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都市信息报顶部展示图
中国都市信息报logo

中国都市信息报

首页 国际 国内 都市 港澳台 军事 体育 娱乐 影视 旅游 文化 教育 艺术 奇闻 都市小说 科技 疫情 汽车
财经 证券 企业 环保 曝光台 维权 调查 民生 政法 房产 时尚 书画 人物 健康 都市情感 食品 游戏 互联网
搜索导航左侧广告位    
热门搜索:信息网 都市消息 都市信息 何闽旭 信息报 临沭二中 苏铁志 姜映吟 冯道墓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内容

大红棺材高高挂 第154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

时间:2021/8/7 1:41:20 点击:

     “滚开!!”

  阿布一脚踢开姗姗,恶狠狠说:“我告诉你,你少拿肚子里的孩子来要挟我,谁知道你肚子里的是谁的种,你去做小姐的时候,天天和别人睡,我怎么知道是谁的,指不定就是这个男人的。”

  说着,阿布指向刘显,好端端的刘显就成了奸夫了。

  “没有的没有的,我和他没什么关系,我就在他手上买了个牌而已,我还是爱你的阿布。”姗姗再趴到他身_上,死死抓着。

  阿布一把推开她,然后捏着芭蕉仙子的牌一个劲的看,“就这个破牌,也就你相信,还敢拿来勾引我,贱骨头!”

  说完,阿布一甩手,直接把牌扔出了走廊,刘显想要阻止来不及了。

  牌摔出去之后,碎了一角,里面的人缘油都漏出来了,阿布走上去又踢了一脚,牌彻底的碎裂了。

  “坏事了。”刘显黑着脸说。

  这一刻我也觉得不妙,因为刘显之前才说,不管牌有没有效果的,都要好好供奉,千万别得罪牌,否则后果谁都预料不到……下刻,阿布一跳脚,还想多踩一下。

  却不想一抬脚踩在人缘油上,恰好走廊本身又湿,加上油滑,他踩了一脚打了个踉跄,身子往前划了一下,然后撞到走廊栏杆上,那栏杆很低,才到腰上,他整个人直接顺势掉了下去……只听下面“砰”地一声巨响,我赶紧趴到栏杆前,低头一望,看到阿布已经摔到了一楼,下面血染了一地……我们赶紧跑到一楼,下 去的时候,阿布已经没气了,脑袋开花,死的不能再死。

  到这个时候,姗姗才大哭起来,抱着阿布的尸体哭成了泪人。

  我报了警,等警察来了姗姗还不肯松手,我和刘显都被带走,做了笔录才放出来,没什么争辩,那走廊上有个监控,显示的是他自己失足摔死的,不关我们事。

  虽然如此,但刘显还是可怜姗姗,拿了一万泰铢出来。

  “他的死是他自己造成的,与我们无关,但是这个钱是我给你的,自愿的,我就当你这笔生意我什么都没赚,以后你做什么都与我们无关。”

  姗姗瞪了我们一眼,拿过钱,说:“都是你们害的,都是你害的,你们不卖给我这个牌,阿布就不会死的,这个钱是我应该拿的,你应该要把所有钱都退给我,退还给我!”

  刘显呸了一口,“你想得到美,我能退给你一万泰铢就算是仁至义尽的,你还想让我给你退全款,白日做梦去吧。”

  说完,刘显转身就走,我看了姗姗一眼,觉得她这个是可怜,但是不值得同情。

  一点都不值得。

  我跟着刘显上车也走了,身后姗姗大吼大叫,像是要吃人一样,但是谁都没搭理她。

  “以后你注意,这种人的单子,给多少钱都不要接,妈的,简直就是极品。”刘显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摊了摊手,我也想不到姗姗是这种人,搞到现在,天都黑了。

  刘显把我送到公寓,我挥挥手,目送他离开。

  同时我自己也长了个心眼,看来卖佛牌给人也要看人的,不能谁都卖,今天的事情都就当个教训,幸好那个地方虽然烂,但好在有个监控。

  不然我们被姗姗反咬一口,说是我们推下去的,那我们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当晚洗了澡,许多多的电话来了,通知我,他们明天上午的飞机,抵达曼谷。

  我客气地说要不要我去接应。

  许多多说不用了,他们在曼谷已经有人安排了,我说那行吧,那到时候再碰面。

  挂了电话,我有点心神不宁,不知为何,我总觉得张芳在泰国开分公司的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具体哪里不对,我又猜不出来。

  过了不久,赖超的电话也来了。

  “我辞职了。”赖超说。

  我问他怎么了。

  赖超说:“你给我买的那个燕通牌,貌似还没出效果,但是我不会放弃。我听说张芳要去泰国了,所以我辞职跟着她,我相信我还是有机会的。”

  闻言,我陷入沉思,个人到底能爱另一个人到什么程度,居然愿意放弃原有稳定的生活,原有的工作,放弃从前的一切,跋山涉水的跟到外国来。

  爱情,真的是让人疯狂,也让人盲目。

  不过赖超家里有条件,来泰国镀金挥霍也没什么,反正他现在一心陷入了爱情的陷进里,除了张芳,他谁都看不到。

  我没有劝他,只说要是来泰国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开口。

  “谢谢你,阳阳,我不会放弃张芳,我一定会抱得美人归。”说完,赖超挂断电话。

  我打开了同学群,发现很多人都在讨论这件事情,一个个都说也想来泰国发展,张芳在群里回了句:“欢迎所有老同学来,只要你们来了,待遇从优,谢谢支持!”

  于是很多人都生出了跳槽的念头,虽然去泰国这个东南亚小国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但是大家都想来见见世面,怎么说都是专修泰语的,还没来过泰国,有点说不过去。

  到后面具体张芳招揽到多少人来我并不清楚,只是愈发的觉得这个事情是有预谋的。

  张芳真的只是来泰国投资那么简单?

  那么多发达国家不投,偏偏投这个东南亚弹丸之地,而且也不迎合市场。

  想了许久,我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放弃,关了灯睡觉。

  翌日一早,准时准点上班,出门的时候发现隔壁的宇泽也出出来了,一看到我,她落落大方笑着“早啊”。

  我点点头,回了个笑:“你也早,是要去哪里?”

  “去罗勇,有点事今天。”宇泽说。

  “那行吧,我上班去了,拜。”我回了一下手,匆匆走了。

  现在上班都是跟进和日晖的项目,我和林薇薇也愈发的熟络起来,交谈起来都是心照不宣的,预计下个月就可以正式签约,开始合作了,表哥高兴的笑起来,总算放心,不用怕被康达收购了。

  下了班之后,秦小衫说要请我吃饭,上次帮他解决九尾狐的事情,他要正式的谢谢我,我说行,让他挑地方。

  但是还没去,接到了龙婆年的电话,说是穗现在已经到了渔村了,今晚就可以施法解降,到时候渔村的诅咒也将被解开。

  我说那就好,但是我还没找到那个降头师的人在那里,没有得到他的血和头发,我身上的这个诡降也没办法解开。

  龙婆年告诉我,说是穗或许有解开我身上诡咒的办法,穗对于各种降头都很有研究,很多绝降在她手里来说如同小孩子过家家,是真正德高望重的降头大师,这方面要比龙婆年强很多,所以让我现在赶过去,说不定可以试一试。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搜索导航右侧广告位
  • 大名:
  • 内容:
  •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文章发布 | 在线留言 | 法律支援 | 人员认证 | 投诉建议 | 合作联盟 | 版权所有 | 本站wap手机访问
  • 中国都市信息报(www.chinadsxx.com)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有害短信息举报 | 阳光·绿色网络工程 | 版权保护投诉指引 | 网络法制和道德教育基地 | 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 网络视听许可证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都市信息报网站信息来自互联网,请谨慎采用!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有侵权,撤稿,合作 请联系编辑部 QQ:709930867 电话:010-88057186 核实后处理

    中国都市信息报 版 权 所 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证040089号-1