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53章 柳暗花明

时间:2021/8/7 0:43:53 点击:

      我一听,这是好事啊,我还在想那个害我的降头师现在我都找不到影子,也无处下手,想不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我只好放了秦小衫的鸽子,赶着去罗勇。

  这是第二次来罗勇,我熟门熟路的就找到地方,乘着水上小舟,到了之前来过的那个渔村。

  寺庙在渔村后面,我到了寺庙前,有两个小僧在扫地,还有一个人在门口站着,“师父等了你很久了。’说着,僧人在前面带路。

  带着我进了一个禅房,里头有着很浓的沉香味,一闻到这味道,就能让心平气和下来。

  我进到里面,发现上方蒲团上坐着几个人,一个是龙婆年,一个是在越南见过的穗,还有一个人坐在穗的后方,我仔细一看,居然是宇泽。

  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敢相信在这里又能看到宇泽,怎么好像他无处不在似得,今天早上他说要来罗勇,我也没往这方面想,毕竟罗勇很大啊。

  宇泽也看到我,不同于我的惊讶,他则是很平常的笑,眨了眨眼,好似早都料到我会来的样子。

  “你来了。”龙婆年淡淡说。

  我双手合十,分别对几人行了礼,然后在后面坐下,我没坐过蒲团,现在盘腿做得不顺,盘的膝盖有些疼。

  穗看了我一眼,说:“既然如此,那就帮你丫头先解了诡降,不过我是有条件的。”

  我点点头,说“有什么条件,婆婆您说吧。”

  穗拉过身后的宇泽,说:“这是我的得意门生,想必你应该认识了。”

  我一愣,万想不到,宇泽居然是穗的徒弟,这就是好像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现在成了是一伙的,不过也难怪宇泽对越南这么熟悉,好像什么都了如指掌,原来是有这么一层关系。

  我点头说,认识。

  “好,认识就行。”穗慢悠悠说:“我帮你解,作为交换条件,你要嫁给宇泽,怎么样?”

  啊?嫁给他?宇泽?

  我吓得直接从蒲团上站起来,我想破脑子也想不到,穗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条件来。

  而宇泽居然也不反驳,反而嘴角带笑。

  “你到底在迟疑什么,难不成你觉得宇泽配不上你?”穗睁着眼,看着我一脸严肃。

  我立马打了一个颤,连连摆手“不是,婆婆啊,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太突然了,我和宇泽只不过是点头之交,近一点的说只是个邻居,而且认识没多久,突然说结婚,太草率了。”

  我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异时空里,被人逼婚。

  我不否认我对宇泽有好感,但那只是瞎想一下……“这么托辞。”穗摇摇头,说:“丫头,你要知道你现在的情况,目前你身负诡降,而你的敌人又对你虎视眈眈,你再犹豫下去,小命可就没了。”

  我看她认真的神情,一点都不似作伪,看来是来真的,真的要我嫁给宇泽。

  但是宇泽好端端的,干嘛要结婚?这其中难道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秘密?

  我想到这层,摸了摸鼻子,羞愧道:“让我再考虑考虑吧。”

  宇泽这时候微微一笑,说“算了师父,既然她现在犹豫不定,就不要强人所难,反正我还有时间,逼迫一个女孩子做这样的事情,也有点说不过去。”

  我看了宇泽一眼,他这话中有话啊。

  穗闭上了眼,“罢了,谁让我徒弟看中了你,那就不能让你这么快死了。”

  我一听,脸上一喜,这是愿意先救我的意思了。

  没等我高兴多久,穗脸色一变:“但是你千万不要在外头水性杨花,和其他男人乱搞,否则我会直接给你下个死降。”

  我一听这话,浑身都打了个冷颤,连连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这时候,穗已经在准备东西,宇泽在一旁给她打下手,龙婆年这时候已经退出了禅房,将空间让给我们。

  临走前龙婆年还把之前对我下降的燕通牌还给我,让我拿着牌,我连忙把牌放进衣兜里。

  我看到宇泽在一旁的神龛上点起了蜡烛和香火,在神龛旁放上各种贡品,馒头,苹果,甚至还有生的猪肉和鸡肉,然后又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了四五个干瘪瘪的小鬼放在神龛上。

  而穗则是拿起一扎稻草,手法灵活的打了一个小稻草人。

  宇泽问:“你生日多少?”

  我立即把生日报了一遍,宇泽提笔写了下来,交给穗。

  穗拿过纸条,将纸条用草秆子扎进稻草人的身上, 莫名的, 我感觉这个时候我身体一抖,浑身不停的出冷汗。

  穗将稻草人放在神龛上,不停地念着咒语,念得是越南文,我听不懂。

  “你闭上眼,待会无论发生什么,请不要睁眼。”宇泽说着,在我身边坐下来。

  我点点头,看着那神龛上的香雾像是有灵性一样,漂浮在我们的上空,穗这时候一拍手掌,那躺着的稻草人立马自动起来站着。

  “闭眼。”宇泽这时候说,我赶紧把眼睛闭上。

  这个过程有些漫长,我的眼前一片黑,耳边则是不断传来穗的念咒声,除此一无所知,我感觉到身旁的宇泽一动不动的,但是我却有点坐不住了。

  而且我隐约听到神龛那边有什么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吃东西一样,我想要睁开眼看看怎么回事。

  这么一想,我偷偷张开自己的右眼,朝着神龛那边看去……一刹那之间, 我看到有四五个浑身没穿衣服的小孩,光着身子,光秃秃的没有一根头发,他们蹲在贡品面前不停地抓着贡品往嘴里面塞着,就连生肉都直接塞进去,吧唧吧唧吃着,好似万年饿死鬼。

  这是一刹那我吓了一跳,再想仔细看,却什么都看不到,那些小孩子消失了。

  宇泽这时突然捂住我的眼睛,说:“别看,否则降头解不开,反而会受到反噬。”

  我不敢在看,重新合上眼,那种悉悉索索的吃东西声音又出现了,听我百爪挠心,浑身不自在。

  又是过了好一-阵子,宇泽说可以睁开眼睛了,我这才敢睁开眼,看到神龛那边的穗已经停止念咒,把插在稻草人身上的纸条给拔了下来。

  这一瞬间,我忽然觉得头晕目眩的,浑身冷汗不止。。

  “可以了,已经解开了。”

  穗缓缓说道:“诡降是种新奇的降,不同于其他降头,它是看不见摸不着的,让你不知不觉的种下,现在我帮你解开了,那个阴灵便不会缠着你了,但我要告诫你的是, 这不代表你高枕无忧了,那个降头师我刚刚和他交手,功力很深,和我不差多少,你定要万分小心,不要再中他的降。”

  她这番话倒是真心为我好的,我连忙双手合十,“谢谢婆婆,大恩铭记在心。”

  穗瞥了我一眼,“哼,大恩就算了吧,真想回报我,就履行我们之间的约定,嫁给宇泽。”

  宇泽朝着我笑了,我尴尬的不敢再说话。

  “罢了,你回去吧。”穗大手一挥。

  我见状一愣,就这么让我走了?

  接下来不是说要解开渔村麦的诅咒吗?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