的。

  

  但这些天相处下来,给我的感觉起码来说,品行还是端的正,做事有自己的分寸,比起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要实在多了。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老祖宗的话是对的,还真的是不能“以貌取人”啊。

  

  “对了,跟你说。”刘显这时候又说:“其实我之前就得知,对朱荣下降头的就是Nine本人,朱荣的族弟之前托人找到Nine,给了Nine一笔钱。

  

  。我闻言一愣,恍然大悟,所以这算是自己下的降头自己解开了?

  

  本来我想着,Nine替朱荣解开降头,那下降的降头师肯定会察觉,以此定会结仇的,没想到这事情是这样的,等于是刘显和Nine演了一场戏给朱荣夫妇看。

  

  在观看Nine解降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算什么原理,怎么一点血下去就可以解开了,敢情那个虫子就是他自己养的啊,也难怪会这么顺利。

  

  不过就朱荣夫妇那脑子,估计是猜不到了。

  

  回到酒店之后,我们随便在餐厅吃了个囫囵饭,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补了-觉。

  

  正睡得迷糊,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我摸到手机,一看居然是宇泽打来的,想了想,按下接听键。

  

  “喂,阳阳?”那边的声音很吵,像是吹风筒吹头发的声音。

  

  我打了个哈欠,说“有事吗?”

  

  “没什么事,我在酒店下面的美发沙龙,你要不要过来洗个头?”宇泽说。

  

  洗头?

  

  一个男人约我去洗头?

  

  我想了想说:“算了,谢谢你的好意,我今天起得早,有点困,再睡一会。”

  

  “哦,你不来无所谓,但是你的命还要不要啊?关于你的性命事情,也无所谓吗?”那边宇泽的声音有点玩味。

  

  我顿时没了睡意,不管他说的是真的假的,但是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我真不能不上心,我立马起来穿好衣服,迅速赶到酒店楼下隔壁的美发店。

  

  这一间美发沙龙装修很高档,来这里消费的也基本是住在楼上的,我进来就有个穿制服的美女引领我,我说我不剪头发,就来找个人,她脸上的笑容少了一些,随便我在店里走。

  

  到了一个较为角落的地方,我看到宇泽在和一个发型师交谈,我见状就在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一边玩着手机。

  

  等了半个钟,宇泽的头发才做好,引起我注意的是,宇泽从自己兜里拿出一个塑料袋,然后蹲在地上,把刚才他剪掉的一些头发如数都捡了起来,放进塑料袋里装好。

  

  我看得一头雾水,他装好头发看到我走了过来,在我身边坐下来,说:“你今天是不是见过降头师之类的?”

  

  我脸色一变,离他远了一些,“你跟踪我?”

  

  “我才没那么无聊,跟踪你干嘛。”宇泽有些傲娇,“是你身上的气味出卖了你,我闻到了降头的味道。”

  

  我立马抓起自己的衣袖闻了闻,啥味都没有,他的鼻子难道是狗鼻子吗?

  

  我看他手里捏着塑料袋,问:“你捡这些的头发做什么?”

  

  宇泽看了我一眼,正色说:“防止别人对我下降头啊。”

  

  我一愣,这么小心谨慎?

  

  “阳阳,你要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一个人的头发,是构成降头师下降的最主要媒介,很多降头只需要你的头发,加上你踩过的泥土和穿过的衣服,再得知你的生辰之后,就可以对你下降了。”宇泽一脸的认真,说的头头是道。

  

  我知道下降是需要一定媒介的,只是没想到,他会如此谨慎。

  

  我看她一副笃定的模样,灵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忽然抬头,“对,我本身就是个降头师,所以对这些事情格外的敏感。”

  

  我看着他,想到牛皮降头的事情,问:“那前几天在酒店死了那对夫妇……”

  

  我话没说完,他立即打断说:“不是我做的,另有其人。”

  

  他话里意思,无非就是这个酒店还有另一个降头师。

  

  我问:“是谁?”

  

  宇泽摇了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我来胡志明市,就是要找这个降头师的,他在我朋友身上下了一个绝降 ,除非他本人亲自出手 ,否则谁都解不开,只能等死。

  

  我本来想说我这次来越南也是为了找个降头师,但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来。

  

  目前来说宇泽对我没有敌意,却也是敌友不分,同样也是个降头师,我到嘴的话又吞了回去,改口问他:“你说找我来,是为了告诉我关于我性命的事情?究竟什么事?”

  

  “你最近一段时间是不是得罪了什么降头师?”宇泽反口问我一句。

  

  我一愣,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我立即摇摇头,事实上我最近确实是和不少降头师接触,但是不论穗还是Nine,和我都是友好关系,而且我都没得罪对方。

  

  宇泽说:“你再仔细想想,也许是你不经意间得罪的。”

  

  他盯着我看了许久,我心里一阵打鼓。

  

  他说:“如果我猜得不错,你这次来越南恐怕也和你这件事有关吧?你想瞒我?可惜,你还是太嫩。”

  

  “你怎么知道的?”我问。

  

  宇泽笑了,说:“知道为什么第一次小狼见到你就狂吠吗?我记得我当时也隐晦的和你说了,是因为你身上又脏东西,小狼很有灵性,跟在我神身边很久,也很敏感,它能对你吠,是因为你身上真的有了不得的东西。”

  

  我偏头一笑,说:“我早就应该想到你不简单了,但是万万料不到的是,你是一个降头师,实话说,我这次来是来请个降头师, 她叫穗,你应该认识。”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网(www.chinadsxx.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网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